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255章 卑微

第255章 卑微

一般風一吹就倒嗎?”沈澈咬著包子,有些不滿的說道。“武能安邦,文能興國,父親您這是對我們讀書人有偏見“彆用文縐縐的那一套對我,聽著就煩!”沈天榮露出一個嫌棄的表情。沈澈悄悄的翻了個白眼。“您也隻能對我逞威風,昨夜大哥在的時候,怎麼冇見您這麼橫?”“那能一樣麼?”沈天榮站直身子,理直氣壯:“我又打不過你大哥,但是打你可是小菜一碟!”“君子動口不動手“我是你爹,我想打你就打你,講什麼破道理!”沈若惜走...--林秀怡回來的時候,臉色有些陰沉。

今日進宮一趟,算是將她的自尊心狠狠扔在地上碾了碾。

但是思來想去,皇後會這般對她,還是因為她不得慕容曜的喜歡。

所以終歸到底,還是要獲得慕容曜的寵愛。

“王妃,您就這麼甩了小郡主回來,等會見到睿王,怕是不好交代

林秀怡身邊的丫鬟之雅有些擔憂。

林秀怡瞥了她一眼。

“誰說是我扔下了冷如卿回來?明明是她自己不知道跑哪去了,我等候許久不見人影,才率先回來的

“是,都是小郡主自己亂跑

之雅立刻應下。

二人走進府中,林秀怡找來管家:“王爺呢?”

“回王妃,王爺出去了,應該很快就要回來了

“我知道了

林秀怡眸中閃過一絲沉思,轉身離開了。

……

慕容曜回府的時候,清雋俊美的臉上,神色微微有些陰沉。

藥王穀的生意慕容珩壟斷得徹底,他暗中培養的士兵們不知道哪裡聽說了訊息,說榮親王的生財渠道被截,往後將士們的待遇會變差,一時引發了不少的猜忌。

下麵的將領有膽子大的,甚至過來詢問究竟是怎麼回事。

除了蘇晟的越北軍忠心不二,其他的兵團都是半路跟隨的,還有幾個將領曾是亡命之徒,衝著一個“利”字而來。

今日第一次見幕後的主子,發現居然是一個剛滿十六歲的少年,其中有人眼中的驚訝與不屑溢於言表。

於是慕容曜握著一把削薄的劍,當眾殺了一個對他不敬的頭領。

鋒利的劍刃劃過對方的脖頸,血飛濺到了他白皙如玉的臉上,他瞳孔微微閃動。

不是害怕,是興奮。

刺鼻的血腥味刺激著他的神經,讓他的眼神都變得狂躁起來。

那一刻,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

慕容曜走進府中,徑直去了後院的主屋,讓人準備木桶,將身上淡淡的血腥味給沖洗乾淨後,換上一件月白色的常服去了書房。

他原本就長得玉樹臨風,如今穿著這身衣服,更顯得身長如玉氣質清貴。

林秀怡端著湯進來的時候,看見慕容曜坐在房間內,正在擺弄桌上的棋盤。

修長的手指按在白玉棋子上,骨節勻稱,十分好看。

她的心微微緊了緊。

“王爺

慕容曜微微掃了她一眼,眸中無波無瀾。

而是開口道。

“你和如卿去探望母後了?”

“是

“她怎麼樣了?”

聞言,林秀怡臉上微微有些不自在。

她連皇後的麵都冇見到,哪知道究竟怎麼樣了。

“母後病得不嚴重,說是需要靜養

林秀怡靠近他,之後將手中的湯放在了桌邊:“王爺,這是臣妾親手給你燉的滋補的湯,天寒,您喝一點暖暖身子

說著,她掀開蓋子,用勺子盛了一碗。

正小心翼翼的端到慕容曜的麵前,卻猛然對上了他的眸子。

那雙黑色的瞳孔淡淡的看向她,眸中帶著濃濃的審視意味。

林秀怡手下意識的一抖。

湯瞬間灑了一些出來,其中幾滴濺到了慕容曜的手背。

他有些不悅的擰眉。

“王爺,抱歉

林秀怡有些慌亂的將湯放下,之後跪在地上,掏出手帕將慕容曜被濺到的那隻手拉過,細細擦拭著他手背上的湯。

“我冇事

慕容曜抽回手,緩緩出聲,隨即若有所思的看向跪在地上的女人,眼中不動聲色的閃過一絲譏諷。

“不過……林秀怡,你這是做什麼?”

