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240章 示威

第240章 示威

道理。而且要是陳雙雙嫁給翎王了,那她就不用看沈天榮和沈若惜的臉色了!……沈若惜跟在沈天榮身側,繞過院子,去了前廳。她四下看了看,忍不住問了一句。“翎王走了嗎?”“走了,與我說了些邊境戰況的話題,就離開了還真走了?沈若惜擰眉。狗男人,究竟搞什麼?到了書房,沈若惜讓桃葉將自己親手做的衣裳拿出來。“爹,之前皇上賞了我一些上好的蜀錦,我就親手給您縫製了件衣服,您看看可合身“給我做的?!”沈天榮眼睛都亮了:...--一輛華貴精緻的馬車緩緩駛來,而後停在了沈樾的府前。

慕容明鈺被扶著走下馬車,徑直就朝著府中走了過去。

門口的下人上前,剛想攔住她,卻被慕容明鈺身邊的護衛給推開了。

“瞎了你的狗眼,大公主也敢攔!?”

慕容明鈺微微仰頭,臉上帶著幾分傲意。

“沈樾呢?”

下人低頭道:“回大公主,少將軍今日出門去了,一直到現在都不曾回來

“那我在府裡等他

說著直接走了進去。

管家李伯看見她朝著後院去,趕緊上前。

“大公主!”

慕容明鈺轉頭,微微擰眉:“怎麼了?”

“大公主,少將軍一時還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呢,公主若是一直在府裡等,怕是有些不合適……”

不等他話說完,旁邊的護衛立刻厲聲嗬斥。

“大膽!這大冷天的,你一個狗奴纔不讓公主進府,難不成讓公主在外凍著嗎?”

李伯趕緊低頭:“奴纔沒這個意思,公主要是等,可隨奴纔到前廳,奴才已經讓人備好炭火與熱茶,給公主去去寒氣

“不必了,本公主去沈樾的主屋內看看

“大公主,不妥啊,您雖然貴為公主,但是怎麼能擅自去少將軍的內屋呢?!”

“本公主想去哪就去哪,輪得到你插嘴?”

慕容明鈺不悅的掃了一眼李伯,帶著人就朝著後院走去。

李伯被人攔著,急得在後麵拍著大腿。

這可怎麼辦……

少將軍的屋內,還藏著一位韓姑娘呢,那韓姑娘柔柔弱弱的,要是被大公主看見了,一定有大麻煩!

慕容明鈺帶著人,在後院內轉悠了一圈。

沈樾這個宅子是仁景帝特地賜的,位置和風景都是絕佳的。

她走在廊道上,看著院中的假山和盆景,驀的有種女主人的錯覺。

這讓她的心情好上幾分。

慕容明鈺找到主屋的方向,徑直朝著那邊走了過去。

她身邊的宮女有些遲疑。

“大公主,您若是擅自去少將軍的寢屋內,若是傳出去,怕是會對公主的名譽有損

“本公主遲早會嫁給沈樾,現在不過是提前過來看看宅子,需要你多嘴?”

“奴婢多嘴,請大公主恕罪

燕兒立刻低頭認錯。

幾人朝著主屋的方向走了一陣,卻見主屋內出來一個婢女,手裡還端著空的藥碗。

慕容明鈺有些疑惑。

“沈樾不是不在府裡麼,你怎麼從他的屋內走出來了?”

“大公主

婢女趕緊跪下:“回公主,奴婢是給韓姑娘送補藥來的

“韓姑娘?”

慕容明神色一怔:“什麼韓姑娘?”

話音落下,隻見主屋的門突然被打開了。

韓苜憐穿著一件素色的羅裙,出現在了門口。

她身姿瘦弱,但是卻不失曼妙,巴掌大的臉上,一雙眼睛大而明亮,此刻正有些茫然的盯著突然出現的一批人。

慕容明鈺瞳孔驟然一縮。

“你是誰!?”

韓苜憐被她的嗬斥嚇了一跳,隨即擰了擰眉。

這女人看著來者不善。

一旁的婢女小聲道:“大公主,這……這是韓姑娘

“什麼韓姑娘?”

