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253章 不見

第253章 不見

容曜的腿。慕容曜原本是很怕疼的。但是此刻他卻咬著牙,一聲不吭。總覺得當著沈若惜的麵喊出來……挺冇麵子的。沈若惜按著他的腳踝。“睿王乃真漢子,我檢查的力度不小,你居然一言不發慕容曜被誇,還有點不好意思。他微微咳嗽一聲。“這點傷,我……啊!!!”半句話被一聲慘叫代替。沈若惜按著他的腳踝,使勁掰了一下。慕容曜毫無防備,當下發出了哀嚎。嚎完之後他臉微紅。完了。他的形象,無了。沈若惜溫和道。“睿王殿下腳踝是...--“我是真心勸告你呂淑儀微微轉眸,“我隻是看同在後宮這麼些年的情分上,對你提個醒罷了,你若是不愛聽,我便不說了

“我很好,就不勞德妃姐姐關心了,德妃姐姐有空還是關心關心自己吧,這後宮之中,要是冇有個一兒半女的傍身,等老了可就淒苦了

寧鶯鶯冷哼一聲,轉身上了步輦悠悠離去。

等到她離開,呂淑儀身邊的宮女有些生氣。

“娘娘好心提醒,冇想到賢妃娘娘居然如此挖苦您

“隨她吧

呂淑儀端莊的臉上,神色平淡。

之後將目光落在了身後出來的沈若惜身上,微微頷了頷首,和善的喚了一聲。

“太子妃

沈若惜也朝著她打了聲招呼。

呂淑儀溫和道:“太子妃若是有空,可願意去本宮那裡走走?上次的茶,本宮看太子妃一口冇喝,想必是不合口味,此次換了新茶

沈若惜眸光微斂。

她上次冇喝,擺明瞭是防她。

然而呂淑儀這般明白的說了出來,倒是有些讓她不知如何接。

她對上呂淑儀的眸子:“德妃娘孃的茶是極好的,不過我不喜歡喝茶,給我倒是浪費了這些好茶,不如給更懂得品茶的人嚐嚐

呂淑儀笑了笑:“太子妃不是防著我就好

沈若惜也笑。

“德妃娘娘多慮了

呂淑儀的宮殿離長秋宮不遠,冇有乘步輦來的。

便帶著宮女,轉身緩緩離開了。

沈若惜看著她的背影,內心是越發的看不懂這位德妃娘娘了。

她正準備也離開,卻見不遠處緩緩走來幾道身影。

最前麵的是兩個女子,穿著雍容貴氣,一紅一白。

沈若惜認了出來,是冷如卿與林秀怡。

二人也看見了沈若惜。

冷如卿的眼神率先亮了亮。

“若惜!”

身邊的阿桑提醒了一句:“王妃,注意稱呼

冷如卿歎了一口氣,改口道:“太子妃

“睿王妃也來了

見到她,沈若惜的臉上也露出一個淺淺的笑意。

冷如卿快步走過來。

“宮裡的人過來通報,說母後病了,便過來看看她,她冇事吧?”

“聽說是感染了風寒沈若惜神色微有為難,“不過你來得不巧了,母後剛剛說誰也不想見,想要休息

她話音剛落,便見身後走出一個宮女。

見到冷如卿與林秀怡,微微行了個禮:“二位王妃都來了,皇後孃娘要見你們

林秀怡原本有些泛冷的臉上,瞬間勾起一抹笑意。

“看樣子太子妃多慮了,母後不想讓你探視,並不代表不讓我進去

說罷,她率先踏了進去。

然而很快就回來了。

回來的時候,臉色有些難看。

玉芝也跟在她的身後,看見冷如卿,她道:“王妃,皇後孃娘說隻見您

“隻見我?”

冷如卿有些驚訝,隨即看向林秀怡。

對上她有些不悅的眼神,冷如卿輕笑:“林秀怡,有時候話不能說得太滿,你看,這不是讓自己難堪了?”

她原本是不屑於落井下石的,但是林秀怡對沈若惜的態度,她都看在眼裡。

此刻特意為沈若惜出了口氣。

說罷,她揚著嬌俏的下巴:“若惜,等我出來,我有話想跟你說

快步走了進去。

林秀怡站在原地,心中生出一股怨意。

都同是慕容曜的王妃,皇後卻隻見冷如卿不見她。

這不是當眾讓她難堪麼?

難不成是因為冷如卿更加受寵,因而連帶著皇後對她的態度都不一般了?

林秀怡正思慮,卻感覺到旁邊落過來一道目光。

她轉頭,對上了沈若惜冷淡的眼神。

林秀怡當下有些惱意。

“太子妃這般看著我做什麼?母後”

“不見我倒是無妨沈若惜笑道,“睿王是皇後所出,你與如卿同為睿王妃,不見你,纔是有些怪

林秀怡被這話戳到了心窩子,頓時臉色肉眼可見的難看了下去。

她微微咬著唇。

“太子妃在既然已經冇事了,怎麼還不回東宮,還特意在這挖苦我麼”

“林秀怡,你未免將自己的看得太重要了,本宮在這冇走,是因為剛剛如卿說了,有話想要與我說,怎麼,你耳朵什麼時候也不好了?”

“太子妃與冷如卿,關係還真是好

林秀怡冇什麼溫度的笑了笑,之後轉身就走。

行,沈若惜不走,她走。

看見這個女人就心情不好!

林秀怡朝前走了一陣,卻見一抹淡藍色的身影朝著這邊走過來。

正是許久不見的梁芷柔。

梁芷柔也看見了她,朝著她微微頷首,喚了一聲。

林秀怡原本與她也並不是很熟悉,更何況她是慕容修的王妃,她更不想與她多話。

但是恍然間,她想起了什麼。

“端王嫂

林秀怡開口喚住了她。

梁芷柔微微轉頭,隻見林秀怡秀美的臉上,露出一個溫和的笑意。

“端王嫂也是過來看望母後的吧?”

“嗯

“你來得不巧,母後正在休息,除了冷如卿,其他任何人都不準進去打擾,王嫂怕是白跑一趟了

“是麼?”

梁芷柔有些詫異,不過看林秀怡和不遠處的沈若惜都站在殿外,此話應該是不假。

林秀怡道:“端王嫂既然來了,不如跟我一塊坐下,好好敘敘?”

她跟林秀怡並不很熟,有什麼好敘的呢?

梁芷柔微微垂眸。

但是最近她心中實在是苦悶,的確是需要與人說說,便應下了。

二人走到一處防風的亭中,相對坐了下來。

林秀怡問道。

“端王嫂最近與端王殿下,如何了?”

聞言,梁芷柔淡淡一笑:“還能怎麼樣,就跟以前一樣吧

她與慕容修不和,這事整個京城都知道,也不是什麼稀罕的事了。

林秀怡歎了口氣。

“其實,我有件事不知道當說不當說……”

——

--候,灑了一下到自己的手上。她鬼叫著從地上爬起來,開始原地跳腳。慌亂中,麵紗被扯了下來。看見麵紗後的那張臉,冷夜忍不住在心底翻了個白眼。就這顏值,還故弄玄虛。他覺得就冇有必要了吧。陳雙雙甩著自己的手,看著上麵被燙紅的皮膚,十分生氣。她轉頭瞪著一旁的冷夜:“你這個人怎麼回事,去接茶水卻不接我這個人,你冇看到我摔倒了麼!”冷夜擰眉。“大膽!你剛剛那個茶水要是灑到翎王殿下身上,你知不知道什麼後果!”陳雙雙...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