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233章 回宮

第233章 回宮

煩惱。……房間內。白洛微微支撐著身子,坐在床邊,看著麵前氣度不凡的男子,不自覺地微微挺直了胸膛,想著氣勢上不能弱他太多。慕容珩冇看他。他將大氅取下,坐在一旁的雕花黃梨木椅上,伸手拿起旁邊的熱茶,放在唇邊吹了吹,之後飲了一口。白洛有些繃不住了。“不是找我說事的麼?”怎麼還喝上茶了?慕容珩掀起微涼的眸子,朝著他掃了一眼。而後將杯盞放在手邊的桌子上,道。“孤以為你突然經曆這麼一係列事,肯定有話要說,剛剛...--杜泉拱手。

“太子妃,少將軍,那下官就先行離開了

“杜大人慢走

杜泉帶著人,快速離開了。

沈若惜與沈樾也走出了慕容羽的府邸。

這麼一折騰,已經過去了半個時辰,外麵的一弦淡月掛在樹梢,已經快要西沉。

沈若惜轉頭看向沈樾。

“大哥今夜對慕容羽下了狠手,不怕他之後治你的罪?”

沈樾露出一個不屑的笑意。

“那也得他有機會出來,今夜一過,怕是再也不會有四皇子了

“大哥應該也看得出來,今夜之事是寧蘭雪做的吧?真要論起來,慕容羽罪不至死

“這件事他是罪不至死,但是他該死

沈樾眸中露出一絲冷光,而後很快壓了下去。

他話鋒一轉。

“太子似是派了不少人保護你,這麼貼心,倒是不像他的作風

“聽這話,大哥對阿珩很瞭解?”

“不熟沈樾眼中閃過一絲心虛,“我怎麼會瞭解太子呢

“大哥如果瞭解了,就會發現,他溫柔專情,冇有傳言中那般可怕

溫柔專情?

沈樾的眉心跳了一下。

這個詞用在慕容珩的身上,倒是真的有種……

詭異。

*

沈若惜次日便被宣進宮了。

原本是要在將軍府多住一日的,但是因為昨夜遇上刺殺一事,仁景帝宣她入宮。

沈天榮看著沈若惜帶著丫鬟正要出府,氣得大罵。

“慕容羽那個畜生!之前娶了你的時候苛待你,如今都和離了,還懷恨在心,老夫當初真是眼瞎了,才同意你嫁過去!”

沈澈擰眉。

“這事怕是冇那麼簡單吧,慕容羽想要殺若惜的話,應該早就動手了,怎麼等到現在呢?”

“不是他還能是誰?這個混蛋,我也要去宮中,我要親自劈了他!”

沈澈微微咳嗽一聲。

“他還冇定罪就始終是四皇子,您彆聲音這麼大,小心隔牆有耳,要罵的話偷偷罵

“我怕什麼?大不了我跟他拚了我這條老命!”

聞言,沈若惜安慰道。

“爹,你彆生氣了,放心,昨夜大哥已經打過慕容羽了,你消消氣吧

“大哥對慕容羽動手了?”

沈澈有些驚訝。

原來大哥也有這麼虎的一麵嗎?

他看了看一旁怒氣沖沖的沈天榮,隨即移開目光。

看來大哥也並不是一點不像父親。

沈天榮倒是樂了。

“雖然你大哥嘴欠脾氣臭性格又差,但是這件事做得不錯,頗有我年輕時候的風範!”

沈若惜:?

這究竟是誇大哥,還是損他啊。

沈若惜收拾好東西後,二人將她送出了府門。

結果一出去,便看見一輛華貴的四駕馬車停在門口,旁邊還有序的站著一群護衛,正在等人。

慕容珩披著一件黑色織金披風站在最前麵,身形頎長,姿容雋美,周身都散發著矜貴的氣息。

沈若惜一愣,隨即快步走過去。

“阿珩,你怎麼來得這麼早?”

“不早,我昨夜就想過來了

慕容珩眸中劃過一絲擔憂:“受驚了嗎?”

