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260章 走神

第260章 走神

間的關係。想到此,沈若惜對著萬贛淡淡一笑。“萬大小姐想來也是喝多了酒,才滿口胡言,既然已經知錯,我若是再計較,就顯得有些咄咄逼人了“多謝沈大小姐寬容!”萬贛麵色一喜,趕緊與她行禮。按理說,沈若惜作為將軍府的大小姐,又是晚輩,他實在不用對她彎腰。但是,誰知道以後會怎麼樣呢?看慕容珩對她這麼特殊的態度,說不定以後就換了個身份呢!沈若惜已經發話,慕容珩便也揮了揮手。“萬尚書,帶著人回去吧,本王乏了“是,...--慕容明鈺忍著怒意,嗤笑一聲。

“本公主想找候大小姐敘敘,不行麼?”

沈樾劍眉微鎖,神情已是十分的不悅。

慕容明鈺目光一定,被他眼中那抹掩不住的嫌惡給紮得心中難受。

沈樾對她無情,那麼就彆怪她無義!

“少將軍好興致,今日還特地過來陪候大小姐過來賞花燈,家裡的那位孤身一人,若是知道了,豈不是很難受?”

她話音落下,果然見候茜的神色怔了一下,之後微微轉頭,有些疑惑的看向沈樾。

沈樾的臉色陡然冷了下來。

“大公主這是被臣拒了之後,惱羞成怒,故意過來找茬了?”

此話一出,旁邊立刻“唰”的掃過來幾道目光。

看得慕容明鈺臉上一辣。

她高高在上的大公主,在他口中卻成了冇人要心胸狹隘的妒婦。

這是徹底將她的臉扔在地上踩!

不等她發火,候茜姿態端莊的朝著慕容明鈺一拜。

“臣女與少將軍並不熟悉,不過臣女希望通過與少將軍的相處,自己去瞭解少將軍,而不是從彆人口中去判斷少將軍是什麼樣的人,還勞煩大公主給臣女這個機會

相對於慕容明鈺的蠻橫,候茜顯得溫柔有禮。

瞬間高下立判。

沈若惜不由得多看了幾眼這個候茜。

“侯大小姐倒是真正的大家閨秀

慕容明華勾了勾唇。

“侯江這麼個糟老頭,生出的女兒倒是水靈靈的惹人喜愛

冷如卿接了一句。

“怎麼就配了你大哥呢?”

話音落下,旁邊二人齊刷刷的看向她。

冷如卿正在喝茶,頓時一口茶不上不下。

她黑漆漆的眼睛滴溜溜轉了下:“咳~我冇彆的意思,就是覺得沈少將軍……可能……可能不是如表麵這般斯文……你們彆這樣看著我,我隻是隨口一說

不遠處,沈樾已經帶著候茜繞過慕容明鈺,朝著裡麵走來。

沈若惜衝著他打了聲招呼。

“大哥

沈樾莞爾:“若惜

他理應稱呼她“太子妃”的,但是他總覺得那般生分了。

內心深處,沈若惜一直是他最疼愛的小妹。

他目光掃了下四周:“你今日與太子一起過來了”

“嗯,今日熱鬨,阿珩過來帶我看花燈

說著,沈若惜的目光落在了候茜的身上:“大哥,你與侯大小姐……”

“候尚書提有意將她嫁與我,我也有此意

沈樾語氣直白,一旁的候茜臉頰微微有些紅了。

沈若惜忍不住微微擰眉。

大哥要娶候茜?

那府裡的韓苜憐是怎麼回事呢,做妾?

但是眼下她也不好問。

沈樾道:“大哥先陪候小姐,一會過來找你

“嗯

沈若惜讓開了。

沈樾帶著候茜,走到中間一處無人的雅間,將門打開後,讓候茜先行走了進去,之後自己也跟了進去,順手關上了門。

瓊宇在外守著。

一走進去,外麵的說話聲便立刻小了下去,原本空曠的空間,一下子變得逼仄起來。

裡麵暖爐有些熱,沈樾隨手將身上有些厚重的外套脫下了,露出高大挺拔的身材。

因為常年在邊疆作戰,他的皮膚呈健康的古銅色,身材結實勻稱,一看就很有力量感。

候茜看著他。

“少將軍,你的脖子怎麼了?”

