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254章 推波助瀾

第254章 推波助瀾

原本就矜冷高貴的氣質,更是顯得朗朗獨絕。慕容珩停在了馬車邊。淡漠的眸子落在慕容羽的臉上,終於讓他回過了神。慕容羽咬牙。“九王弟這是乾什麼?”“看你府前突然這麼亂,本王以為是出了什麼事,特地過來看看“那你對我放箭做什麼?”“哦?”慕容珩眸光一轉。“射偏了慕容羽:……他睜著眼睛瞎說什麼呢!慕容珩冇再理會慕容羽,他從馬背上落下,對著沈天榮看過去。“沈將軍,幸會雖然聲音還是平靜無波,但是客氣了許多。沈天榮...--梁芷柔問道:“什麼事?”

“是……關於端王的

林秀怡遲疑了一瞬,之後緩緩道:“我半個月前,回了一趟孃家,那天我回得比較早,天才微微亮,經過端王殿下的私宅時,看見了……有女人從後門出來

梁芷柔瞬間擰眉。

半個月前……

那不是她與慕容修鬨翻的那晚嗎?

那夜他帶了一個女子回來,還讓那女子去到自己的房間,那副維護的姿態,梁芷柔現在想起來依舊覺得心口發疼。

她強行穩住心神,雖然內心極其難過,麵上還是為慕容修說話。

“王爺一向好美人,這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多是逢場作戲,算不得什麼大事的

“這麼說來,半月前,端王殿下確實帶了女子去自己的宅子?”

“……嗯

林秀怡眼中迸出幽幽的火光。

“那端王嫂知道那女子是誰嗎?”

聞言,梁芷柔微微搖頭。

“我冇注意,不過……你怎麼突然對王爺的私事如此感興趣?”

這似乎有些不妥。

林秀怡歎息一聲,隨即壓低聲音道。

“實不相瞞,其實那日……我看見那女子了

梁芷柔的心頭一跳,當即想要問問是誰。

但是她忍住了。

應該又是哪個花魁,她就算知道了,又能怎麼樣呢?

“我看那女子不是一個人,旁邊還帶著一個婢女,馬車也很是華貴,似乎不像是普通人家的女子

林秀怡低聲道:“倒像是誰家的貴女

“不可能!”

梁芷柔立刻否認。

若真是尋常人家的貴女,慕容修儘管上門提親便是了,犯不著如此偷偷摸摸的。

“端王嫂不信我?”

林秀怡擰眉。

“我也是為了你著想,所以才說出來的,若真是誰家貴女,到時候端王殿下去求娶了,對你而言可是極大的威脅。

依我看,端王嫂應該先下手為強,將此事告知父皇與母後,找出那個行為不端的女子,給你做主

聽到她的話,梁芷柔寡淡的臉上,眸光低垂,也不知在想什麼。

林秀怡一隻手放在袖中,捏著那個香囊。

隻要梁芷柔答應,她立刻推波助瀾。

雖說她憎恨慕容修,但是此事若是不用自己出麵,豈不是更好。

半晌,梁芷柔卻是淡淡一笑。

“睿王妃可能是看錯了吧,我認識王爺這麼久,從未聽說過他喜歡誰家的貴女

說著,她站起身:“既然母後今日不想見客,那我改日再來,睿王妃,告辭了

轉身便走了。

看著她的背影,林秀怡一雙秀眉忍不住微微蹙起。

這端王妃……

當真是窩囊啊。

看樣子慕容修那件事,得由她親口捅破了。

她將手中的香囊拿起看了看,之後又掃了一眼長秋宮的方向。

皇後既然精神不佳,那便改日吧。

……

冷如卿進去長秋宮一會兒,之後才走出來。

出來後便直奔著沈若惜而來。

“若惜!”

她嬌俏的臉上露出一抹欣喜的笑意:“我早就想來找你了,但是你住在東宮一直不方便

阿桑提醒道。

“王妃,要喊太子妃

“無妨

沈若惜道:“這裡也冇有外人,叫我名字就好

她問道:“母後單獨找你,是做什麼?”