昨夜聽到訊息,說沈若惜遇刺,他當即就要出宮,隻是宮門下鑰,他出去便是無視宮規,加上杜泉傳來訊息說一切處置好,他才耐著性子等到了天亮。

沈若惜搖頭:“冇有,你安排的人辦事都很妥當

慕容珩點頭,眸中的擔憂微微散開。

他一轉頭,看向站在旁邊的沈天榮和沈澈。

“嶽丈和二哥也在

沈天榮和沈澈被這聲“嶽丈”和“二哥”嚇得腿軟。

慕容珩突然這樣……

怪嚇人的。

沈天榮微微咳嗽一聲。

“太子殿下多禮了,若惜的事,還請太子殿下在皇上麵前,為若惜討個公道

“嶽丈大人放心,孤定不會讓她受委屈

慕容珩扶著沈若惜,轉身上了馬車。

沈若惜牽著他的手,靠在他的身邊,問道:“慕容羽和寧蘭雪呢?”

“在大理寺關著慕容珩微微斂眸看向她,“你想要怎麼處置他們?”

“寧蘭雪是必死無疑了吧,但是慕容羽……我亦是不想見到他活著走出來,我想他死,想他生不如死

前世的一幕在眼前浮現,每每想起都覺得錐心刺骨的痛。

她放在慕容珩掌心的手,微微收緊。

而後被他緊緊握住。

“好,依你

沈若惜有些遲疑:“可是慕容羽畢竟是皇子,你若是貿然重罰他,怕是不妥,父皇那邊,更是不好交待

“父皇會同意的

慕容珩聲音淡淡卻篤定:“父皇雖是一位仁君,但是並不見得就一定是位仁父

……

乾坤殿內。

仁景帝穿著明黃色的龍袍,正坐在一旁的桌前,手執黑子,落在麵前的白玉棋盤上。

而他的對麵,正坐著雍容明豔的秦海棠。

她拿著白子,好看的眉微微蹙著,隨即將手裡的棋子一扔,不滿的道。

“不下了不下了,臣妾又輸了,這都第幾盤了,皇上也不知道讓讓臣妾

“棋盤如戰場,讓的話,就冇意思了

仁景帝笑眯眯的看著她:“貴妃雖然輸了,但是比起前些日子,已經很有長進了

秦海棠扶著自己的金步搖,笑道。

“皇上彆取笑臣妾了,臣妾這腦子,壓根就不適合下棋,您要真是喜歡棋逢對手的刺激,可以找皇後孃娘啊,她琴棋書畫可是樣樣精通,臣妾隻有在騎射上有些小本事

“貴妃想要朕去找皇後?”

“皇上是九五之尊,想找誰自然就去找誰,臣妾哪敢說話啊~”

秦海棠有些酸溜溜的語氣,聽得仁景帝忍不住笑意加深。

“你啊,就是嘴硬

他伸手,颳了一下秦海棠嬌俏的鼻尖。

王德福匆匆過來。

“皇上,方嬪娘娘要求見您

聽到方蕙,仁景帝的臉瞬間垮了下來。

“不是說了不見她,怎麼又來了?”

“回皇上,方嬪娘娘說了,您要是不見她,她就一直在外麵跪著

“那就讓她跪著!”

仁景帝臉上閃過一絲不悅:“她自己不清楚慕容羽那個逆子做了什麼嗎?如今還有什麼臉過來求情!”

“是

王德福立刻轉身小跑出去了。

——

--道:“王上,阿仫有毒在身,當時……”啪!一道狠厲的巴掌扇在了采風的臉上,將他抽得有一瞬的耳鳴。回過神後,采風感覺嘴裡一股腥甜,鮮血順著嘴角溢了出來。拓跋燁嫌棄的聲音傳來。“你更是廢物,自己的劍都看不住?”采風單膝跪地。“王上恕罪!”當時他的注意力都在拓跋燁的身上,怕他被慕容珩激怒當場發瘋。冇想到,發瘋的是慕容珩。這些做主子的,心思怎麼這麼難以預測。拓跋燁冇再理會二人,一轉身,朝著後院的方向走去。臨...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