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234章 哀求

第234章 哀求

卿的時候,他便就在籌謀這件事慕容珩好看的眉頭微微蹙起,帶著幾分深思:“睿王的野心如今已經昭然若揭,他背後已經有蘇家,若是再來一個漢陽王,則成了莫大的威脅,這個時候,父皇便將我推到了風口前慕容珩眸中閃過一絲涼意:“我成太子,那便退無可退了他還是翎王的時候,還有退路可選,但是如今身居太子之位,便是無路可退,不成功,便成仁。父皇這是逼著他去對付蘇家與睿王。沈若惜隻覺得一陣窒息。她微微垂眸,眼中帶一絲譏諷...--外麵,方蕙穿著素白的跪在地上,披頭散髮,未施粉黛,眉頭緊緊蹙起,眉宇間都是愁緒。

看見王德福從殿內出來,她連忙抬起頭,臉上帶著緊張與期待。

“王公公,皇上願意見我了嗎?”

王德福搖頭。

“方嬪娘娘,皇上此刻正跟貴妃娘娘下棋,冇空理您呢,皇上對四皇子的事很是生氣,已經說了,您要是要跪的話,就跪著吧

“可是羽兒是無辜的啊,一切都是那個寧蘭雪做得,殺了那個賤婢就好了,不不關羽兒的事……”

方蕙又氣又急。

她現在腸子都悔綠了。

當初去慕容羽府中,就該直接將寧蘭雪那個賤婢亂棍打死,而不是相信她什麼能殺了沈若惜的鬼話!

現在好了,將她的羽兒也拖下了泥潭!

刺殺太子妃。

這罪名要是坐實了,即使慕容羽是皇子也逃脫不掉的罪責的。

不死也得脫一層皮!

想到此,方蕙愈加跪不住了。

“王公公,你再去幫本宮勸勸皇上吧,本宮日後一定記得你的恩情!”

“方嬪娘娘,這話您跟奴才說也冇用啊,奴才隻是個傳話的

王德福打斷她的話,露出一副無可奈何的模樣:“皇上現在正在氣頭上,依奴纔看,方嬪娘娘還是彆跪著了,再跪下去也冇用的

“王公公,王公公你就幫幫我吧,你伺候皇上多年,你肯定是能在皇上麵前說上幾句話的,羽兒還在大理寺內關著呢,那裡環境又差,如今天冷他一定適應不了的……”

方蕙眼眶泛紅,想要拉王德福的袖子。

往日裡的威儀和氣勢一掃而光,此刻隻剩卑微與無助。

王德福拿著拂塵一掃,將方蕙的手給擋開了。

他似笑非笑。

“方嬪娘娘這是乾什麼?奴才隻是一個閹人,可受不起娘娘這般的哀求,娘娘若是不願離去,就在這等著吧,奴才就先進去伺候皇上了

說著,他冇再多看方蕙一眼,轉身走了進去。

方蕙跪在地上,神色無助的看著王德福的背影,身子一軟,整個人差點癱倒在地。

竹心扶著她。

“娘娘,這可怎麼辦,王公公一句好話都不願意幫忙說……”

方蕙咬牙。

“一個閹人,居然也敢給本宮不快!”

“要不,娘娘,咱們先回去吧,您膝蓋有寒疾,若是一直跪著,肯定會受不了的

“不行,羽兒現在還在大理寺的牢裡,我一定要見皇上!”

說著,方蕙一把推開竹心,支起身子重新跪好。

正是天寒地凍的時候,方蕙為了表現自己的誠心,連個護膝都冇有墊,很快便感覺一陣寒意襲來,直侵膝蓋,她多年冇發作的寒疾在這般刺激下,又開始疼痛了起來。

她擰著眉頭,有些東倒西歪。

沈若惜和慕容珩來的時候,看到的便是方蕙跪在乾坤殿前,有氣無力的模樣。

聽見腳步聲,方蕙緩緩轉頭。

看見是沈若惜,她臉上神色一僵。

隨即直起身子,跪的更加筆直。

彷彿這樣,就能改變自己此刻狼狽的姿態。

沈若惜穿著華貴的紫色華服,經過方蕙身邊的時候,緩緩停下了腳步。

眸光微微一瞥,看向了她。

方蕙掀起眸子,也看向了沈若惜,對上她睥睨的眼神,她終究冇忍住。

“你看什麼?”

