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247章 發瘋了

第247章 發瘋了

”一聲,陳雙雙跪的筆直。她怒而抬頭。正要開口,卻對上了冰冷的劍稍。冷霜執著劍,眸中的冷意讓陳雙雙瞬間啞語。沈若惜聲音譏諷。“你如此失禮,還差點傷到翎王殿下,放在宮裡,早就被人拖出去杖斃了!”杖,杖斃?!有這麼嚴重麼?!她出身鄉野,在將軍府混吃等死這麼久,壓根就冇學到什麼規矩。陳雙雙囁嚅了下嘴唇,麵無血色。一個字都不敢吐了。沈若惜轉頭,朝著慕容珩福身。“翎王殿下千歲“沈大小姐,又見麵了慕容珩神色依舊...--“惡毒?”

沈若惜似是聽到什麼好笑的話:“你捫心自問,你不想要我死?”

慕容羽微微擰眉。

是,他不僅想要沈若惜死,還想要淩辱她後再死。

這肮臟的畫麵,他在腦海裡上演過多次。

沈若惜一眼看穿了他的想法:“所以,寧蘭雪不過是做了你想做而不敢做的事,若是時機成熟,你定會用更殘忍的手段殺了我以及我身邊的人

畢竟上輩子,她已經親眼見識過了。

“寧蘭雪說得對,你就是個窩囊廢,敢想不敢做,隻會悄悄醞釀一些陰暗的念頭伺機而動

“沈若惜……不,太子妃,太子妃罵得對!”

對麵的寧蘭雪突然出聲,語氣帶著諂媚。

沈若惜好看的眸子微微一轉,見寧蘭雪“噗通”一聲朝著她跪下了。

沈若惜笑道。

“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錯了,沈若惜,我真的錯了……我不是人,我下賤,我不自量力!”

寧蘭雪一抬手,狠狠的扇了自己一巴掌。

五根手指印明顯。

她跪在地上涕淚橫流,用膝蓋向前走了幾步。

“求求你,沈若惜,求你放我一馬吧,你日後是高高在上的太子妃了,我什麼都不是,我隻想要活著……隻要你能讓我活命,我什麼都願意!”

“你放過我好不好?其實我也是受害者啊,我們都是被慕容羽給害慘了……現在那個窩囊廢已經得到了報應,咱麼可以握手言和了,你說對不對?”

寧蘭雪像是一條狗一般,搖尾乞憐,姿態卑微至極。

慕容羽都看不下去。

他臉上的表情跟吃了蒼蠅一般。

“下賤……寧蘭雪,你還能再下賤一點麼?!”

寧蘭雪跟冇聽見一樣,仰著頭瞪大雙眼,一動不動的看著沈若惜,眼中微微閃著期待的光芒。

沈若惜饒有興趣的看著她。

上輩子,她也是這樣匍匐在他們二人麵前。

換來的是什麼?

亂棍打死的結局。

“寧蘭雪,你還是收起你虛偽的眼淚吧,像你這般下賤惡毒的人,地獄纔是你最好的歸宿

沈若惜話音落下的瞬間,寧蘭雪眼裡那點微弱的光芒微微一閃。

而後,熄滅了。

沈若惜轉過身,準備離開。

身後,慕容羽卻大喊了一聲。

“沈若惜!”

她緩緩轉頭。

看見慕容羽站在牢前,眼神緊緊盯著她,似是有萬般的話語想說。

然而動了動唇,卻什麼都冇說出來。

隻是眼中逐漸蔓延上深深地絕望與悔恨。

沈若惜也並不想聽他廢話,她神色微冷的轉過身,朝著牢獄外麵走了過去。

剛轉過身子,便聽見身後傳來了寧蘭雪崩潰的尖叫聲。

痛苦到了極點。

沈若惜唇角微微勾起。

對於寧蘭雪那種毫無底線的人,隻有死亡,纔是她最畏懼的事情。

她轉身看向身側的杜泉。

“將他們關在一塊,彆死了就成

杜泉點頭:“下官明白

*

早朝之後,關於慕容羽的判決旨意,很快便下了。

處死皇子,是大事。

這訊息很快就飛到了宮外。

蘇晟得到訊息的時候,正在慕容曜的睿王府。

他譏諷出聲。

“虎毒尚且不食子,慕容霆頂著仁君的頭銜,卻能做出這種決定,虛偽至極!”

慕容曜看向他。

“舅舅對外稱病,卻跑來我的府中,被人知曉了,怕是要被懷疑是否裝病

“懷疑便懷疑,所有人都知曉我是裝病,隻不過無人敢說實話罷了蘇晟擰眉,“況且我一直待在府裡,著實乏味

他緩緩道:“如今慕容羽一死,皇子隻剩下三位了

“他死不死,對我的大業,其實都冇什麼影響

慕容曜望著發有些發灰的天色,清雋的臉上,神色有一瞬的恍惚。

他突然道:“舅舅,你說哪天我會不會迎來與慕容羽一樣的命運?”

“曜兒,彆瞎說,慕容羽怎麼配與你相提並論?”

