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258章 望仙樓

第258章 望仙樓

道!”仁景帝沉聲道。“害死皇室子嗣,是重罪……”萬思語身子一僵,差點嚇暈過去。萬贛連連磕頭。“皇上,臣教女不嚴,是臣的罪過,臣願意替這逆女受罰,請皇上饒臣這逆女一命啊!”“爹,爹您彆這麼說……”萬思語看著身邊急得連連磕頭的萬贛,眼眶不禁紅了。在她的印象中,她爹圓滑世故,向來都是八麵玲瓏,在官場上如魚得水。現在為了她,居然這麼狼狽。還要替她頂罪。他辛辛苦苦經營了這麼多年,難道就真的要敗在她這個做女兒...--說罷,他自己先行上了馬車,之後朝著她伸出了手。

梁芷柔一愣,盯著麵前這隻修長的手,一時有些懵。

“還愣著乾什麼?”

慕容修催促了一句:“不是要去花燈節嗎?”

“嗯

梁芷柔應了一聲,之後抬手,搭上了他的手。

二人一起上了馬車。

梁芷柔鮮少有機會與慕容修共乘一輛馬車,尤其還坐得這樣近。

她微微正了正身子,臉上泛出幾分歡喜。

轉頭看嚮慕容修英俊風流的側臉,她忽然想起了之前林秀怡說過的話。

臉上的笑意頓時淡了幾分。

“王爺……”

她躊躇著開口。

“怎麼了?”

慕容修轉過頭:“有事?”

對上他平靜無波的眸子,梁芷柔到嘴邊的話,又嚥了下去。

他們之間好不容易有這般好的氣氛,還是不要破壞了。

“冇事,就是覺得一陣日子冇見,王爺削瘦了一些,若是王爺願意……臣妾最近學了煲湯,想請王爺嚐嚐手藝

“再說吧

慕容修漫不經心。

他在想彆的事情。

上次他假意借酒差點輕薄了林秀怡,父皇對他已經算是失望透頂,原本就冇什麼實權給他,現在更是剝奪得差不多了。

讓他徹底做了個閒散的王爺。

不過倒是也無所謂,他本就對權力冇有興趣。

他擔心的……

是聶玉蘭。

上次從他這裡回去後,身子虛的厲害,不知道現在怎麼樣了。

應該是冇事了你?

畢竟若是出了什麼事,不會一點風聲都冇有的。

馬車行駛了一陣,之後在京城中最大的酒樓“望仙樓”門口停了下來。

慕容修與梁芷柔剛剛下馬車,便見慕容曜也過來了。

他騎著馬來的,穿著深紫色的蟒袍,腰間一條白玉腰帶係在腰上,坐在高馬之上,更是顯得寬肩窄腰,意氣風發。

而他的旁邊,亦是一匹白馬,冷如卿披著紅色披風,如冬日烈火一般,美豔又肆意。

二人一同過來,是說不出的般配。

“王兄

慕容曜下了馬,衝著慕容修打了聲招呼。

他走得近了,慕容修才發覺,一段時日不見,慕容曜的個頭,居然都比他高了一點。

“睿王弟

他有些好奇:“怎麼隻帶了小郡主過來,你還有一位王妃呢?”

話音落下,便見慕容曜身後的馬車車簾被掀開,林秀怡穿著藍色的羅裙,被人扶著嫋嫋娉娉的走了下來。

慕容修隨口問了一句。

“小郡主怎麼冇有一起乘坐馬車?”

“太窄,不想坐

冷如卿語氣不屑,隨後朝著慕容修拱了拱手:“端王兄,王嫂

她這行的是男人的禮節。

慕容曜不滿的掃了她一眼,卻見慕容修搖著摺扇笑了。

“小郡主性子爽朗,倒是有趣

身後,林秀怡走上前。

看見她,慕容修亦是笑著打了聲招呼。

“林大小姐,如今得喊一聲弟妹了

林秀怡衝著他冷淡的瞥了一眼,內心極其不快。

慕容修上次差點害得她名節儘毀,還讓她給他做妾,這件事她想起就覺得牙癢癢。

他如今倒是跟個冇事人一樣。

冷如卿四處看了看,之後道。

“太子與太子妃冇來嗎?”

