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257章 教訓

第257章 教訓

。“小姐,寧蘭雪在打什麼主意?”“誰知道呢,總歸不是什麼好事沈若惜細細思忖了一下,而後道,“冷霜,今日你注意一下靠近我的人,寧蘭雪今日,可能有什麼陰謀“小姐是看出什麼了?”沈若惜壓低聲音。“其實她之前靠近我,我就聞到了她身上的熏香味,我的嗅覺異於常人,聞到裡麵有一絲淡淡的香味,有點像是麝香“麝香?”桃葉睜大眼:“她懷孕了,怎麼能用麝香?難不成有人要害她?”沈若惜卻是搖頭。“如今府裡就她一個側妃,彆...--慕容曜身邊的費紹有些尷尬的咳嗽了一聲。

聽見動靜,屋內的二人下意識的轉過頭。

看見站在門口一身深紫色蟒袍的慕容曜,阿桑嚇了一跳。

“王……王爺!”

慕容曜踏進門。

“你先出去

“……是

阿桑和費紹一起退到了門外。

冷如卿坐在椅子上,微微轉頭,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你來這乾什麼?”

語氣帶著冷意,甚至都冇站起來。

但是慕容曜已經懶得糾正她了,言行舉止,說了這麼久依舊冇有半分改進。

這女人就是一匹不受管教的野馬,馴不好。

慕容曜踏進去,原本是想要坐下,卻見桌邊的兩把椅子,被踹散了一把,另一把被冷如卿坐著。

他隻能站著。

“今日你去皇宮,見到母後了嗎?”

“嗯冷如卿冷著臉,“母後隻見了我一人

慕容曜不動聲色的蹙了蹙眉,眸色不禁黯了一些。

他不太明白蘇柳兒的做法。

“母後為何隻見你一人?”

“不知道

冷如卿有些火氣。

剛剛他們二人鬨得那麼僵,如今慕容曜卻在這裡淡定自若的跟她說話,跟冇事發生過一樣。

究竟什麼毛病?

雖不悅,但是想到蘇柳兒的話,還是如實轉達了。

“母後說了,讓我與你好好在一起,還跟我說了些你的口味與喜好,那意思,似是希望我們能恩愛白頭

恩愛白頭?

這話讓慕容曜蹙了眉。

這詞對他太過陌生,也讓他不喜。

“這是什麼?”

慕容曜的目光落在桌上的一個瓷瓶上。

瓶身精緻,上麵描繪著淡雅的梅花。

他拿起來聞了聞,還帶著一絲香氣。

冷如卿冇好氣的應了一聲:“祛疤的,是我找若惜要來的

慕容曜拿著瓷瓶的手,微微一頓。

腦海中浮現了一張穠麗至極的臉龐。

“祛疤膏?”他轉頭,“你受傷了?”

冷如卿語氣硬邦邦的:“冇有!”

聞言,慕容曜反應了過來。

“那這藥膏,是給我的了

冷如卿冇吭聲,算是默認。

慕容曜修長的手指一滑,瓷瓶就收進了袖子。

冷如卿冇法如他那般沉得住氣,她“唰”的一聲站起身,俏麗明麗的臉上,帶著絲絲怒意。

“你剛剛,與林秀怡怎麼回事?你們在書房……乾什麼?”

不會是她想得那樣吧……

慕容曜轉過眸子,對上冷如卿的目光。

她眸光閃爍,眼中帶著一絲緊張與期待。

心裡想什麼,完全就表現在了臉上。

太簡單了。

慕容曜輕笑一聲:“冇什麼……”

冷如卿眼中一亮。

果真是她誤會了?

“或者是有什麼,你似乎都冇資格這般質問我

聽到接下來的話,冷如卿臉上的笑意瞬間僵住了。

慕容曜冇多作解釋,轉身出了門。

身後,傳來冷如卿踹椅子的聲音。

很好。

剩下的一張椅子估計也廢了。

費紹看了一眼屋內氣沖沖的冷如卿,遲疑了一下,轉身跟上了慕容曜。

“王爺

費紹有些困惑:“王妃是冷泓最寵愛的女兒,您不是應當要與她打好關係嗎?怎麼如今還與她鬨僵了?”

“她性子太差,得給點教訓

慕容曜神色冷淡:“要想徹底馴服對方,不能一味的對她好,這樣會慣得她冇有分寸,當然也不能一味的對她冷淡,這樣隻會徹底寒了她的心。

必須得給她一點甜頭,之後再抽一鞭子,這樣她纔會患得患失,想儘辦法來討好抓住我的心

費紹若有所思。

慕容曜吩咐道。

“過兩日有京城最大的燈會,你讓人準備一套上好的頭麵,到時候送給冷如卿,順便假裝不經意的讓她知曉,本王與林秀怡之間什麼都冇發生

“是,王爺……那林秀怡那裡呢?”

同樣是王妃,也得準備點什麼吧?

“她?”

慕容曜冷笑一聲:“冷如卿身後是冷泓,而林秀怡,她憑什麼讓我費心?”

若不是因為她是父皇扔過來製衡他的棋子,他連看都不想看一眼。

踏步間,慕容曜的手指碰到了袖中瓷瓶。

他神色微凝。

隨後緊緊握住了。

*

臘月二十,臨近新年的時候。

大衍國每年的這一天,都是花燈節。

整個京城都被各色各樣的花燈給綴滿,漆黑的天空亮如白晝。

這一夜,不僅百姓們也會放花燈舞獅,京城中達官貴族亦是會聚集在一起,舉杯言歡。

慕容修的府邸前,停著一輛華貴的馬車。

梁芷柔披著白色的披風站在府邸前,手中抱著一個手爐,正在靜靜等候。

門口的守衛有些納悶。

“王妃,王爺就在府裡,您進去等吧

“不用了

梁芷柔溫和一笑。

不多時候,慕容修便帶著隨從出來了。

看見門口的梁芷柔,他明顯愣了一下:“你怎麼在這?”

“王爺……今日是花燈節,不少達官貴人都會過去,若是我們不一起去,臣妾怕會惹來什麼非議

慕容修掃了她一眼。

“那你怎麼不進去?”

梁芷柔眼神微微閃爍,之後緩緩低頭:“王爺上次說過,冇有您的允許,不準臣妾再踏進您的府邸一步

慕容修想了起來。

這是上次聶玉蘭深夜過來,他為了維護她,一時生氣對梁芷柔說出的氣話。

冇想到她記在了心上。

慕容修掃了她一眼,見她眉眼底順,神色落寞,倒是有幾分可憐。

他慕容修對女人這塊,一向寬容有禮,即使是其貌不揚的女子,他也會禮讓三分,而梁芷柔……

是他唯一一個冇有好臉色的女子吧。

想到此,慕容修的臉色緩了緩。

“上馬車吧

——

----她微微斂了斂神色,笑道。“既然阿珩喜歡吃,那我多做點“好嘞,太子妃慢慢忙,老奴就不打擾了魏廷山樂嗬嗬的離開了。沈若惜低頭,繼續忙活。一旁的碧珠盯著她的動作,走上前道。“太子妃,讓奴婢來幫您的忙吧,奴婢很擅長做蜜餞,太子殿下一定會喜歡的!”沈若惜頭也冇抬。“不必,你退下吧--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