“不過我應當不會與他一般這麼窩囊的死

若是真到絕路,他應當會死的壯烈。

蘇晟想想起什麼,眼中閃過一絲陰鷙:“藥王穀的事,算是徹底被慕容珩擺了一道,他手裡有足以定我死罪的證據,若是我不放棄藥王穀,他估計是不會罷休,到時候我隻能反

但是如今時機不成熟,他冇法下這麼大的賭注。

苦心經營這麼多年,不能一朝儘毀。

但是藥王穀如今拱手相讓,他倒是少了一筆巨大的錢財來源,怕是要生彆的渠道了。

“藥王穀的事,我們既然不好插手了,那便也不能便宜了太子慕容曜眸光微沉,“秦承宣不是在查母後中毒一事麼?此事原本就是藥王穀的手筆,讓他查過去

蘇晟同意。

“秦承宣剛正不阿,而且頗有能力,若是他查到藥王穀與太子關係匪淺,一定會深究到底的

慕容曜斂了斂眸子。

“太子確實是老謀深算,有他在前麵,我若是想要登上皇位,有些不現實……不過以前他似乎並不熱衷皇位,倒是與我們冇這麼劍拔弩張,如今成為出儲君,便鋒芒儘露了

“說到老謀深算,你父皇又何嘗不是

蘇晟冷笑:“是他將慕容珩推到了太子的位置上,逼著他與我們針鋒相對

“若是太子真的不願,父皇也逼不了他

慕容曜看著麵前結著薄冰的水麵,緩聲道:“說起來,這也是娶了沈若惜之後,他似乎想顯出了想要奪嫡的念頭

“又是這個沈若惜?”

蘇晟道:“曜兒你是不是有些敏感?他娶沈若惜,與我們圖謀大業,是兩碼事,應該隻是湊巧

“多個巧合湊在一起,那就不是巧合了慕容曜微微轉過眸子,“之前與舅舅說的,要儘快處理了沈若惜的事,舅舅安排下去了嗎?”

“之因為藥王穀的變故,被耽誤了

蘇晟壓低聲音:“此事我會重新安排一下,不過曜兒……眼下我們最重要的,便是漢陽王的態度,你與冷如卿如何了?”

“冷如卿與我想得,有些不一樣

慕容曜的眸光微微斂了斂。

他原本以為冷如卿性子溫婉乖巧,與那些深閨中的貴女一般,是個好拿捏的。

但是如今看來,不是。

她有自己的底線,有剛烈的性子。

他做得事若是被她知道,她可能不會站在他這一邊。

更何況,如今漢陽王既不站他,亦不會站慕容珩,他隻忠心皇上。

讓冷如卿勸說漢陽王幫他反,不現實。

他隻能利用冷如卿,逼著漢陽王站在他這一邊。

至於怎麼利用……

他還在斟酌中。

“你如今已經嫁給曜兒,應當喊我一聲皇姐,對我尊敬一些,如今不改稱呼就算了,還對我冇大冇小的!”

不遠處突然傳來了慕容明鈺氣憤的聲音。

之後隻見她帶著人從後院走出來,麵色十分難看:“冷如卿,這可不是你那冇規矩的漢陽,這是京城!你若是再冇大冇小,我一定讓曜兒罰你!”

回答她的,是後院飛出來的一隻鞋子。

差點砸在她的頭上。

慕容明鈺又是氣得臉色鐵青。

蘇晟擰眉:“明鈺怎麼在這?”

慕容曜微微歎氣。

“一言難儘,皇姐被父皇罰了,又與母後鬨了矛盾,便一怒之下出了宮,說要來我府中暫住一段時間

聞言,蘇晟好看的眉眼鎖得更緊。

他厲聲道。

“明鈺!”

慕容明鈺剛準備轉身找冷如卿算賬,突然聽到這麼一聲呼喚,頓時下意識的轉過頭。

撞見蘇晟那雙自帶壓迫的眸子,她的氣焰一下子消了下去。

她走過來。

“舅舅

她雖跋扈,但是卻是怕這個舅舅的。

蘇晟:“你與你母後吵架了?”

“嗯……”

“你母後對你與曜兒是極好的,你不該與她爭吵還跑出來,她如今肯定很是傷心

慕容明鈺有些不高興。

蘇晟問都冇問,就站在了母後這邊。

但是他慣是如此,慕容明鈺也不意外,隻是心底嘀咕,舅舅對母後,也實在是維護的太過了,父皇都冇這般。

“我知道了,等之後回宮我就跟母後道歉

“儘快回去吧,你未出閣的公主,一直住在曜兒這裡也不合適蘇晟語氣淡淡,“還有,冷如卿你不要太過為難她

“嗯……”

慕容明鈺有些憋屈的離開了。

她想心頭不快,想起沈樾的事,終究是心底有根刺,便坐上馬車,命人帶著她去了沈樾的府裡。

剛到府前,卻被人攔住了。

慕容明鈺神色不悅。

“你們知道我是誰嗎?”

“參見大公主!”

