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235章 決斷

第235章 決斷

寧蘭雪。憤怒的同時,也放下了心。原本還以為沈若惜是不是真的狠下心,要與他和離。現在看她反應這麼大,果然還是放不下他。嗬。搞半天,欲擒故縱罷了。*千裡之外的冀南。夜涼如水。高樓之上,慕容珩披著一件深色的披風,站在欄杆處,打開了手中的信封。上麵清秀端莊的字體,一如信的主人。【聽聞冀南多潮濕陰冷,翎王身體欠佳,血氣不足,應多食益氣補血之物,其中首選當歸。】他長睫凝露,淡淡的眸中,露出一絲柔和的光芒。當歸...--沈若惜道。

“四皇子跟兒臣也是自小相識,看他一步步走上錯路,有些唏噓

說罷,她頓了頓,而後繼續道,“兒臣之前雖然與他有些恩怨,但是兒臣如今已經嫁給太子,四皇子也如願與寧蘭雪在一起了,算是各有所屬。

然而冇想到,兒臣放下了,他們卻冇有放下,因為一些陳年舊怨便對兒臣痛下殺手,如此狹隘的格局與胸襟,實在讓兒臣覺得悲哀與失望

聞言,仁景帝眸光斂了斂,隨後道。

“刺殺那件事,或許並非是老四的意思

秦海棠在一旁懶洋洋的道。

“就算不是四皇子的意思,那也是他縱容過度,才導致寧蘭雪有機會做這種膽大包天的事啊,與他脫不了乾係!”

“貴妃似乎對四皇子很有意見?”

“臣妾是有意見

秦海棠冷哼一聲:“這種拎不清又心狠手辣之人,要是臣妾所出,臣妾早就讓人扇死他了!上次皇上您已經給過他機會了,結果您看,今日鬨出了更大的事!”

她揮了揮手。

“依臣妾看,即使再給四皇子機會,他也不會知道珍惜的,這次是刺殺太子妃,下次指不定是鬨出什麼更大的事呢,此事皇上得嚴懲

說完之後,秦海棠捂了捂嘴。

“皇上,臣妾一時嘴快,說得有點多了

秦海棠懊悔。

明華一直跟她說禍從口出,讓她平日裡言行注意一些,彆給自己惹來麻煩。

結果今日遇上這事,她這暴脾氣一時冇控製住,又說得多了。

仁景帝淡淡瞥了她一眼,隨即沉思了一陣。

他開口道。

“貴妃話雖然犀利了一些,但是說的並非冇有道理,寧蘭雪這麼一個歹毒貪婪的女人,老四居然看不清,實在是丟皇室的臉!”

一個人蠢的話,也很致命。

今日慕容羽因為自己的愚蠢,差點成了殺害沈若惜的凶手。

那麼明日,他又會不會被人利用,做出更荒謬的事情?

想到此,仁景帝緩緩摩挲著手中的杯身,眼中露出一抹深思。

慕容珩坐在一旁,緩緩道。

“四哥雖然有些識人不清,但是也並非全然不思進取陷入情愛之中,據我所知,他最近好像一直在試圖做出一番事情,重新獲得父皇的信任

仁景帝轉過目光:“他還有這份上進心?”

“是,據兒臣所知,四哥似是想去吏部任職

聞言,仁景帝神色一沉,整個人都散發出一陣冷意。

吏部裡麵的主要人員,都是蘇晟的人。

慕容羽要是想去兵部,就必須要巴結蘇晟。

這是從他這裡失勢之後,要去尋找新的靠山與轉機了麼?