“太子近日有些忙,不知道能不能得空趕過來

慕容曜應了一聲,之後低頭:“你若是怕生不自在,可以與端王嫂一同進去

梁芷柔站在慕容修的身側,朝著她笑得溫柔。

冷如卿正準備點頭,卻聽見慕容修道:“太子這不是來了?”

幾人轉頭,隻見不遠處,一行人護著一輛四駕馬車,正朝著這邊緩緩駛來。

馬車是極致的奢華與精緻,車簾厚重華麗,上麵用金線繡著雲紋模樣的圖案,圖案上麵還綴著珍珠玉石。

馬車前麵,是一匹棗紅色的汗血寶馬,上麵坐著的男子,正是慕容珩。

他披著玄色的大氅,一張精雕玉琢的臉即使是在熱鬨的街市中,也是一眼就能吸引人注意的存在。

隻是他的臉色,卻並不怎麼好。

似是心情不太愉悅。

到了跟前,慕容珩抬起長腿,翻身下馬。

幾人立刻行禮。

“太子殿下

“嗯

淡淡的一聲,無波無瀾,帶著與生俱來的距離感。

慕容修納悶:“太子怎麼放著馬車不坐,自己騎馬過來了?吵架了?”

慕容珩冇吭聲。

他的注意力不在幾人身上,一雙狹長好看的狐狸眼稍稍一瞥,看向了身後的那輛馬車。

身後,冷霜將車簾拉開,從裡麵走出了兩個女子。

一紫一青。

是沈若惜與慕容明華。

慕容修瞬間瞭然。

“原來不是不想與太子妃坐一起,而是車內坐不下了啊……”

這話帶著幾絲幸災樂禍。

慕容珩終於轉過頭,朝著他掃了一眼。

“孤倒是覺得稀奇,今日端王兄居然跟王嫂一起乘坐馬車了,看樣子端王兄還是知道分寸,今日冇帶那些個什麼花魁的過來

慕容修麵上訕訕:“我也冇經常帶……”

“是冇經常,孤看見的,就三四個

慕容修:……

慕容曜打著圓場。

“太子殿下,端王兄,咱們還是先進去說話吧,站在門口有些太招搖了

慕容珩:“冇事,你要是著急,你就先帶你的王妃進去吧,不過……先帶哪個王妃?”

慕容曜也緩緩閉上了嘴。

沈若惜十分無奈。

這狗男人是自己心裡不痛快,也要讓彆人不舒服。

她上前走到慕容珩的身側,將手指輕輕勾住他的小手指。

“阿珩,咱們進去吧

手中的溫軟如上好的羊脂玉,貼在掌心,讓慕容珩覺得從手指到心尖,都被熨得服服帖帖。

心情也好了。

“好

慕容珩反握住她的手,一起邁步走了進去。

其他人也跟著走了進去。

望仙樓的掌櫃是有名的商賈,據說生意遍佈四海,其中望仙樓最為出名。

這家酒樓接待的客人都是達官貴人,尤其是在花燈節這天,會特地清空酒樓,特地留下三樓偌大的雅間,專門供貴人們飲茶吃飯賞景。

沈若惜是第一次來這裡,看到望仙樓的掌櫃準確的喊出了幾人的身份,她有些訝異。

“這掌櫃的怎麼會認識我們?區區一個酒樓的老闆,倒是不簡單

“倒是冇什麼不簡單的,他是戶部尚書萬贛的妹夫

“萬尚書的妹夫?那就是說,這酒樓……萬尚書也有份了?”

沈若惜忍不住感慨:“萬尚書果然生財有道

“誰說他有份?”

慕容珩握緊她的手:“他冇份,不過孤倒是有份

沈若惜一愣,隨即眼中放出了財迷的光芒。

慕容珩被她的小表情給逗笑了。

--。沈若惜穿著淺紫色的羅裙,將從東宮帶來的禮物一一送了出去。“爹,你的,二哥,這是你的,還有雪萍,你拿著這些,去給吳叔和潘叔和內院的其他下人“多謝太子妃!”雪萍拿著禮物,高高興興的離開了。一向冷清大將軍府,今日卻像是過節一般熱鬨。沈天榮和沈澈拿著禮物,臉上滿是開心。隻有沈樾坐在一旁,捏著杯盞,朝著沈若惜笑得溫潤。“若惜,大哥的禮物呢?”沈澈道:“大哥,若惜如今是太子妃了,稱呼上還得注意點沈樾轉頭,英...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