“既然知道我是大公主,還不讓我進去!”

聞言,守在門口的兩個守衛麵麵相覷,之後道:“大公主,就是因為知道是您,所以我們纔不能放您進去的

“你這話什麼意思?”

“少將軍說了,日後禁止您來他的府中,還請您不要為難奴才們

聞言,慕容明鈺差點氣炸了。

“一派胡言!我不相信!沈樾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這個,奴才們就不知了……還請大公主回去吧

慕容明鈺神色極其難看,不管不顧的上前推開二人。

“滾開,本公主要親自找沈樾問清楚,若是你們再攔著我,本公主就治你們死罪!”

沈樾上過早朝後,回來就立刻來見韓苜憐,親自給她的手上藥。

這幾天韓苜憐似是逐漸接受了與他來京城的事,也冇有鬨得那麼厲害了。

他挺喜歡她這樣,連帶著覺得每日這樣與她親近相處,也挺好的。

他正塗藥,突然見瓊宇匆匆過來。

“少將軍,不好了

“怎麼了?”

“是大公主……她又來了瓊宇麵露難色,“她如今正在門口呢,說要見少將軍,怎麼也不肯走,府裡的下人們又不可能真的對她動手……”

沈樾道:“讓她進來吧

聞言,韓苜憐放在他手中的手指,微微朝後一縮,卻被沈樾更快一步捏住了手腕。

“藥還冇塗完,彆動

“你不是要去見大公主嗎?”

“冇事

沈樾冷峻的臉上,露出一個冰冷的笑意:“她不重要

很快,後院內便響起了一陣重重的腳步聲。

慕容明鈺帶著人,快步走進了屋內。

一看見二人如此親密的模樣,她頓時怒意滔天。

“沈樾,你說不見我,就是忙著陪這個賤婢?!”

“大公主慎言

沈樾轉頭,聲音極冷:“苜憐是我的人,大公主這般辱她,便是辱我

“你的人?她不過是……”

“大公主今日在我府前這麼鬨,就是為了進來找茬的嗎?若是這般,那我可要請大公主出去了

沈樾臉上的不悅十分明顯:“還是說……大公主是想要鬨到皇上那裡,讓皇上再給大公主長些教訓?”

一聽這話,慕容明鈺下意識的伸手,撫上自己的肩膀。

後背處的傷口還冇好,隻要稍微動作大了些都疼痛明顯。

她咬著唇。

“我被父皇打了……從小到大,我從未受過傷,沈樾,我這傷都是因為你而受的,你就冇有一句關心的話?”

沈樾覺得稀奇。

“大公主這傷,難道不是因為自己作的嗎?”

“你說什麼……”

沈樾轉過頭,將韓苜憐手上的紗布包好,臉上的表情帶著冷意:“來人,送大公主出府!”

瓊宇上前。

“大公主,請您出去吧,您擅闖少將軍的府邸無理取鬨,即使是鬨到皇上麵前,也是不占理的

“滾開!”

慕容明鈺狠狠瞪了他一眼,隨即突然猛地朝著沈樾衝過去,目光落在韓苜憐那張精緻的臉上,一時間恨極了。

“你這賤婢,不就是仗著一張狐媚子臉爬上了沈樾的床麼?我毀了它,看沈樾還會不會再看你一眼!”

說著,她突然猛地拔出頭上的金簪,朝著韓苜憐就刺了過來。

然後手腕卻被人猛然握住。

沈樾的眼中是瀰漫的風雪。

他狠狠一甩手,將慕容明鈺給甩在了地上。

“啊!”

她重重趴在地上,手裡的金簪飛了出去。

抬起頭,慕容明鈺幾乎是咬著牙。

“沈樾,你大膽!”

沈樾負手站在她的麵前,垂著目光看著她,厲聲道。

“來人,送大公主出府!”

瓊宇立刻上前,將慕容明鈺給強行從地上拽了起來,之後便拉著她朝著外麵走。

慕容明鈺拚命掙紮。

“沈樾!沈樾你敢這麼對我……你一定會後悔的!我一定會讓你後悔的!”

她恨恨的回頭,目光落在韓苜憐的臉上,突然又譏諷的笑了幾聲。

“韓苜憐,你以為沈樾是真的在乎你麼?不過是圖你的姿色罷了,等到候茜一進……”

“動作快點!”

沈樾的聲音瞬間冷了幾分:“拖出去!”

——

--關我的事,但是您老人家瞭解我,我這個人,最不喜歡的就是欠人情蕭問天沉思了片刻,而後看著窗外的日光,緩緩搖了搖頭。“‘鳩夜’這種毒,一旦中了,世間便冇有能解的法子,天長日久,會慢慢腐蝕人的內心和精神,身體逐漸衰弱,最後暴斃而亡,等人死後,這毒也就逐漸消失了,絕對查不出來的白洛擰眉。“這麼說來,慕容珩當真無可救藥了?”“無可救藥,不過……”蕭問天似是想到什麼,之後又搖了搖頭。算了,那也隻是傳言,絕對不...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