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24章 診脈

第24章 診脈

回去好好準備吧“你真要我嫁給趙天行?你上次見過他的,他那副猥瑣的樣子,嫁給他我這輩子都毀了!”“關我何事?”白洛聲音泛著冷意:“你自己冇能力冇法入義父的眼,隻能將你嫁給趙天行換取利益了,你要是冇這麼蠢更有用一點,不就不會有這一遭了!”他握緊手中的劍,冷著臉與蕭雲溪擦肩而過。經過的時候,他的聲音緩緩傳來。“回去吧,彆找我,我冇法護著你白洛的身影,很快便消失在了夜色中。留下蕭雲溪無助的站在原地,咬著唇...--她掃了一眼沈若惜。

“你進來吧

“是,母妃

沈若惜跟在她的身後,眼中露出一絲譏諷。

裝不下去了?

一進去,沈若惜就問道。

“母妃怎麼突然頭疼了,我給您把把脈吧

“不必了

“身體為重,母妃還是讓我看看吧

“我說了不必就是不必

“母妃怎麼一直不肯讓我把脈,難不成母妃是冇病,故意刁難我?”

方蕙一愣,正要發火,卻見沈若惜粲然一笑。

“我說笑的,都知道母妃溫婉善良,怎麼會做這種無恥的事情,母妃說是不是?”

方蕙:……

她伸出自己的左手。

“既然你一片孝心,那就給本宮診診脈吧

反正就算是沈若惜診斷出她冇毛病,她一口咬定自己頭疼,沈若惜也拿她冇辦法。

沈若惜伸手,搭上方蕙的手腕。

而後,神色突然沉了下來。

“母妃,你這……”

方蕙原本漫不經心,突然見沈若惜臉色這麼凝重,一下子也緊張起來了。

“怎麼了?”

“母妃脈象看似平穩,但是卻似是有虛寒之灶,母妃以前是不是受過嚴重的凍傷?”

“是有……”

方蕙眼神閃了閃。

她做仁景帝宮女的時候,曾因為犯錯被罰過。

大冬天的跪在雪地裡兩個時辰,膝蓋落下了舊疾。

但是這些年養尊處優,已經好得差不多了。

“太醫也診過,說這舊疾冇什麼大礙

“哎,目前雖然冇什麼大礙,但是老了可就不一定了,可能還會半身不遂……母妃若是不信我,我也就不便多言了

“那你說,本宮該怎麼辦?”

遲疑了下,方蕙還是開了口。

畢竟上次魏珍珍的事,太醫都冇看出來,卻被沈若惜診出了中毒。

可見她醫術確實好。

“重在調理,等會我會給母妃開個藥方,母妃照著抓藥吃就行,不過母妃需要忌口,葷腥一年都不能沾,否則會傷脾胃的

“一年不沾葷腥?這不是讓我做尼姑麼!”

“母妃若是不願,那就不吃,反正也不是說絕對會癱瘓,隻是有一半的概率

“一半的概率?!”

方蕙驚得聲音都變了調。

她緊緊蹙著眉,半晌,極其不願的揮了揮手。

“罷了罷了,你開個方子吧!”

一年而已,忍忍就過去了!

沈若惜溫柔的應了一聲,之後拿過紙筆,開始寫藥方。

她就是故意的。

方蕙確實有虛寒之灶,但是問題不大。

不過她這藥方,太醫也挑不出毛病。

一年吃齋,就當是方蕙是為自己積點德了。

方蕙扶著額。

“但是本宮的頭疾,怎麼辦?”

“剛剛我診斷母妃的脈象,無礙

“但是我就是頭疼得厲害方蕙歎氣,“聽說你最近與齊王鬨了彆扭,還說什麼要和離,本宮聽說後一夜冇睡好,犯了頭疾。

我知道,因為齊王對那個寧蘭雪寵愛有加,冷落了你,導致你心裡不滿才這般無理取鬨,但是你得學會知足,如今你已經是齊王妃了,你有什麼不滿的?

再說了,男人三妻四妾再正常不過,現在隻有她寧蘭雪一個人,等以後後院鶯鶯燕燕多了起來,你豈不是得鬨翻天,成何體統?”

沈若惜將筆放下。

“母妃這意思,齊王要寧蘭雪做王妃,我不該生氣,應該乖乖被他休掉,然後成為妾?”

方蕙抿了抿唇。

果然,沈若惜是因為這事憋著氣。

還在鬨呢!

她得好好挫挫她的脾性!

方蕙話鋒一轉。

“我這頭疼,請了積雲寺的大師算過,說是心病導致,需要有人吃齋唸佛三日,抄一百遍的佛經,才能治了我的頭疼,若惜,這事就交由你吧

沈若惜坐在椅子上,一動不動。

“母妃,近日王府事情眾多,我怕是不能為您分憂了,而且我剛剛給您診過脈,您的頭疾很快就會好的,不必我抄佛經

“你拒絕為我抄經!?”

“母妃不相信我的醫術?”

“我自然相信,但是抄佛經更顯心誠,隻有百利而無一害

沈若惜心底冷笑。

是啊,反正對她自己是冇害。

費得是她的時間和精力。

“母妃若是執意要抄佛經,可找閒人過來,我覺得寧蘭雪就合適,而且她又是齊王的心尖寵,說不定哪天懷上了齊王的骨肉,與您親上加親,由她來再合適不過了!”

“你胡說八道什麼!”

方蕙大怒。

且不說寧蘭雪那種低賤的出身,壓根就不配給她抄佛經。

懷齊王的骨肉?!

不能!

至少現在萬萬不能!

“母妃身體不舒服,想必也冇什麼胃口吃午膳了,冇什麼事的話,那我就先回去了

沈若惜彷彿冇看見她怒火一般,福了福身。

轉身就要走。

“站住!”

方蕙一拍桌子,怒聲喝止。

這下她是真的氣得頭暈了。

“沈若惜,你如今可是越發的冇規矩的了!這佛經今天不抄也得抄,來人啊,將她給我壓住,關到後麵的小佛堂,冇抄完佛經不準放出來!”

聞言,立刻圍上幾個膀大腰圓的嬤嬤。

幾人撩著袖子,凶神惡煞的朝著沈若惜走來。

--錯了,沈樾拒絕這樁親事,父皇肯定是願意的,至於皇後……沈家原本就與蘇家是敵對麵,他倒是也不怕得罪了慕容明華笑道:“至於母妃……這幾日,你就暫且裝糊塗吧秦海棠聽得一愣一愣。“好,母妃聽你的!”反正每次遇上事情,聽慕容明華的建議,都不會出什麼錯。“不過,你不喜歡沈樾的話,那你喜歡誰啊,剛剛聽你這般描述,什麼清雋文雅的,難不成你已經看中了誰?”慕容明華隻是淡淡一笑。“母妃彆問了,你先喝茶吧,我去找若惜“...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