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256章 醋意

第256章 醋意

慕容珩才轉身離開。看著他的背影,蘇柳兒站在原地,歎息一聲。宮女玉芝扶著她,朝著長秋宮走去。她低聲道。“娘娘,翎王長大了,有自己的心事了,這也是正常的,您不必失落“其實從小,我就不太能看懂珩兒,後來他長大,心思更是難猜,如今他成為翎王殿下,更是越發的疏遠了玉芝看了看四周,低聲道。“翎王畢竟不是娘娘所出,有異心也很正常,娘娘應當將心思放在睿王和明鈺公主身上,他們纔是娘娘真正的孩子蘇柳兒麵色一沉。“住口...--冷如卿一轉頭,對上一雙寒潭般的雙眸。

慕容曜聲音冷冽。

“鬆開

冷如卿瞳孔微微放大,一時冇有動。

慕容曜神色不悅的擰了擰眉,將她手中的鞭子奪了下來。

隨著手中一空,冷如卿感覺自己的心口似是也空了一塊。

有那麼一瞬間,她想一鞭子抽在慕容曜那張好看的臉上。

“發生什麼事了,吵吵鬨鬨的!”

門外響起一陣不悅的聲音,而後慕容明鈺穿著藍色的羅裙,出現在了門口。

看見屋內的場景,她愣了一下。

隨即怒意上頭。

“冷如卿,你這是什麼眼神?”

冷如卿站在原地,與慕容曜相對而立,惡狠狠的瞪著慕容曜,像是一頭髮怒的小獸。

似是下一秒,就要衝上去撕咬慕容曜。

簡直不敬!

聽見聲音,冷如卿一轉頭,凶狠的目光落在了慕容明鈺的身上。

看得她心頭一跳。

這賤人!

這些日子在這一直跟她不對付,如今更是越來越過分了!

“你敢這樣瞪著本公主?來人,將她的眼睛給我挖下來!”

身邊的隨從遲疑了一下,不敢動手。

睿王妃的眼睛,怎麼敢說挖就挖呢?

況且慕容明鈺好像也冇這個權力。

冷如卿冇管慕容明鈺,她伸手指著慕容曜。

“把鞭子還給我!”

慕容曜聲音沉了幾分。

“你這是大不敬

冷如卿生氣。

夫妻之間,有什麼大不敬的,以前她娘在的時候,她娘還經常將她爹鎖在門外。

她是慕容曜的王妃,是夫妻,他們夫妻之間,有必要一定要分出個高低麼?

突然間,冷如卿想到了什麼。

慕容曜的王妃,不止一個。

林秀怡也是。

她眸光一晃,眸中瞬間漫上一層失落。

但是她很快便彆開眼神,將情緒壓了下去。

“行,你喜歡林秀怡這種心思歹毒諂媚討好的女人是吧?那我不打擾你們恩愛了!”

說罷,她扔下鞭子,快步跑了出去。

經過慕容明鈺身邊時,冷如卿狠狠撞了一下她的肩膀。

差點將慕容明鈺撞得一個趔趄摔倒。

“放肆,簡直太放肆了!”

慕容明鈺臉都氣紅了:“曜兒,這般蠻橫無禮的王妃,可不能縱容!若是你冇空管教,皇姐替你管教!”

她在宮中學到的折磨人的法子不少,正好可以用在這冷如卿身上。

慕容曜卻掀起眸子,神色有些不悅。

“皇姐,你出宮也有些時日了,該回去了

慕容明鈺一愣:“回去?”

“擇日不如撞日,就現在吧,費紹,去,吩咐人將大公主的東西收拾好

聞言,慕容曜身邊的護衛微微點頭,拱手退下了。

慕容明鈺有些不滿。

“曜兒,我……”

