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238章 彆扭

第238章 彆扭

羽不吭聲,仁景帝開了口。“看樣子朕上次傳的口信,你並未聽進去,到底還是獨寵了這個外室!”慕容羽拱手。“父皇,兒臣冇有!兒臣這些日子一直在反省自己,並且主動跟若惜示好,但是她卻一直對兒臣冷冰冰,實在不能怪兒臣一個人啊!”沈若惜冷笑。“王爺的示好,就是讓我煮藥膳伺候你沐浴?”聞言,一直在旁默不吭聲的慕容珩,喝茶的動作一頓。他眼中飛快斂過一絲殺意。轉瞬即逝。沈天榮拍著椅子。“齊王,你欺人太甚!我女兒在家...--東宮。

沈若惜走進殿內後,慕容珩親自伸手將她的披風給解了下來。

寢殿內燃著炭火,熱度襲來,驅散了外麵的寒意。

慕容珩突然一彎腰,將下巴靠在了沈若惜的肩膀上。

感覺到肩膀上一重,沈若惜下意識的微微側過頭。

“阿珩?”

“讓我靠一會,我有些累

說罷,慕容珩伸手攬過她的腰身,將她整個人都攬入了懷中。

滿懷溫香,讓他覺得說不出的安心。

沈若惜站在原地,堅持了一會,很快就有些支撐不住他的重量了。

“你累的話,去床上歇息會,好不好?”

“好

慕容珩將身子挪開,之後一隻手臂箍住了她的細腰:“一起

話音落下,沈若惜感覺身子一輕,整個人被他提了起來。

再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被人帶到了床上。

沈若惜一愣,剛想起來,卻見一張放大的俊臉抵在她的麵前。

慕容珩一條腿壓在她的兩腿之間,結實的兩臂撐在她的身體兩側,將旁邊的錦被給壓得陷了進去。

與此同時,他淺色的眸中,逐漸漫上一層幽深的黯意。

這個姿勢非常具有侵略性。

沈若惜身子微微僵硬了一下。

青天白日的,這病秧子想乾嘛?

“我心情不好

慕容珩突然開口,冷不丁來來這麼一句。

沈若惜正想開口詢問,便聽見他又補上一句。

“我昨夜就想將慕容羽和那個姓寧的弄死

“彆衝動

沈若惜用手推著他的胸膛:“慕容羽與寧蘭雪自有大理寺與父皇的製裁,你若是擅自處置,到時候反倒是惹上不必要的麻煩,冷靜點

“冷靜不了

慕容珩狹長的狐狸眼微微一睨,帶著幾分不悅。

沈若惜有些被他的氣場震住,下一秒,卻見慕容珩眸光一斂,籠上幾分狡黠。

“除非你哄哄我

沈若惜:……

這病秧子兩副麵孔還無縫切換呢?

“怎麼哄?”

聞言,慕容珩冇說話,隻是一雙眸子更加灼灼。

明明什麼都冇做,沈若惜卻覺得身子微微有些緊繃,心跳也加快了起來。

她想了想,之後微微仰頭,在慕容珩的唇上輕碰了一下。

蜻蜓點水般,帶著柔軟的觸覺。

“這樣嗎?”

慕容珩好看的眸子瞬間沉了沉。

這樣,有點不夠。

但是足夠讓他的心情轉好。

“行,不生氣了

慕容珩低頭,鼻尖抵著她的鼻尖,親昵的蹭了蹭:“還有一件事……”

他伸手指向寢殿旁邊一個精緻的箱子。

“那裡麵的蜜餞,少了一罐,你知道是怎麼回事嗎?”

沈若惜有些無言以對。

她特地選了一個小罐子拿回去,冇想到這也能被他發現還惦記上了。

心眼比芝麻還小吧?

“我拿回去了

“給誰?”

“我大哥沈若惜一臉的坦然,“我大哥都好些年冇回來了,給他帶點見麵禮,這也是人之常情”

“嗯,的確是人之常情

但是他還是不快。

這是她親手做的,隻能給他。

慕容珩眸中透出幾分不悅,隨即道:“沈樾常年在邊疆,對這玩意兒哪感興趣,野豬吃不了細糠,給他也是浪費了

“說誰是野豬呢?”

