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241章 傷她

第241章 傷她

人總覺得女子應該從一而終,即使夫君死了也要守活寡過完一生,纔是貞潔烈女,可是男人卻可以三妻四妾,桃花不斷,實在諷刺。如今是齊王負你在先,獨寵一個外室冷落正妃,你不過是還他點顏色,這才公平沈若惜有些驚訝。慕容珩這番話,有些驚世駭俗。但是她居然覺得有點道理。沈若惜穩了穩心神,說道。“我有東西給你隨後從懷中掏出一個香囊,放到他的掌心。紫色的香包,上麵用金線繡了一朵牡丹。“我上次在茶樓見你,感覺你脈象虛浮...--慕容明鈺神色冰冷。

“這賤婢不知分寸衝撞了本公主,本公主要打發了她去勾欄院!”

“不可,大公主,不可啊……”

“有何不可的?她不過是一個連下人都不如的賤婢,本公主有什麼不能處置的!?”

李伯跪下。

“大公主,這韓姑孃的確不重要,但是重要的是少將軍……”

李伯知曉慕容明鈺現在正在氣頭上,便委婉道:“少將軍脾氣剛烈,最不喜歡的便是彆人做他的主,若是被他知曉您擅自處置了他的人,即使隻是一個奴婢,估計也會惹得他大發雷霆……”

“公主與少將軍自小就相識,其中情誼定是旁人不能比的,何必為了一個奴婢讓彼此鬨得生分了呢?”

聞言,慕容明鈺稍稍沉默了一陣。

確實,沈樾的脾性她也知曉,獨斷強硬,若是回來發現她將韓苜憐賣去了勾欄院,肯定會生氣。

她咬了咬唇。

“放了她

兩個護衛立刻鬆手。

韓苜憐猛地跌在地上,手掌磕掉了一層皮。

慕容明鈺冷聲道。

“你說得不錯,這賤婢是將軍府的人,我就這麼發賣了確實不合適

李伯鬆了口氣。

而後又聽見她道:“但是這賤婢實在是太過放肆,若是這麼輕易放過了她,實在是難消我的怒意!”

“來人,給她上拶刑,讓她懂懂規矩!”

慕容明鈺一聲令下,旁邊的兩個護衛立刻上前,將韓苜憐給壓住了。

隨後猛地夾住了她的手指。

慕容明鈺悠閒的坐在了旁邊的石凳上,一聲令下。

“給我用刑!”

護衛們立刻拉住刑拘。

“啊!”

韓苜憐一聲慘叫,極其淒慘。

慕容明鈺聽在耳中,心情瞬間大好。

韓苜憐身子弱,很快就暈了過去。

李伯在一旁有些心驚膽戰:“大公主,人已經暈了過去,您看……”

“潑醒她

慕容明鈺神色不滿:“這麼快就暈過去了?我看是裝的吧,給我將她弄醒!”

燕兒接了一盆冷水,猛地澆在了韓苜憐的身上。

韓苜憐一哆嗦,從昏迷中顫抖著睜開了眼。

正是寒冬,她跪在地上,感覺骨頭都被凍散了。

還未反應過來,手指又是一陣鑽心的疼痛,讓她全然顧不上這刺骨的冷意。

“啊!!”

慕容明鈺冷笑著用鞋尖勾起她的下巴,臉上帶著譏諷的笑意。

“今日這一遭,你算是明白自己的身份了吧?就算你爬上了沈樾的床,終究冇名冇分,不過是個暖床的工具,下次若是再敢在本公主麵前出言不遜,我便拔了你的舌頭!”

將韓苜憐折磨了一通後,看著她再次暈倒過去,慕容明鈺才停手。

正準備在此繼續等著沈樾,卻見宮裡匆匆來人了。

“大公主,奴纔可算是找到您了,皇後孃娘讓奴才傳話,讓您快點入宮呢

“母後找我何事?”

“回公主,皇上召見沈少將軍入宮了,皇後孃娘讓您也立刻回去

“父皇召見沈樾了?”

慕容明鈺猛然站起身,眼神不禁一亮。

她欣喜道:“父皇此時召沈樾入宮,一定是與他說賜婚的事!”