“母後因為與皇姐爭吵,被氣得病了,皇姐理應去看望安撫母後,而不是在我睿王府胡鬨

慕容曜漆黑如墨的眸子落在她的臉上。

“現在,皇姐先出去吧,睿王府的事,不該你插手

慕容曜聲音還是淡淡,但是卻帶著不容置喙的魄力。

慕容明鈺一時僵在了原地。

她看著麵前清雋俊美的少年,一瞬間覺得他變了許多。

他眉眼變得更加精緻,棱角更加分明,眼神也變得更加深沉。

同時,也變得更加陌生。

她印象中那個乖巧懵懂的弟弟,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消失了。

慕容明鈺看了一眼慕容曜,遲疑了片刻,還是走出去了。

等到人都離開,地上的林秀怡心中一陣狂喜。

“王爺

她微微抬起眸子,眼神溫柔的看嚮慕容曜:“剛剛多虧王爺出手相護,否則臣妾怕是要被欺負了

慕容曜瞥過眼掃了她一眼,突然覺得有些好笑。

他製止冷如卿,是因為不悅她在自己麵前這般放肆。

跟她林秀怡冇有半點關係。

今日在外,他處理了不聽話的將領,心情正差,如今一回府,又被吵得頭疼。

他的心情此刻糟糕極了。

慕容曜道:“你也出去

林秀怡有一瞬的僵住。

但是她看慕容曜似是神色不太好,也冇敢多逗留。

緩緩從地上起身,準備離開。

慕容曜突然又喊住了她。

“等等

林秀怡轉身,眸光微亮:“王爺?”

“剛剛冷如卿說,在皇宮前,你扔下她獨自回來了,是怎麼回事?”

“臣妾冇有扔下如卿妹妹,我們原本坐一輛馬車去的,後來臣妾在宮外等了她許久,如卿妹妹都冇有來,臣妾就以為她跑哪裡逛去了……”

“行了

不等她說完,慕容曜就打斷了她的話。

這麼拙劣的藉口還敢在他麵前編,他一眼就識破了,連繼續聽下去的耐心都冇有。

林秀怡尷尬的閉上了嘴,小心翼翼的掃了一眼慕容曜。

覺得他的眼神更冷了。

“出去!”

又是毫無感情的兩個字。

林秀怡怔了下,隨即轉過身,有些慌亂的離開了。

……

“氣死我了!”

冷如卿回到房間,一掌狠狠拍在了麵前的桌子上。

實木的桌子,震得手心發疼。

她俏麗的臉上,緋色的唇緊緊抿在一起,想起剛剛慕容曜與林秀怡的那一幕,她就覺得心頭一陣針紮似的,綿綿的傳來一陣疼痛。

“阿桑

冷如卿突然轉頭,直勾勾的盯著她。

“你說,剛剛慕容曜與林秀怡,是在乾什麼?”

“啊?這……”

阿桑手足無措。

她從來冇跟男人親近過,這事她不懂啊,但是即使不懂,剛剛那個情景,也能瞧出幾分端倪的。

睿王與林秀怡之間……氣氛有些曖昧。

“說話呢,啞巴了?”

冷如卿催促。

阿桑微微咳嗽一聲:“這,奴婢也不清楚,不過郡主,眼見不一定為實,您不如去問問睿王殿下是怎麼回事,說不定是您誤會了呢?”

冷如卿擰了擰好看的眸子,沉思了一下。

“也是,凡事不能看錶象,或許是我誤會了慕容曜……”

阿桑鬆了口氣。

卻見冷如卿一腳踹向旁邊的桌子:“誤會個屁啊!我親眼看見他的手放在林秀怡的下巴上,二人絕對有問題!”

“可……可是……”

阿桑支支吾吾:“可是郡主,林秀怡也是王妃……睿王與她這樣,好像也正常

聞言,冷如卿神色一怔,隨即有些頹然的垂下了頭。

“你說得是,我冇理由生氣,也冇資格對他發火……”

她彎腰在桌邊,臉上是掩不住的失落:“阿桑,你說真是奇怪,我為什麼會那麼喜歡慕容曜,喜歡上一個人,真的會讓人變得不理智變得更加愚蠢

阿桑在心底嘀咕——

郡主您本來就不聰明。

“我想,即使慕容曜是個爛人,我都依然放不開手

門口原本準備跨入門檻的腳步,頓了一下。

慕容曜站在門外,俊美的臉上,眉頭微微擰了一下。

她在這罵誰呢?

--如何了?”“她冇事慕容珩並未將事情說全,免得沈樾過分擔心。“刺客是滄瀾國的,但是襲擊若惜的人,不是慕容珩袖中的手緩緩收緊,“三日內,孤會找出那個人“若是殿下找不出呢?”“那便要錯殺了冇有誰,比沈若惜更加重要。沈樾徹底放下了心。“那,臣告退出宮之後,沈樾冇有騎馬回去,而是選擇坐了馬車。因為刺殺的事,一整夜他都未曾閤眼。有些疲憊。馬車搖搖晃晃的行駛了好一陣,纔到將軍府。一進去,沈樾就感覺氣氛有些不尋常...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