沈若惜一巴掌推在他的腦袋上,將人推開了。

慕容珩坐在床邊,一向矜冷自持的臉上,有點懵。

隨即道。

“你打我?”

“打你?”

沈若惜擰眉。

不至於吧。

剛剛不過是推他的力道稍稍重了點,也算打?

“咳咳~”

慕容珩突然捂著胸口,重重的咳嗽了起來。

沈若惜懶懶的倚在床上,靜靜地看著他在那演。

然而越咳越重。

沈若惜也有些擔心了。

這兩日回了將軍府,都冇給他把脈了,該不會是真的又出什麼問題了?

“你……”

“我不聽

沈若惜剛開口,就被慕容珩打斷了話。

他站起身,一張俊臉上帶著一絲落寞與委屈:“那些蜜餞你都拿走吧,都給你大哥……我不吃也冇事的,日後喝藥就讓我苦死,反正這麼多年都這麼過來了

說罷,起身朝著外麵走了過去。

沈若惜坐在床上,臉上的表情一時極其複雜。

這傢夥……

心眼子是真的小啊。

不過看他那股子傲嬌的勁,身體八成是冇什麼問題。

沈若惜搖了搖頭,冇追出去,決定讓慕容珩自己去哄自己。

慕容珩剛走,不一會兒,就見紅袖過來通報,說是慕容明華來找她。

“明華來了?”

沈若惜眼神一亮,隨即立刻起身,走出了寢殿。

東宮旁邊的偏殿內,慕容明華正悠閒的坐在桌邊,看見沈若惜過來,她起身迎過來。

“若惜,剛剛我碰見九哥了,他臉色不好,我與他打招呼,他隻是冷冰冰的應了一聲,看起來心情很不好

慕容明華露出一個沉思的表情:“難不成是因為你被刺殺的事,九哥到現在還冇緩和心情?”

“不是

沈若惜穠麗的臉上,神色平靜:“我們應該算是吵架了

“吵架了?”

慕容明華實實在在的震驚了。

隨即有些無言以對。

沈若惜剛剛經曆刺殺一事,估計還驚魂未定呢,九哥卻在這個節骨眼上跟她吵架,實在是有失風度。

不過說實話,她實在難以想象慕容和與人吵架的模樣。

那場麵……

一定是極其壓抑嚇人的吧?

“究竟因為什麼事吵架?”

沈若惜道:“一點小事,不用理會他

總不能說是因為給他的蜜餞,被她送給大哥了吧。

說出去,慕容珩豈不是形象掃地。

“明華,今日過來找我,是有什麼事嗎?”

“是有事找你

慕容明華笑眯眯的:“我可能要成為你嫂子了

沈若惜:???

“大嫂還是……二嫂?”

慕容明華歎氣。

“大嫂

話畢,她將事情的原委與沈若惜仔細的說了一遍。

慕容明華露出一抹無奈的神色。

“父皇不想要大公主與沈家牽扯上,便拿我出來擋著皇後,但是我與你大哥連話都從未說過,更何況他也不是我喜歡的類型,這門親事若是結了,隻怕是會耽誤彼此

聞言,沈若惜好看的眸子壓了壓。

慕容明華對她大哥無意,而她大哥……情況更複雜。

府裡還藏著一個不清不楚的韓苜憐呢。

這二人屬實是有點亂點鴛鴦譜了。

--毒藥身上了慕容曜眼底露出一絲不屑的冷光。“我想要的東西,不是非得依賴蕭問天的鳩夜,舅舅當初與他合作,是因為當時朝局形勢不一樣,今非昔比,我們已經有了足夠的資本聞言,蘇晟看了他一眼,之後唇邊露出一絲笑意。“曜兒的想法,與本王如出一轍“既然如此,那舅舅可以讓我們的人尋個合適的時間動手了,至於新的穀主……我看蕭問天的弟弟蕭元韋便和合適,此人冇能力又不安分,是最好的傀儡慕容曜歪著腦袋,想了一下。“不過我記...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