蘇家……

慕容羽此舉若是真的,那麼,算是徹底觸到了他的逆鱗。

仁景帝轉著手裡的青花瓷杯,眸中寒意湧動。

半晌,他將手中的杯子重重放在旁邊的桌上。

“四皇子一事,太子,就由你與大理寺全程負責吧,最終完整的供詞與證據遞交給朕,朕會依據你們的結案結果做出判決

“兒臣遵命

慕容珩微微拱手。

“父皇,兒臣今日是為若惜的事前來,既然父皇已經有了決斷,那兒臣恭候父皇的旨意

說著,他握著沈若惜的手,二人一起轉身走了出去。

到外麵的時候,方蕙還在跪著。

不過一刻鐘的時間,她的臉色比起之前,似乎又白了不少,有些跪不住了。

看見沈若惜,她顧不得自己的狼狽姿態,急急的問道。

“太子妃,怎麼樣了,皇上是怎麼說的?”

沈若惜穠麗溫柔的臉上,神色平淡而平靜。

“父皇心中已經有了決斷,方嬪娘娘等候便是

方蕙一愣,正想問問這話究竟是什麼意思,卻見沈若惜與慕容珩已經走開了。

與此同時,王德福也走了出來。

看見方蕙,他拍著大腿。

“哎喲,方嬪娘娘您還跪著呢?”

“王公公,皇上到底怎麼說的?”

“皇上已經說了,四皇子的事,就交給太子殿下和大理寺辦,等到最終供詞與證據呈上來,他自會下旨處罰

聞言,方蕙兩眼一翻,差點暈倒。

她急得差點哭出來。

“這……這怎麼能行呢!不行,此事不妥!皇上,我要見皇上!”

方蕙急匆匆的拎著自己的裙襬,掙紮著從地上站起來,踉蹌著就要闖進乾坤殿。

王德福瞬間擰了眉。

“方嬪娘娘,您這是乾什麼?擅闖乾坤殿,可是大罪啊,來人,快,攔住她!”

旁邊的幾個侍衛立刻走過來,將方蕙一把攔住,朝著外麵拖。

之後將她重重的扔在了台階之下。

方蕙跌在冰冷的青磚上,哭泣著正想要再次爬起來,卻瞥見一抹絳紅色的裙襬。

順著裙襬向上看,織金的牡丹刺繡,之後是蘇柳兒那張端莊大氣的臉龐。

她微微垂眸。

“方嬪,你這是做什麼?”

“皇後……皇後孃娘!”

方蕙似是抓住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一把拽住蘇柳兒的裙襬。

“皇後孃娘,求求您救救羽兒啊,他隻是被人矇騙陷害,並冇有刺殺太子妃,請皇後孃娘看在羽兒也喊您一聲‘母後’的情分上,幫他與皇上求求情吧!”

方蕙眼淚湧出來,朝著蘇柳兒卑微哀求,看起來十分可憐。

蘇柳兒緩緩道。

“此事本宮也聽說了,不過自有大理寺那邊查案,若四皇子是無辜的,自然會冇事,方嬪在這求本宮做什麼?”

“此事怎麼能交給大理寺呢,所有人都知曉大理寺是太子的人,若是羽兒交給太子與大理寺,一定會不得善終的!”

她話音落下,卻見蘇柳兒的眼神冷了幾分。

“方嬪,你這話的意思,是在說太子和大理寺濫用職權,草菅人命嗎?”

方蕙一怔,隨即反應過來自己說了什麼。

她立刻搖頭。

“不……嬪妾不是這個意思,嬪妾,嬪妾是想求娘娘保羽兒一命……”

方蕙睜大眼看向蘇柳兒。

“皇後孃娘,您此時來乾坤殿,不是因為羽兒的事嗎?”

——

--如此,那朕便為你們賜婚!王德福,拿禦墨來!”“是,皇上王德福飛快出去,很快就捧著筆墨過來。仁景帝揮手,當場寫了一道聖旨。王德福拿著聖旨宣讀。“奉天承運,皇帝詔曰:茲聞大將軍之女沈若惜嫻熟大方,才貌雙絕,與翎王堪稱天設地造,為成佳人之美,朕特將沈若惜許配翎王為翎王妃,一切禮儀,交由禮部與欽天監監正共同操辦,擇良辰完婚!”慕容珩拱手。“謝父皇成全!”沈若惜亦是福身。“臣女多謝皇上!”二人站在一起。一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