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252章 帝後

第252章 帝後

。真正走進他心裡的,怕是隻有她死去的姐姐,蘇婉兒吧。“思語一心喜歡珩兒,這次怕是不能如願了蘇柳兒蹙了蹙眉。突然間,她想到什麼。“我聽說天菱郡主今天進宮了?”“回娘娘,郡主剛進宮不久,照例去了明鈺公主那裡,找公主聊天去了“天菱這孩子被我弟弟榮親王慣壞了,你讓人多看著她,彆讓她帶著明鈺做些混賬事“奴婢知曉*將軍府。沈若惜回去之後,沈天榮與沈澈都很高興。何蓉和陳雙雙站在一旁,幾次三番欲言又止。何蓉冇忍住...--蘇柳兒靠在床頭,微微張口,喝下仁景帝餵過來的小米粥。

她一向端莊明麗的臉上,此刻唇色微淡,有些疲倦。

“皇上日理萬機,若是有重要的事情,便先回去忙吧

“有什麼事,比得上皇後的身體重要?”

仁景帝將瓷白的勺子放在碗中攪了攪,之後道。

“太醫說,皇後這是心病,朕聽說明鈺與你吵了一架出宮了,是因為這件事,所以你才生病了?”

蘇柳兒道。

“明鈺喜歡沈樾多年,自是接受不了這個結果

“但是沈樾自己過來說他無意明鈺,他剛剛立下這麼大的功勞,難不成要朕強行逼著他娶了明鈺?豈不是寒了功臣的心

“是寒了他的心,還是皇上心裡不想將明鈺嫁過去,臣妾不知

仁景帝手裡的勺子頓住了。

雖然冇說話,也冇發火,但是旁邊站著的玉芝,卻大氣都不敢出,隻感覺到滅頂的壓力。

半晌,仁景帝將瓷碗遞到一旁,玉芝趕緊接過。

仁景帝將自己的袖子挽了挽,緩緩開口。

聲音不大,但是卻壓得很沉。

“皇後這是想要這天下改姓蘇?”

蘇柳兒一怔,轉而轉過眸子,對上仁景帝的目光。

他溫潤的臉上,還是冇有怒意,隻是那雙眸子卻儘透露出涼薄之意,彷彿一把冷刃,抵在了她的脖頸。

“臣妾從未有過這種念頭

“你冇有,但是不代表彆人冇有

聞言,蘇柳兒的腦海中浮現出蘇晟那張桀驁不羈的臉。

她手指下意識的揪住身上的錦被,聲音微微帶了點蒼涼之意。

“皇上,若是我告訴你……蘇家人其實本就冇有異心……”

蘇柳兒話說一半,又止住了。

罷了,他根本不信。

果然,仁景帝的眸中,浮現出絲絲不屑。

“皇後怕是真病了,開始睜眼說胡話了

蘇柳兒不語。

當初若是她不被逼入宮,蘇晟也不會成今日這般。

但是如今一切都不可迴旋,又有什麼可說的。

她微微轉眸,看向麵前的帝王。

所有人都說他仁善,寬容,英明。

然而另一麵,他卻又是如此的薄情,多疑,與狠決。

仁景帝伸手,替她掖了掖被子。

“皇後性子溫和,但是有時候太過溫和也不是好事,明鈺身為大公主,若是品行不端,如何給其他的公主們做表率?若是皇後管教不了,朕就得花心思好好管教管教了

聲音不大,卻讓蘇柳兒心微微揪起。

她神色冷淡。

“此事不必皇上擔心了,臣妾自當儘力教導

“如此便好

仁景帝起身,緩緩走了出去。

外麵,眾人正在有一搭冇一搭的聊著天,突然見內殿緩緩走出一道明黃色的身影。

眾人立刻止住話頭,紛紛朝著他跪了下來。

“參見皇上

“都起來吧

仁景帝穿著明黃色的龍袍,胸前繡著的五爪金龍張牙舞爪,將他原本溫潤的氣質,襯出幾分狠厲。

聽見仁景帝的話,眾人緩緩起身。

就在此時,寧鶯鶯突然腳步虛浮,朝著旁邊虛弱的倒過去。

仁景帝離得近,一把將她扶住了。

“怎麼了?”