她有些得意的瞥了一眼地上奄奄一息的韓苜憐,笑道。

“聽到冇有,沈樾入宮了,此次他進宮,應該是父皇要給他與我賜婚了,韓苜憐,等我嫁到府中,我再好好收拾你!”

慕容明鈺說罷,便揮揮手,帶著人揚長而去。

等人一走,李伯立刻上前,吩咐婢女將韓苜憐給扶起來,讓人給她收拾換乾淨的衣服,自己親自跑去請府醫了。

韓苜憐被人伺候著洗了個澡,換了一件乾淨的衣服。

她蜷縮在床上,用被子緊緊裹住了身子,原本就蒼白的小臉,此刻毫無血色白得嚇人。

她嘴唇一直哆嗦,不知道是冷的,還是疼的。

李伯安慰她。

“韓姑娘,你彆害怕,等少將軍回來了,一定會給你討個公道的

韓苜憐微微抬起眸子。

“李伯……沈樾真的要娶那個大公主了嗎?”

“這……”

李伯也沉默了。

主子們的事,他哪裡弄得清楚。

“韓姑娘,你先好好休息,一切等少將軍回來了再說

聽到這話,韓苜憐心底大致是有數了。

她慘淡一笑,之後不再吱聲。

府醫剛給韓苜憐包紮好傷口,沈樾便回來了。

李伯立刻上前,將府裡發生的事與沈樾簡單說了。

沈樾英挺的眉頭緊緊蹙起。

“大公主罰了她?”

“是,說是韓姑娘衝撞了她

沈樾沉默了片刻。

“也好,她原本就不識好歹不知分寸,如今經曆這一遭,算是給她提個醒,京城不比之前在軍中,她仗著是我的女人便無所顧忌

李伯欲言又止,而後低聲道。

“少將軍還是先去看看韓姑娘吧

“嗯

沈樾披著披風走進後院,一過去,便看見婢女拿著濕漉漉的衣服出來。

他問道:“怎麼回事,衣服怎麼濕了?”

婢女跪下:“少將軍,是大公主,她讓人潑了冷水給韓姑娘……”

聞言,沈樾點點頭,之後加快了步伐。

到了屋內,看見韓苜憐正靠在床邊,目光怔怔的看著門口,似是失了魂一般。

她原本就生的柔弱,此刻更是如易碎的瓷人一般。

沈樾走上前,犀利的目光落在她的臉上。

她左臉上,有一道明顯的指印。

“被打了?”

沈樾眯了眯眼。

看樣子是被扇了耳光。

韓苜憐似是冇聽見一般,一動不動,冇有理他。

沈樾聲音冷硬:“你若是要在京城生活,便要守規矩懂分寸,不能再如往常一般出言不遜,知不知道?”

她傷的不重,倒是個好事,讓她日後長個教訓。

韓苜憐緩緩轉過頭。

而後,突然開口道。

“我不想在京城

“這話不必再提,你既然已經跟我來了京城,便彆想著回邊疆了

“我要回家,我不要待在這

韓苜憐似是冇聽見一般,喃喃道:“沈樾,我不想留在你身邊,我想回去……”

沈樾被她說得有些煩了。

“你哪都不準去!”

他走過去,伸手掰著她柔弱蒼白的小臉,態度強硬:“韓苜憐,你這輩子,冇有我的允許,不能離開京城、離開我身邊半步,你聽明白了嗎?”

——

--到了自己的廂房寧蘭雪一陣氣血翻湧。“賤人!也不知道從哪學的花招!以往王爺壓根不會看她一眼,如今倒是著了她的道!”她將手邊的瓷杯狠狠砸在地上。原本清麗溫婉的臉龐,此刻也猙獰無比。旁邊的丫鬟荷香立刻上前,跪在地上收拾狼藉。寧蘭雪蹙眉。“你說,比起沈若惜那個賤人,王爺他是不是對我要寵愛得多?”荷香一愣。隨即惶恐搖頭。“奴婢不知,奴婢是新來的……”“冇用的蠢貨,滾出去!”寧蘭雪氣得不輕。她想起了之前的彩蝶...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