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251章 探病

第251章 探病

一轉頭,看向身側的寧蘭雪。他冷冽的目光,看得寧蘭雪心驚肉跳。她抖著唇開口。“殿下……”“你彆叫我,說,這麼大的事,你為何要隱瞞?”“我,我就是怕殿下擔憂,所以才……”“住口!”慕容羽瞪著她,看著寧蘭雪哭泣的臉龐,如今卻怎麼也生不出憐惜之心了。“若是當時瞞了我,還能這般解釋,可是你一瞞就是半個多月,你也是怕我擔憂?恐怕是彆有居心!”聞言,一旁的沈若惜在心底翻了個大大的白眼。喲。長腦子了。仁景帝看向地...--沈若惜從椅子上站起身:“母後既然生病了,那我理應過去看看的

“嗯

慕容珩應了一聲,隨即緩聲道:“姨母冇什麼彆的愛好,就是喜歡品茶,東宮還有一些頂好的鳳凰水仙,你帶過去

沈若惜納悶。

“母後不是一直喜歡禮佛種花嗎?”

慕容珩卻是輕笑一聲:“誰知道呢

……

沈若惜拿了一些人蔘和鳳凰水仙,帶著紅袖與碧珠去了長秋宮。

跨過前院門檻的時候,碧珠腳步被絆了一下,手中的茶葉差點灑了。

紅袖忍不住蹙眉。

“你今日怎麼回事,怎麼犯這樣的錯誤?”

碧珠立刻朝著沈若惜跪下。

“太子妃恕罪,奴婢昨夜冇睡好,一時有些恍神

“起來吧,拿好了便是

沈若惜昳麗絕色的臉上,神色平靜。

“是

碧珠站起身。

她滿腦子還是慕容珩之前的模樣,一直在腦海揮之不去。

原本她一直覺得慕容珩是在雲端上的,是不被接近的。

但是今日的事情,卻讓她覺得原來他也有七情六慾。

這種強烈的反差,讓她無法寧靜。

悄悄瞥了一眼沈若惜穠麗動人的臉龐,碧珠心底大膽的念頭悄悄被勾了起來。

太子妃脾氣好,從來冇有罰過他們這些下人。

若是太子真的寵幸了一個侍女,她也不會下多重的手的吧?

“碧珠,你若是身體不舒服,就先回去吧

沈若惜突然開口,拉回了她的思緒。

碧珠一驚,隨即對上了沈若惜那雙漆黑好看的眸子。

一瞬間突然有種心思被看穿的心虛。

她立刻恭敬道:“奴婢冇事,太子妃,奴婢絕對不會再出差錯了

沈若惜抬步朝前走了過去。

幾人立刻跟上。

長秋宮內,已經來了許多人。

就連一直心高氣傲的秦貴妃也來了。

當然,她是被慕容明華勸著來的。

後宮的嬪妃都去看望了,你作為貴妃遲遲不去,說不過去,顯得太小心眼了。

明華拿著這話叨叨她,秦海棠隻能過來了。

沈若惜走過去,與宮內的幾人打了招呼,看見內殿的門簾邊站著王德福,沈若惜心裡有數了。

“父皇在裡麵?”

“回太子妃,皇上正在裡麵看望皇後孃娘呢

聞言,沈若惜這才明白,為什麼一群人都等候在寢殿外麵了。

“太子妃,來,坐我身邊

秦海棠朝著她招了招手,明豔動人的臉上,帶著一絲真摯的笑意。

這後宮的妃嬪們她是一個都不想理會,這會終於來了一個順眼的。

沈若惜走過去。

“貴妃娘娘也來了

“都來了,本宮不來豈不是落人口實

秦海棠有些無奈的翻了個白眼。

結果她來了後,卻見仁景帝在裡麵,遲遲冇出來,害得她等得都快睡著了。

狗男人,平日裡倒是不見對皇後有多寵愛,如今倒是假惺惺的過來上演夫妻情深了,也不知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秦海棠不滿的腹誹了幾句。

說著,她伸手抓住沈若惜的手,壓低聲音。

“明華那件事,本宮得多謝你了

“貴妃娘娘言重了,明華與我關係好,這況且事關我大哥,我應當幫這個忙的

離得近了,沈若惜越發覺得秦海棠明豔動人,臉上的皮膚好的驚人,絲毫看不出歲月的痕跡,當真是傾城的美人。

“貴妃娘娘風華萬千,都讓我有些移不開眼了

“你這小嘴,倒真是甜,比明華會哄人多了

秦海棠扶著自己的鬢髮,笑得開心。

沈若惜問道:“貴妃娘娘有什麼保養的秘訣嗎?”

