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250章 心思

第250章 心思

隨口問道:“說起來,你也到了該成婚的年紀,不知道什麼樣的男子能入你的眼?”慕容明華一抬眸,看見不遠處,沈澈正站在涼亭邊,跟同期的同僚們聊什麼。青年麵如冠玉,舉手投足間風度不凡,如青鬆玉柏,十分矚目。她微微勾了勾唇。“好看的吧沈若惜眸光微閃。這麼膚淺?跟她一樣。……不遠處。林秀怡提著自己的羅裙,跟在慕容明鈺的身後,緩緩上了涼亭的台階。皇後已經發話讓她與睿王增進一下感情,即使不願,她也得過來。原本以為...--沈若惜回到東宮的時候,小禹子上前迎過來,說慕容珩也回來了。

沈若惜邁步到了寢殿,看見慕容珩穿著白底黑麪的織金錦色常服,坐在雅間靠窗的桌子邊,正在煮茶。

簡單的步驟,卻在他行雲流水的動作下,演繹出了賞心悅目的意味。

沈若惜走過去,在他對麵坐下了。

慕容珩微微掀起眸子。

“見到了?”

“嗯

想起慕容羽與寧蘭雪的嘴臉,她穠麗的臉上神色有些不屑:“還以為二人愛得是有多深,到頭來免不了狗咬狗的戲碼

慕容珩道:“聽書你走的時候,吩咐將慕容羽與寧蘭雪關到了一起?”

“嗯

“倒是不像你的作風……”

沈若惜抬眸:“歹毒嗎?”

他們二人已經徹底撕破了臉皮,若是關在一間牢獄,一定會跟對方拚命。

她就是想看二人互相折磨的戲碼,哪怕是他們死到臨頭,這點安穩她都不想給他們。

慕容珩輕笑出聲。

“歹毒,不過,我喜歡

沈若惜微微抬眸,對上了他含著笑的眸子,裡麵閃著動人的溫柔,讓她的心砰砰跳了跳。

她莫名的想起了剛剛在瑤光殿,慕容明月的那句話。

“阿珩,你喜歡孩子嗎?”

沈若惜下意識的就問了出來。

話出口,又覺得自己有些莽撞。

“算了……你當我冇說,剛剛見了明月,覺得挺可愛的,就隨口問了一句

慕容珩倒是認真想了想。

“你想要孩子?”

“目前應該不是考慮這個事的時候

“為什麼不是?”

“你身體還未好

聞言,慕容珩動作頓了頓,隨後發出一聲輕笑。

再次被枕邊人懷疑自己作為男人的尊嚴,慕容珩也不知是有些生氣,還是無奈。

他放下手中的茶具,緩緩站起身,朝著沈若惜走了過來。

在沈若惜微微有些訝異的目光中,他突然一彎腰。

兩條結實的手臂撐在她身後的椅子上,將她環抱在自己的懷中,修長的手指因為微微用力,手背上的青筋稍稍凸起。

這是一個略帶侵略的姿勢。

慕容珩雖然看著清風霽月不可褻瀆,但是身形高大氣勢很足,稍稍離得近了,就能被他那股天生的上位者氣息壓得不好抬頭。

沈若惜抬頭,對上他的目光。

她倒是不怕他,就是覺得他此刻的眼神有些危險。

“你想乾什麼?”

“若惜

慕容珩低頭,溫熱的氣息灑在她的臉上。

癢癢的。

“難不成,現在你還覺得我不行?”

沈若惜臉色一怔,隨即腦海中浮現了之前的種種。

上一次在溫泉邊,她差點虛脫了。

“你行,但是我不是那個意思……”

沈若惜艱難開口。

她要怎麼解釋?

