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245章 驗毒

第245章 驗毒

你敢……”“我有什麼不敢?你幾次三番的糾纏我,我不跟皇上告禦狀就已經是客氣了,你還想得寸進尺?”“我糾纏你?!”慕容羽一臉不可置信。沈若惜嗤笑一聲:“不是嗎?這幾次,不是你非得貼過來找罵?”她目光一轉,看見不遠處,寧蘭雪正被人扶著要下馬車,頓時勾了勾唇角。“四殿下,還請你自重,我們已經和離了,你再這樣糾纏不休,難不成還捨不得我?”“誰捨不得你!”“是麼?嗬,你跟條狗似的,每次看見我就要撲上來,我還...--沈若惜貼在他的胸口,臉紅著微微點了點頭。

慕容珩便不再剋製。

他今夜興致極佳,異常磨人,到後麵,沈若惜幾乎是掛在他的身上。

經曆一遭後,她幾乎是站立不住。

慕容珩卻依舊精神得很,他將她從水裡撈出來,將柔軟的披風放在了地上,讓沈若惜跪在了地上。

他從後湊上來,吻著她的耳垂。

“乖,再堅持一會

“你剛剛也說是一會的……”

沈若惜咬著唇,扭頭瞪著他。

原本應該是凶狠的表情,但是因為染上情·欲,眼尾處泛出幾分旖旎,說不出的動人。

慕容珩差點冇把持住。

二人在溫泉處泡了一個時辰,還不見出來。

外麵。

桃葉和小禹子攏著手安靜的等候著,都有些乏了。

夜漸深,氣溫也愈加的低。

桃葉凍得不斷搓著自己的雙手。

小禹子盯著她看了一會,而後突然跑開了。

不多時候,他便回來了。

他拿回來了一個暖手爐,遞到了桃葉的麵前。

“太子和太子妃估計還得有一會,你先拿著暖暖手

桃葉微微抬頭。

見小禹子笑眯眯的看著他,俊秀的臉上目光溫柔。

她躊躇了一下,之後垂著眸接過。

自送鴛鴦手帕的事件後,她見到小禹子,便冇什麼好臉色。

她第一次對一個人有好感,結果那人卻是太監……

這事對她的打擊太大了。

但是仔細一想,此事原本就是她自己誤會了,根本怪不到他。

想到此,桃葉主動道。

“小禹子,上次……是個誤會,我這些日子對你臉色不太好,你彆放在心上

小禹子人機靈,瞬間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他露出一個溫和的笑。

“那件事是我不好,冇有跟你說清楚,還說你的鴛鴦是鴨子,也難怪你生氣

說著,他伸手,從自己的懷中掏出了一張帕子,朝著她遞了遞。

“這個,繡的挺可愛的,還給你

一張錦色的帕子,上麵歪歪扭扭的繡著一對鴛鴦。

桃葉有些詫異。

“你還留著?”

“你辛辛苦苦繡的,我總不能扔了

“你留著吧桃葉露出一個淺淺的笑意,“這顏色適合你,日後咱們就當朋友處吧

聞言,小禹子點點頭,將帕子收了起來。

二人打消了嫌隙,話便多了起來。

桃葉問道。

“你是什麼時候入宮的啊?”

“很久了,有六年了吧……其實那個時候我是街邊的一個小乞丐,太子殿下的馬車差點碾到我,之後太子殿下讓人給了一錠金子給我,我當時就知道,馬車裡的人非富即貴,就一直追在馬車後麵

小禹子笑道:“我追了許久,腳都磨破了一層皮,馬車終於停了下來,是魏公公出來問我要乾什麼,我說我想要在貴人這裡謀一份差事,之後,我就進了宮,跟著魏公公做了太監

“人人都覺得做太監是屈辱,是痛苦,但是我覺得很開心,因為我終於有了可以安身的地方,這輩子,我都會留在太子殿下身邊,好好伺候他

小禹子望著漆黑的夜,聲音緩慢卻堅定。

桃葉看著小禹子俊俏的側臉,不自覺的抓緊的手中的暖手爐,心底說不出是什麼滋味:“小禹子,其實你是個挺好的人,真的……”

但是私心裡……她更希望他不是太監。

天空中不知道什麼時候飄起了小雪,紛紛揚揚的砸下來。

小禹子轉過頭,看向桃葉,長長的睫毛垂下來,也露出一個溫柔的笑意。

“桃葉,你也是個很好的姑娘,日後你會找到真心喜歡的那個人的

“嗯

桃葉低下頭,不知道為什麼,一瞬有點想哭。

二人在外麵又等了一會。

不多時候,慕容珩與沈若惜終於出來了。

不過沈若惜是被抱出來的。

她被裹著厚厚的貂毛披風,像是一隻蠶寶寶一般,柔弱的靠在慕容珩的懷裡。

桃葉立刻放下暖手爐走過來。

“太子,太子妃

沈若惜微微頷了頷首,連說話的力氣都不想費。

慕容珩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錯了,剛開始還算剋製,後麵發了狠的要她。

出來的時候,沈若惜覺得腿都不是自己的了,最疼的便是大腿與膝蓋處,應該是磨破了皮。

慕容珩掃了一眼二人。

“你們都退下吧,孤帶太子妃去寬衣

二人立刻退下。

慕容珩抱著沈若惜,快步去了寢宮。

魏廷山讓人布好了菜,之後便識相的帶著人退下了。

慕容珩親自給沈若惜擦乾淨身上的水,之後又要給她穿衣。

沈若惜拿腳踹他。

“我自己來

“你還有力氣嗎”

慕容珩眼底笑意狡黠,隨即手指輕輕劃過她的肌膚:“彆躲了,我都看過了,而且記得很清楚……”

“慕容珩!”

沈若惜羞惱的大喊了一聲他的名字。

慕容珩穩住神色:“我錯了,我不說了

沈若惜一把奪過他手裡的衣服,自己躲在被子裡穿好了。

這麼鬨了一通,二人也餓了。

來到桌邊,慕容珩率先將她帶的叫花雞打開了。

已經加熱過了,香味溢位來,讓他頓時食慾大開。

慕容珩正準備嚐嚐,卻被沈若惜製止了。

“還未驗毒

自從知曉慕容珩中得是鳩夜後,他每次飲食,沈若惜都要再親自再驗驗毒,但是奇怪,這麼久了,一直都不曾有過意外。

慕容珩遲疑了一下,隨後點點頭。

如今蕭問天已死,鳩夜應該是無人再製出來,但是小心一點,總是冇錯的。

沈若惜拿出自己的金針和鳳仙花粉,開始驗毒。

原本以為與以前一樣,冇事。

然而結果卻讓二人大出意料。

——

--氣,臣女願意聽到這話,旁邊的慕容珩羽睫微扇,早已沉寂的胸腔,有什麼在劇烈的跳動。他黑眸幽深。她將他說得這麼好。可是事實不是的,他並非表麵看起來的這麼清風霽月,他有不為人知陰暗的一麵……見沈若惜這般說,仁景帝臉上溢位笑意。“好,既是如此,那朕便為你們賜婚!王德福,拿禦墨來!”“是,皇上王德福飛快出去,很快就捧著筆墨過來。仁景帝揮手,當場寫了一道聖旨。王德福拿著聖旨宣讀。“奉天承運,皇帝詔曰:茲聞大將...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