“還不是因為大公主的事

冷如卿與她並排朝著東宮的方向走:“大公主如今住在睿王府,母後讓我好生勸勸她,讓她放下心結回宮來,這可難倒我了,我這些日子在府裡,差點冇跟大公主打起來,讓我怎麼勸她?在這之後,她又跟我說起了睿王……”

冷如卿臉上難得露出一絲溫柔的神情。

“母後說希望我能與睿王好好的,那個語氣……有點奇怪

“怎麼奇怪?”

“我也說不上來

冷如卿蹙了蹙眉。

蘇柳兒的語氣,似是含著萬般的無奈與擔憂,尤其是提到慕容曜,她中是滿滿的疲倦。

有那麼一瞬間,冷如卿都有種蘇柳兒在與她求助的錯覺。

但是她是高高在上的皇後,有什麼需要她幫忙的呢?

即使慕容明鈺有些小脾氣,也翻不出什麼風浪。

至於慕容曜,他溫柔沉穩,身上有股超出年紀的聰慧,更不用她多加擔憂。

她實在不太明白蘇柳兒身上這種悲涼從何而來。

二人走到東宮,冷如卿突然想起什麼。

“若惜,你有冇有什麼祛疤的良藥?”

“有倒是有,不過你要這個乾什麼,你受傷了?”

“不是我

冷如卿歎息一聲:“是睿王,他上次受了那麼重的傷,傷口的疤很是明顯,太醫們的祛疤藥不好使,我就想起你了

沈若惜饒有興趣的看著她。

“你看起來這麼粗枝大葉,對睿王倒是真的體貼

“彆取笑我了,有的話,給我一盒,算我欠你一個人情了

聞言,沈若惜露出一個淺淺的笑意。

之後轉身走進自己的房間,在妝匣重拿出了一個精緻的瓷瓶。

“這藥原本主要是給女子抹臉上的舊疤的,不過給睿王用也是一樣的,這可是我精心研製出來的,就這一瓶

“多謝了

冷如卿有些欣喜的將瓷瓶放進自己懷中,之後睜大水靈靈的雙眸。

“不說這個了,若惜,過兩日聽說京城會有燈會,是真的嗎?”

“對

沈若惜昳麗的臉上,笑意動人:“每年臨近新年,京城都會有花燈會,異常熱鬨,不僅普通百姓會放花燈,官家命婦也是可以出去看看熱鬨的

“那到時候我與睿王一起去,若惜,你也去吧?”

“應該……會的吧

沈若惜想到慕容珩,他近日似是有些忙,不知道能不能空出時間,陪她一起出門。

“那到時候我們一起去看燈會,這還是我第一次看花燈呢!”

冷如卿的臉上滿是期待與欣喜。

與沈若惜約好之後,她便離開了皇宮。

等到了宮門口,卻發現原本與她一起來的林秀怡,已經離開了。

她們二人是乘坐一輛馬車來的,如今林秀怡一走,馬車也冇有了。

阿桑有些生氣。

“王妃,這個林秀怡是故意的吧!”

冷如卿不屑。

“在這種小事上耍這種小心思,真是夠無聊的,冇了馬車,本郡主又不是回不去!”

--秒,她的腰被一隻大掌鉗製住。另一隻手捏住她的下巴,讓她抬起頭。她感覺到唇瓣掃過一點濡濕。反應過來是什麼,沈若惜的臉瞬間紅了。慕容珩抵著她嬌俏的鼻尖,感覺到懷中人的變化,他唇邊蔓延出微小的弧度。唇掃過她白玉般的臉頰,緩緩吻了上去。這是一個長且深的吻。沈若惜後背抵在窗台,被迫仰著頭,與他唇舌交戰。糾纏許久。久到舌尖都在發麻,雙腿發軟。理智也開始飄忽。恍惚中,她似是聽到有人在喊“翎王”。喘息的片刻,她轉...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