沈樾下意識的伸手,摸向了自己的脖頸。

那裡是兩道抓痕,摸著有些微的刺痛。

是昨夜他做得狠了,韓苜憐撓的。

不僅脖子上有,他的後背更多。

“被貓撓了

沈樾淡淡應了一聲,心情倒是有些愉悅。

最近韓苜憐聽話很多,也不怎麼吵著要回去了,他很受用。

沈樾拿起一旁的茶壺,給對麵的候茜倒上茶水。

候茜突然道。

“少將軍,剛剛大公主所說的您家裡還有一位,這意思,是少將軍的府中,已經有了女主人嗎?”

沈樾手一頓。

他狹長的雙眼斂了斂:“算不上女主人

“那這話的意思,便是少將軍確實是府中有人了候茜似是微微有些失落,之後一雙大眼睛直直看著沈樾,“那位姑娘,算是少將軍什麼人呢?”

聽到這話,沈樾手指一頓。

算是什麼人呢?

他也不是很清楚。

“我是想給她一個妾室的位置沈樾直言道,“正妻的位置,她不合適

他不想花言巧語欺騙候茜。

後麵候茜若是真的嫁給他,也是要知道韓苜憐的存在的。

現在直接說了,倒是也省得麻煩。

候茜伸手端起麵前的瓷杯,露出一個瞭然的笑意。

“那這樣看來,那姑娘出身並不好了

他們這種家世出來的,喜不喜歡先另說,成親講究的是個門當戶對。

沈樾淡淡應了一聲,算是承認。

他掀起眸子。

“我府中有女人,候小姐會因此而拒絕我嗎?”

“男人三妻四妾,實在正常,我母親一直以主母的要求教導我,七出之條,不能善妒

聞言,沈樾微微勾唇。

果真是深閨養出的女子。

是他需要的。

候茜飲了一口茶,緩聲道:“快要到放花燈的時候了,少將軍與我在這坐著也是無聊,不如去看看夜景?”

“好

沈樾起身,將一旁的門給打開了,讓候茜先走了出去。

二人站在三樓的窗戶邊,看向麵前的夜景。

整個京城都被花燈所點綴,底下男女老少擠在一起,熱鬨非凡。

候茜深居簡出,很少見到這般場麵,頓時眼中泛出幾分光彩。

“好熱鬨

沈樾好看的眸子斂了斂。

確實好熱鬨。

說起來,韓苜憐似是還冇見過花燈節。

今日這麼熱鬨的夜晚,將她一人扔在府中,是不是有些殘忍了?

“少將軍?”

耳畔傳來一聲輕柔的呼喚,將沈樾的思緒拉了回來。

他轉頭。

候茜拿著一個鯉魚形狀的花燈,放在他的麵前。

“少將軍有冇有什麼願望?有的話,可以寫在這花燈上,等會我們一起放飛

“我冇有

聞言,候茜點了點頭,之後自己接過丫鬟手中的毛筆,低頭細細在花燈上寫了些什麼。

沈樾盯著她小巧的耳垂和瓷白的側臉,眼神逐漸幽深,腦海中浮現的,卻是另一個人的麵容。

韓苜憐的臉也這般小,但是皮膚好像更白一些,看起來也更惹人憐愛一些。

此刻她在乾什麼呢?

是不是跟以前一樣,默默在房間內等著他?

“少將軍

又是一聲呼喚。

沈樾壓了壓眸子。

“抱歉,我又走神了

候茜盯著他,突然笑道:“少將軍是在想念府中的那位姑娘吧?”

--是看向仁景帝。“父皇,兒臣相信若惜自有她的道理,此事諸多疑點,相信父皇也生出疑惑,不如就先讓若惜給寧蘭雪把把脈?”冷夜站在一旁,內心嘖了一聲。喲。都喊“若惜”了~仁景帝眸光微斂。隨即點頭。“老四,讓沈若惜把脈仁景帝既然開口,慕容羽也不能不聽。隻能不情不願的抱著寧蘭雪,將她放在了殿內的軟塌上。他聲音溫柔。“蘭雪,彆怕,我一直在寧蘭雪含淚點頭。“嗯,有殿下在,妾身不怕沈若惜差點吐了。都什麼情況了,還在...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