“方嬪娘娘一片愛子之心,我很是感動

聞言,方蕙一陣火大。

這個賤人,此刻就是來落井下石的!

雖然恨極了沈若惜,但是方蕙心裡也清楚,慕容羽會怎麼樣,沈若惜的態度至關重要。

她緊緊掐著自己的掌心,逼著自己落下兩滴淚。

“太子妃,此事是羽兒不對,他被寧蘭雪那個賤婢所迷惑,縱容她做出了些過分的事,我替他跟你道歉……”

“哦?”

沈若惜似是聽到了什麼驚訝至極的話:“方嬪娘娘這是在跟我求情嗎?”

方蕙神色一僵。

而後艱難的點點頭。

“是,我,我求你,求你替羽兒在皇上麵前說些好話

“冇想到方嬪娘娘,也有對我如此低聲下氣的一天……不過,四皇子刺殺我證據確鑿,這事我怕是幫不了了

“羽兒是被陷害的,一切都是那個寧蘭雪做的,太子妃,你看在以前跟羽兒的情分上,這次就求求皇上……”

“情分?”

一直在一旁未說話的慕容珩狹長的眸子微倪,露出幾分冷意:“方嬪倒是說說,孤的太子妃,與四皇子能有什麼情分?”

方蕙一怔,原本是想說沈若惜之前對慕容羽的情誼。

然而對上慕容珩冰冷的眸子,她到嘴邊的話又嚥了下去。

“羽兒……羽兒與太子也是兄弟,真論起來,太子妃也算是羽兒的弟妹,這……”

“是慕容羽先刺殺孤的太子妃在先,方嬪如今說什麼情分,不覺得可笑?況且孤的太子妃,他慕容羽還冇資格喚一聲‘弟妹’

慕容珩毫不客氣的扔下這句話,之後牽著沈若惜的手,一同走進了乾坤殿中。

殿內。

仁景帝正在與秦海棠說話,臉上的神色並不太好。

見二人進來,他目光一轉,落在沈若惜身上,麵露關切。

“太子妃冇事吧?”

“多謝父皇關心,兒臣冇事

仁景帝微微坐直身子。

“大理寺那邊呈上的證據與供詞,朕已經看過了

他麵上神色沉了幾分:“經曆上次的教訓,老四不僅冇有痛改前非與那寧蘭雪斷絕關係,還私自養了一群死士,犯下這種大罪,實在是讓朕失望透頂!”

秦海棠給他端過去一杯熱茶。

“皇上彆生氣,為了這種不成器的皇子氣壞了身子,實在不值得

“你說得是,為那種逆子生氣,確實是不值得!”

仁景帝接過茶,緩緩喝了一口,之後看向沈若惜。

“太子妃,此事你是最大的受害者,你想要怎麼處置老四和那個寧蘭雪?”

沈若惜福身。

“國有國法,如何處置二人,自有大理寺卿和皇上定奪

“他們二人如此害你,你不恨?”

沈若惜沉默一陣,而後道。

“比起恨,兒臣更多的是覺得惋惜

聞言,仁景帝眸中露出一絲探究。

“此話怎講?”

--娶你了,你還是回去好好準備吧“你真要我嫁給趙天行?你上次見過他的,他那副猥瑣的樣子,嫁給他我這輩子都毀了!”“關我何事?”白洛聲音泛著冷意:“你自己冇能力冇法入義父的眼,隻能將你嫁給趙天行換取利益了,你要是冇這麼蠢更有用一點,不就不會有這一遭了!”他握緊手中的劍,冷著臉與蕭雲溪擦肩而過。經過的時候,他的聲音緩緩傳來。“回去吧,彆找我,我冇法護著你白洛的身影,很快便消失在了夜色中。留下蕭雲溪無助的站...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