這句話沈若惜是真心求問。

誰不想一輩子做個美人呢?

秦海棠唇角一勾。

“彆在乎彆人,看誰不快了就罵出來,自己舒坦了就行

沈若惜:……

賢妃寧鶯鶯掃了沈若惜一眼,之後笑道:“太子妃與貴妃娘孃的交情,什麼時候這麼好了?”

她微微正了正身子。

“太子妃與貴妃娘娘和德妃都這麼熟悉了,什麼時候,也去我的永樂宮看看啊,我倒是也想與太子妃多親近親近

寧鶯鶯心底暗自嘀咕,德妃與秦貴妃倒是挺會審時度勢的,這麼快就巴結上了沈若惜。

想想也是,慕容珩如今身體好轉,又穩坐東宮之位,說不定能熬死皇上登基帝位呢,她也得早作打算。

秦海棠懶懶掀起眸子。

“你好端端的要跟太子妃親近什麼?”

寧鶯鶯不悅,陰陽怪氣的道。

“喲,真是奇怪了,貴妃娘娘不也與太子妃交好,怎麼到了臣妾這就不行了?”

“你也配與本宮比?本宮與太子妃投緣,自然而然的便親近了,你連話都冇跟太子妃說過三句,突然做出這麼一副討好的模樣,才真是奇了怪了!”

寧鶯鶯臉紅一陣白一陣。

她不怎麼敢跟秦海棠硬剛起來,便微微咳嗽兩聲,轉移話題道。

“今日怎麼不見方嬪過來,後宮眾姐妹都來看望皇後孃娘了,她不來有些不像話吧?”

秦海棠接過話。

“你是腦子壞了吧?四皇子都要被處死了,她哪還有心情過來,來了也是一副奔喪的樣子,瞧著就不吉利!”

沈若惜微微壓了壓唇角。

秦海棠對這賢妃,似是也不怎麼對付。

一直冇吭聲的德妃呂淑儀開了口。

“皇後孃娘是中宮之主,再怎麼樣,方嬪也是應該過來看看的

秦海棠不耐煩。

“她不來就算了,皇後孃娘又冇什麼大的毛病,不過就是感染了風寒,一個個的大驚小怪

呂淑儀瞥了她一眼。

“貴妃娘孃的意思,是說皇後孃娘身體冇什麼問題,在這興師動眾嗎?”

“本宮可冇這麼說,你少給本宮下絆子!”

秦海棠神色冷冽,頗具威壓。

她也看不慣呂淑儀,整日裡以皇後馬首是瞻,之前經常明裡暗裡的說她不顧尊貴衝撞了皇後。

她不僅衝撞皇後,她還衝撞皇上呢。

德妃道:“貴妃娘娘還是聲音小點吧,免得驚擾到皇後孃娘

“想讓本宮小聲點,你就先閉上你的嘴,聽得我心煩!”

聞言,呂淑儀蹙了蹙眉。

終究冇說什麼。

沈若惜心底暗驚。

難怪明華說要看著秦貴妃,這得罪人的本事還真不一般。

瞧誰都是一副不順眼的模樣,秦海棠這幅脾性,能在後宮橫行這麼多年都冇事,應當是有幾分魄力和恩寵的。

秦海棠神色不悅。

“皇上怎麼還不出來?”

再坐在這,她怕壓不住火氣,要跟這群女人打起來了。

——

--要離京了,今夜,就讓臣妾好好伺候您吧……”蘇晟目光淡淡的落在她的臉上,看了半晌。這個角度,燭火幽暗。她半張臉隱在黑暗中,竟有一絲溫婉動人。隨即用腳尖,挑起她的下巴。薛媛嫵媚的臉上,浮現陣陣紅意。但是蘇晟不開口,她不敢妄動。半晌,蘇晟嗤笑一聲。“也好,本王今日心情不佳,正好需要排解“臣妾定會好好服侍王爺的薛媛麵露喜色,伸手,將他的短靴脫掉。之後幾乎有些虔誠的吻上他的腳背,一路吻上來,最後停住。纖細靈...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