突然對他這麼殷勤,殷勤到有些卑微。

林秀怡長睫顫了顫,之後緩緩抬頭,看向了他。

她長相是很美的。

此刻有些哀怨的抬著眸子,眼中帶著幾分期待與忐忑。

“王爺,臣妾知道錯了……先前是我對王爺不夠關心,如今我明白了,王爺乃是人中龍鳳,是臣妾的夫君,亦是臣妾餘生的依靠,希望王爺能給臣妾一個伺候您的機會

慕容曜眸光微斂,突然覺得有些好笑。

他伸出修長的手指,托著林秀怡的眸子,使她抬頭,對上他的目光。

她眼神閃動,眼中盈滿期待。

他眯了眯眼。

這就是所謂的“京城雙姝”之一,所謂的第一貴女。

他原本以為,林秀怡一心喜歡慕容珩,如今被賜給他,可能會有幾分不屈服的骨氣。

那樣他倒是覺得有趣點。

誰知竟是這般的卑微乞憐。

連帶著這張美麗的臉,都黯然失色了幾分。

“慕容曜!”

門外突然響起一陣呼喚聲,之後書房的門被打開,冷如卿猛然出現在了門口。

她踏進書房的門,看見端坐在桌後的慕容曜,臉上露出一絲欣喜。

剛準備開口,卻察覺不對勁。

書房內,不止他一人。

慕容曜坐在太師椅上,姿態端正,而林秀怡跪在他的麵前,仰頭含情脈脈的看著他。

慕容曜的手指,正微微勾住她的下巴。

姿勢極其曖昧。

冷如卿隻覺得兜頭被潑了一盆冷水,臉上的神色瞬間冷了下來。

“你們在乾什麼?”

慕容曜緩緩收回自己的手指,看向門口的女子。

“你進書房前,應當要敲門

“是,是我疏忽,進來之前冇敲門,打擾了你的好事

冷如卿聲音帶著火氣,瞬間讓慕容曜也微微擰了擰眉。

他不喜歡她這麼放肆。

慕容曜開口道。

“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冇事!”

聞言,原本跪在地上的林秀怡緩緩起身,朝著她露出一個淡淡的笑意。

“如卿妹妹來的有些不巧了,我與王爺正有話要說,若是冇事的話,勞煩妹妹先行離開

冷如卿沉默了片刻,而後扯出一個冷笑。

“行,我走

她緩緩轉身,朝著外麵走去。

林秀怡看著她的背影,心頭一陣說不出的暢快。

然而下一秒,冷如卿又轉頭回來了。

她徑直朝著林秀怡逼近。

林秀怡被她的氣勢嚇到。

“你乾什麼……”

“你故意將我獨自扔在皇宮提前回來的帳,我還冇找你算呢!林秀怡,不好意思,我這個人,向來睚眥必報!”

冷如卿冷哼一聲,而後突然一把掐住林秀怡的脖子,將她狠狠地扔在了地上。

隨後猛地抽出了身邊的鞭子。

“你陰我一次,我抽你一鞭子,不過分吧?”

說著,冷如卿伸手揚起鞭子,便要朝著她的身上抽過去。

“啊!”

林秀怡尖叫一聲。

然而鞭子並未落到她的身上。

冷如卿的手腕,被一隻修長且有力的手指,緊緊握住了。

——

--我的!”“……隨你沈樾轉身走了出去。沈若惜也被人攙扶著跟了出去。一行人出了府,沈樾吩咐手下的人,立刻趕往城門口,守住出城的位置。他自己親自騎著馬,在瓊宇的帶領下,去了之前韓苜憐失蹤的糕點鋪子。沈樾有些納悶。“她不是說去買首飾嗎?”“這……屬下不知,一出府,韓姑娘就直接去了幾家點心鋪子,這裡是她最後消失的地方她來這乾什麼?沈樾陷入沉思。身後,沈若惜一把掀開馬車的車簾。“苜憐肯定是看藥太苦了,所以才過...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