床上勇猛,並不代表一定生的出孩子,慕容珩身體虧損了這麼多年,她也說不準到底能不能行……

畢竟這方麵,她並不精通,隻能改日讓這塊的太醫看看了。

她正欲言又止,突然感覺自己後腦勺一緊。

一隻手強勢的禁錮住了她的腦袋。

沈若惜微微睜大眼,之後便感覺自己的唇被封住了。

慕容珩的吻向來強勢,跟他給人的感覺截然不同。

前幾次還略有剋製。

但是如今已經是徹底放開。

沈若惜掙紮著,雙手緊緊推著他的胸膛。

然而男人紋絲不動。

這病秧子力道好大!

沈若惜害怕,這是白天,寢殿的門又開著。

等會要是有人進來看見,她簡直能羞死。

怕什麼來什麼,她突然聽見了一陣腳步聲。

沈若惜慌了,伸手不停捶打著胸前的人,然而又怕自己太用力,給他打傷了。

慕容珩倒是氣定神閒。

在她口中攪動,熟練的追逐著她的舌尖。

甚至一隻手將她兩個不規矩的手腕扣住,拉向了她的頭頂。

外麵傳來了碧珠的聲音。

“太子殿下,太子妃?”

冇聽見迴應。

她有些納悶,剛剛明明見太子和太子妃在寢殿中的,怎麼一會就冇人了?

碧珠朝著裡麵走來。

沈若惜急了,一雙美目睜大,瞪著身前的男人,牙齒也下意識的咬了咬他的唇。

她現在心情極為複雜。

一方麵因為害怕,一方麵又因為唇上肆無忌憚的索取,兩種截然不同的情緒交織在一起,帶著一種難以言說的刺激,讓她的眼神變得濕漉漉的。

慕容珩眼神微黯。

原本隻是想逗逗她。

結果卻有些走火了。

碧珠的腳步聲越來越近。

就在她身影出現的一瞬間,慕容珩先一步離開她的唇。

碧珠抬眼瞥見二人,立刻跪下。

“奴婢參見太子殿下,參見太子妃!”

慕容珩道。

“什麼事?”

“回太子,長秋宮那邊傳來訊息,說是皇後孃娘病了

碧珠小聲應答。

她心底疑惑看,剛剛她明明喊了好幾聲,二人難不成冇聽見嗎?

她微微掀起眸子。

看見沈若惜坐在一旁的紅木椅上,一向端莊溫婉的臉上,此刻卻泛著不正常的紅暈,眼神似是還有點恍神。

而慕容珩站在紅木椅旁,一隻手還搭在沈若惜身後的椅背上,成一種保護的姿態。

她下意識的看嚮慕容珩。

隻見一向清冷矜貴的太子殿下,那張絕色的臉上神情還是高不可攀,然而緋色的唇上卻略略有些濕潤。

仔細看的話,似乎還能見到唇邊有一排小小的……

牙印?

一雙如電的眸子突然掃了下來。

對上慕容珩略帶冷意的眸子,碧珠立刻低頭,不敢再多看一眼。

但是剛剛的那一幕,卻在她的心底翻起了巨大的波濤。

所以剛剛二人是在……

青天白日,這般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居然也有這樣的一麵嗎?

碧珠突然覺得胸口跳得厲害,腦海中不禁浮想了一下他慾念四起的一幕,臉瞬間就燙了起來。

碧珠緊緊伏在地上,怕被看出心思。

不過慕容珩的目光並未在她身上逗留。

沈若惜微微咳嗽一聲,之後站了起來。

“你下去吧

“是

碧珠垂著頭,快步下去了,踏出門檻的時候,她腳步有些不穩。

也不知是害怕,還是興奮。

--有,以後怎麼能受得了我的脾氣?”她將一根珠花簪子比在發間,問道,“阿桑,快看看,我戴這簪子怎麼樣?”阿桑點頭。“郡主國色天香,戴什麼都好看!”“那這個呢?”“也好看冷如卿越挑越起勁,似是壓根就將秦承宣拋到了腦後。買了一堆首飾後,她將目光又放在了一旁的一支步搖上。這支步搖花形紛繁,做工精巧,十分富貴耀眼。見冷如卿對這步搖感興趣,掌櫃的立刻道。“貴人好眼光,這是新到的麗水紫磨金步搖,全京城僅小的一家有...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