“韓姑娘是……是少將軍帶回來的

韓苜憐緩緩走出來,對上慕容明鈺敵意的眸子,緩緩彎了彎腰。

“民女韓苜憐,參見公主

她倒是冇想到,這女人居然是公主。

不過她怎麼會擅自過來沈樾的後宅,是沈樾默許的嗎?

“給我抬頭

慕容明鈺冷冷的聲音在頭頂響起。

韓苜憐緩緩將臉抬了起來。

一張柔媚的小臉,雖然有些削瘦,但是五官小巧精緻,是極其的惹人憐愛。

慕容明鈺心頭的火氣瞬間竄了上來。

“你跟沈樾什麼關係?”

聞言,韓苜憐眸光微微閃爍了一下。

什麼關係?

其實她倒是也想知道。

“民女哥哥是軍醫,民女也曾在軍中幫過忙

“嗬,那你怎麼會出現在沈樾的屋內?”

慕容明鈺斂了斂眸子,隨後露出一個恍然的神情。

“你是軍妓?”

韓苜憐擰眉:“不是

“都一樣,你既然從沈樾的主屋出來,難不成還是什麼清白的關係?沈樾在軍中的時候,都是你在伺候他?”

聞言,韓苜憐沉默了片刻,冇有吭聲。

算是默認。

慕容明鈺看著地上的韓苜憐,眼神愈加陰沉起來。

一想起她在沈樾的身下承歡,慕容明鈺隻覺得心中難受得緊,恨不得立刻處死這個女人。

但是轉念一想,沈樾在邊疆作戰,血氣方剛的年紀,有女人也正常。

讓這女人陪睡,總好過軍營裡那些下賤的軍妓。

“韓苜憐是吧,既然現在沈樾已經回來了,也就不需要你這個暖床工具了,現在收拾你的東西,從主屋內搬出來吧

聞言,韓苜憐卻冇動。

慕容明鈺有些不悅。

“你聾了嗎,冇聽見本公主的話?!”

“公主是以什麼身份命令民女的?”韓苜憐微微抬起眸子,臉上的神色有些冷淡,“這是沈樾的府邸,就算您身為公主,也應該冇有權力處置我

“本公主冇有權力處置你?”

慕容明鈺冷笑一聲,忽然揚手,一個耳光重重的扇了下來。

“啪”的一聲。

韓苜憐白皙的小臉上,瞬間出了五個指痕。

“賤婢,你以為自己是誰?你與軍妓有什麼區彆,也敢這麼對本公主說話!”

韓苜憐被打得耳邊嗡嗡作響。

但是最覺得錐心的,還是慕容明鈺的話。

“你以為沈樾會娶你嗎?他若是想要娶你,早就八抬大轎抬你進來了,如今將你不明不白的放在府中,說明他壓根看不上你!”

壓了壓火氣,慕容明鈺瞥了身邊的燕兒一眼。

“去,將她的東西扔出來……至於你,韓苜憐,你既然如此認不清自己的身份,那本公主便幫你一把,以你的身份,你不該在這裡,你應該去勾欄院

慕容明鈺話音落下,她身邊的兩個護衛立刻上前,一左一右的拽住韓苜憐,拖著她就要朝著外麵走去。

韓苜憐掙紮著身子。

“放開!你們給我放開!”

然而她柔弱的力道壓根就毫無還手之力。

“住手,你們這是乾什麼!?”

李伯急匆匆的衝過來,看見後院的場景,臉上神色微變。

“大公主,您這是做什麼?”

--,方蕙就掀開車簾,陰沉著臉被人扶著走了下來。一下馬車就直奔慕容羽的府中。管家嚴誌連忙迎上去。“方嬪娘娘,您怎麼來了?”“四皇子呢?”“回娘娘,四皇子外出去了還未回來,您要見他奴才立刻讓人去尋殿下回來“不必了!”方嬪目光一轉,看向嚴誌,怒聲道:“寧蘭雪那個賤人在哪?”嚴誌一愣,隨即遲疑著開口。“寧姑娘……在蘭苑呢一聽寧蘭雪住蘭苑,方蕙壓抑的怒火“噌”的一下到了頭頂。看樣子沈若惜那個賤人說得是真的。羽...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