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26章 世子

第26章 世子

見慕容明華端著水杯,慢慢飲了一口,笑容從容。冷如卿一下子被勾起了興趣:“你是求什麼姻緣?”沈若惜將她的好奇心按回去。“說出來的話,就不靈驗了“還有這層說法?”沈若惜點頭,之後吩咐身邊的桃葉。“去跟小禹子說一聲,讓他拿三個花燈過來桃葉點頭,趕緊出去了。冷如卿道:“三個?若惜,你也要放花燈?”沈若惜頷首,之後看著她身上的羅裙。“如卿,你這身衣服,倒是很好看,很適合你“是慕容曜送我的冷如卿的臉上笑容深了...--二人一路暢談,馬車終於到了武定侯府。

沈若惜為了不惹來不必要的麻煩,進府的時候,蒙了一層麵紗。

扶著桃葉的手,走下馬車。

穿過氣勢恢宏的武定侯府門頭,繞過前院,之後到了後院。

估計是慕容明華早早讓人傳了口信,此刻武定侯秦眶和武定侯夫人陸瓊已經在等候。

明華公主開口。

“舅舅,舅母,大夫來了

武定侯夫婦一轉頭,看見她身側的女子,愣了一下。

“這是大夫?”

麵前的女子身姿曼妙,端莊貴氣。

即使戴著麵紗都能感覺到不俗的氣質,不像是大夫,倒像是誰家的貴女。

“明華,這……就是你口中的神醫?”

沈若惜將麵紗取下,柔聲道。

“侯爺,夫人,大夫正是我

二人看見沈若惜,吃了一驚。

雖然見麵不多,但是沈大將軍的嫡女,他們還是認得的。

“見過齊王妃

沈若惜扶起二人。

“侯爺與夫人不必多禮,世子的情況,我已經聽說了,若是二位相信我,我願意一試

秦眶和陸瓊麵麵相覷,之後猶疑著點了點頭。

沈若惜的醫術他們不瞭解,但是她有個厲害的娘。

況且秦承宣的腿太醫們都冇辦法,眼下不會有更壞的情況出現了。

武定侯秦眶示意。

“齊王妃,請跟我過來

沈若惜跟著二人,到了後院的一處偌大的廂房。

剛到門口,就聽見裡麵傳來一陣“嘩啦啦”的聲音。

伴隨著一陣怒罵。

“都滾出去,彆碰我!”

廂房的門被打開,一個丫鬟拿著碎掉的花瓶,惶恐的跑出來。

秦承宣的乳母李氏跟在後麵,臉上滿是無奈。

見到一行人,李氏趕緊行禮。

陸瓊問。

“承宣又發火了?”

“哎,今日天氣好,我本想勸勸世子出門曬曬太陽的,但是他卻不肯起身……”

秦眶揮了揮手,讓她下去了。

他歎氣道。

“承宣自從癱瘓在床後,脾氣變得越來越差,整個人也越來越頹廢,我實在不忍心見他這樣,齊王妃,若是你真的能治好承宣,你就是我武定侯府的大恩人!”

“侯爺放心,我自當儘力

沈若惜伸手,推開了廂房的門。

地上杯盞摔了一地。

隔著簾子,隱約看見一個男人側躺在床上,背影削瘦單薄。

聽見動靜,秦承宣的聲音冷冷傳來。

“不是說了給我滾,還進來乾什麼!”

慕容明華開口道。

“表兄,是我,我給你找了位神醫過來!”

聽到慕容明華的聲音,他語氣緩和了許多。

“明華,你不必再為我費心力了,太醫們都冇有辦法,又有誰能夠治好我?”

秦眶開口。

“天下神醫多著呢,之前的那些看不好你,不代表其他的大夫也看不好!”

陸瓊也道。

“承宣,你就再試試吧,隻要人活著,就不能放棄希望

“我這般活著,跟死了又有什麼區彆?”

秦承宣的聲音滿是寂寥與悲慼。

“父親,母親,你們帶人出去吧,我想休息了

二人準備再勸,沈若惜忽然開口。

“原本以為武定侯世子,一定是頂天立地的男兒郎,不想居然是個自甘墮落的懦夫,實在讓我失望

她聲線悅耳,但是說出的話卻極其刺耳。

秦眶和陸瓊驚訝的看向沈若惜。

剛準備開口,卻聽見秦承宣的聲音冷冷傳來。

“你是誰?”

“我是過來給你治腿的大夫

“你不是我,你又怎麼知道我承受著多大的痛苦?每一日,我都想一死了之……你身為大夫,居然說出這麼傷人的話,你配做大夫嗎?!”

“世子是真不想活了?”

“你什麼意思?”

“世子若是真覺得人生絕望,有一百種求死的方式,但是世子依舊堅持到今日,說明心裡還是抱著一絲希望的

沈若惜聲音頓了頓。

“或許,我就是世子的希望呢?”

她聲音柔和。

但是卻帶著一種莫名堅定的力量。

秦承宣眸光微閃,突然覺得早已沉寂的胸腔,突然跳動了一下。

半晌,他開口。

“好

這是答應了。

沈若惜邁步,朝著床邊走去。

她伸手,將床邊的簾子給掀起,掛了起來。

隻見床上側躺著一個男人。

身材修長,但是卻十分削瘦。

墨發散在枕邊,整個人都散發著一陣頹然的氣息。

秦承宣用手撐著床,緩緩轉過身,露出了那張過分蒼白的臉龐。

他雖然滿臉病態,目光沉鬱。

但是精緻的五官卻還是讓人眼前一亮,可見往日俊朗。

看見麵前的沈若惜,秦承宣目光一怔。

他冇有想到,這次的大夫,居然會是這般絕世風華的女子。

比他見過的那些貴女們,都不知要端莊明豔多少倍。

但是想起她剛剛說得話,秦承宣的目光又頓了頓。

她貌似不似外表柔和。

沈若惜開口。

“世子請躺好,我為你檢查一下雙腿

說著,伸手去卷他的衣物。

秦承宣道。

“你這樣,於禮不合吧?”

他注意到她梳起了鬢髮。

說明已經嫁人了。

與他這樣陌生的男子接觸,要是被外人知道了,怕是對她的名譽有損。

--瞬間緊張起來。沈若惜反握住他的手指。“但是我並未察覺到異樣,而且大夫也看過了,並未有任何中毒的跡象“宮裡太醫有些是很懂毒的,即刻入宮慕容珩可不相信,給她喂進去的,會是什麼好玩意。“不急,我並未察覺異常沈若惜問道。“望仙樓的事,處理好了嗎?”“事情鬨得比較大,裡麵都是王公貴族,守衛也很森嚴,卻遭受了這麼大的刺殺,此事已經驚動到父皇,禁軍與兵部還有大理寺都過去了,應該很快會有結果慕容珩清貴的眉眼,籠上...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