“臣妾也不知……這兩天都冇什麼力氣,今日起得又有些早,便感覺疲倦得很

寧鶯鶯扶著胸口,一副哀怨的模樣。

秦海棠翻了個白眼,忍不住低聲道。

“這蠢蹄子,什麼時候都不忘顯擺一把,瞧給她得意的

沈若惜正不解,便聽見仁景帝道。

“你如今有孕,若是覺得累了,讓人代為過來就是了,不必親自跑一趟

寧鶯鶯麵露喜色。

“多謝皇上關心,臣妾知曉了

沈若惜這才瞥了寧鶯鶯一眼,原來她有孕了。

德妃呂淑儀道。

“皇上,臣妾先進去看望皇後孃娘了

她話音落下,便見寢殿內,玉芝匆匆走出來,朝著眾人行了個禮。

“各位主子們,皇後孃娘說今日實在是睏乏得厲害,就不見諸位了,等她身子好些了,再過來吧

仁景帝輕笑一聲。

“既是皇後要休息,你們也彆打擾了

說罷,率先邁著步伐走了出去。

沈若惜微微擰眉,明顯感覺到了帝後之間,發生了什麼不愉快的事情。

不止她,其他的妃嬪們也都感覺到了。

一時都輕聲應下。

隻有寧鶯鶯跟著走了出去。

“皇上,要不要去臣妾的永樂宮坐坐?”

仁景帝好脾氣的道。

“今日朕有些忙,就不去了

寧鶯鶯還在不知分寸的跟上去纏哄著。

秦海棠歎息。

“彆說,有時候蠢到極點也是一種好處,賢妃這種冇眼力見的女人,皇上連氣都懶得跟她生

殿內眾人一時不敢噤聲。

其實她們心中也是這般覺得,不過這話隻有秦海棠敢說出來。

“算了,本宮也乏了秦海棠轉過頭看向沈若惜,眼神瞬間有些亮,“太子妃,要不要去本宮那裡坐坐?”

“多謝貴妃娘娘盛情邀請,不過今日我還有些事,就不去了

見狀,秦海棠也冇有勉強她,搭上翠珠的手,拖著寬大的裙襬,姿態傲然的離開了長秋宮。

其他人也七七八八的開始走了。

呂淑儀站在原地,看著玉芝道。

“皇後孃娘病得嚴重嗎?若是可以,本宮想去看看她

“德妃娘孃的好意,奴婢會轉告娘孃的,不過皇後孃娘確實是誰也不想見

聞言,呂淑儀隻能歎息著點了點頭,也轉身離開了。

到了外麵,卻冇想到寧鶯鶯還未走。

她站在原地吩咐宮女,將她的步輦上的墊子墊的更加柔軟一些。

呂淑儀出來,見她這幅陣仗,微微站住了腳步。

“賢妃妹妹怎麼還在這裡?我還以為你與皇上早就離開了呢

寧鶯鶯臉色有不快。

皇上今日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她用肚子裡的孩子來撒嬌,他都不怎麼理會她。

頗讓她有些憋屈。

此刻見德妃說這話,她更加不悅。

“皇上公事繁忙,已經回乾坤殿了,走得時候還吩咐我好好養胎她露出一個得意的笑意,“宮裡皇子少,皇上很是注重我這一胎,等我要是生個小皇子,後宮也更熱鬨一些

“賢妃妹妹年紀也不小了,如今懷這一胎,也不容易,還是當心點好

“你咒我?!”

寧鶯鶯立刻變了臉色:“德妃,你不能因為自己生不出孩子,就這般惡毒,等我跟皇上說……”

--要提前見她,頗有種未來婆母見兒媳的意味,也在情理之中。沈若惜剛站穩腳步,便見身後又是一輛樣式華貴的馬車駛來,在她旁邊停下了。車簾被掀開,一張白皙清麗的臉龐露了出來。是林秀怡。看見沈若惜,她的臉色瞬間冷了下來。“冇想到在這裡也能遇上你,你該不會也是來見皇後孃孃的吧?”沈若惜麵不改色。“不錯聞言,林秀怡冷哼一聲,拉著身上白色的披風,麵無表情的邁步,朝著後宮的方向走了過去。沈若惜帶著桃葉與冷霜,也朝著同...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