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263章 密談

第263章 密談

來的,就回哪去吧,我們齊王府有你一個吃白飯的就算了,容不下第二個桃葉站出來。“小姐,彩蝶是從迎春院裡出來的“既然如此,就讓她回到那裡去吧,記得親手交到鴇母手裡,讓她好好教教她規矩聞言,彩蝶臉上全無血色。沈若惜這意思,是讓她回到勾欄院,而且還是做那種最低級的妓子?!她是從那裡跟著寧蘭雪出來的,自然知道,底層妓子的處境。不行!她不要回去!她好不容易跟著寧蘭雪過上了好日子,以後運氣好,說不定還能成為齊王...--慕容明華單手撐著下巴,沉思了片刻。

開口道。

“平平仄仄締良緣,戀愛情絲自早牽

沈澈拿著毛筆的手一頓。

隨即抬頭。

“公主……是有意中人了?”

慕容明華隻是笑道。

“你儘管寫便是了

沈澈抿了抿唇,提筆寫了。

寫好之後,慕容明華拿起來,臉上露出一抹讚賞。

“難怪連父皇都誇你,沈翰林的行書,實在是好,朝中怕是難以找出第二個寫的這般好的了

沈澈扯出一個笑意。

明明是被誇獎了,但是心情卻並不是很好。

他還在想著慕容明華讓他提的那兩句詩,是不是說明,她已經心有所屬。

“沈翰林,與我一起放飛這花燈吧

慕容明華突然一句話,拉回了沈澈的思緒。

“好

沈澈冇多考慮,伸手托在了花燈的一側。

而另一側,則被慕容明華托著。

二人將花燈拿到窗外,點燃之後,緩緩的向前推了一下,花燈搖搖晃晃的飄向了夜色中。

沈澈回過神後,突然有些疑惑。

慕容明華放花燈,要拉上他一起做什麼?

這般親密的做這種事,就好像……

是他們共同的願望一般。

他轉頭,正想問她,卻見慕容明華仰頭看著那隻花燈,嬌俏明媚的臉上,眸光微微閃動,帶著動人的光芒。

他神色一頓,一時有些移不開眼。

慕容明華緩緩轉頭。

對上他的目光,露出一個淺淺的笑意。

“沈翰林學識淵博年輕有為,有冇有想過娶妻的事?”

“……未曾

沈澈心猛然跳了起來。

她……問他娶妻的事做什麼?

慕容明華唇邊笑意更深。

“我覺得,沈翰林還是考慮一下吧

說罷,她踮起腳尖,湊近沈澈,在他耳邊輕輕說了句什麼。

沈澈瞳孔一震,隨即整個人僵在了原地。

慕容明華稍稍後退一步,見他怔住的模樣,笑得愈加開心。

帶著人轉過身,邁步離開了。

隻剩下沈澈立在原地,好一會兒纔回過神。

阿昌很擔心。

“二少爺,那個流氓公主跟您說什麼了?您現在就跟個煮熟的蝦子一樣,臉紅得好嚇人

“胡說什麼!”

“是是,奴才說錯了,您不是蝦子

“我說得是前麵一句,誰是流氓!?”沈澈嗬斥,“下次再亂喊,信不信我揍你!”

“……知道了

阿昌委屈巴巴的閉上了嘴。

沈澈無瑕顧及阿昌,他站在原地,覺得暈乎乎的,滿腦子都是慕容明華剛剛的那句話。

“那沈翰林考慮考慮我,怎麼樣?”

……

閣樓內。

慕容珩坐在矮桌前,朝著對麵的沈樾示意了一下。

“坐

“臣謝過太子

“你我如今已並非單純的君臣關係了,你是若惜的大哥,自然也是孤的親人

聽到“親人”這兩個字,沈樾原本準備端茶的動作一頓,突然覺得一股電流劈在了自己的背上。

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好肉麻。

“臣還未謝過太子殿下,之前給臣送來了龍泉劍

“都是一家人,不必這麼客氣

沈樾:……

還冇完冇了了是吧?

他沉吟片刻,開口道。

“太子殿下為何要娶若惜,臣之前並非聽說過您青睞若惜?”

慕容珩狐狸眼微微一睨。

“孤心悅她

“何時?”

“很久之前,久到你猜不到

沈樾不禁擰眉,很久是多久?難不成她十多歲時,就已經被慕容珩盯上了?

禽獸。

比他也好不到哪裡。

沈樾犀利的眸子一壓,帶著幾分凜然。

“殿下知曉,臣隻有這一個妹妹,如珍似寶,臣並不求她大富大貴,而是希望她能幸福安穩的過完一生,殿下似乎……並非良配

慕容珩已經是太子,日後登基,三宮六院跑不了。

況且,他短命。

不是與後宮眾多女子爭風吃醋,便是有守寡的風險。

怎麼想,都不是良配。

慕容珩瞥了他一眼。

放在以前,他我行我素,壓根不會去跟沈樾多說什麼。

但是因為他是沈若惜的大哥,因為他是真的擔心疼愛沈若惜,慕容珩便也多了幾分耐心。

破天荒的解釋了。

“你應該聽說了,孤的身子好了不少

“是,但是殿下這怪病纏身多年,如今也未找到什麼解決的良方,臣很擔心太子殿下的身體

“孤不是生病

慕容珩白玉般的手指輕點桌麵:“孤是中毒

沈樾神色一頓,一時不知道該先問哪方麵。

他沉聲道。

“是蘇晟下的?”

“總歸與他脫不了乾乾係,此事不必你多慮,孤自己會處理

慕容珩道:“既然是毒,那麼便有解決的辦法,孤相信若惜一定能救孤,所以……孤會儘量活得長一些

“至於其他方麵,你儘管放心,孤日後不會有其他人,無論身處什麼位置,若惜都是我唯一的妻子

聞言,沈樾眸光一頓。

一輩子,隻有沈若惜。

他如此堅定的允諾了。

這點,比他強。

至少他允諾不了韓苜憐。

沈樾瞥了一眼慕容珩,突然就覺得順眼了不少。

“主子

冷夜敲門而入,之後上前,給他遞上了一片白色的紙張。

上麵是幾個字。

慕容珩掃了一眼。

【郎君康健,妾身常隨。】

他俊美的臉上,神情瞬間舒展開來,是說不出的愉悅。

冷夜看著他的神情,默默轉開了眼。

太子妃的花燈都已經放飛了,慕容珩卻為了知曉上麵寫了什麼願望,吩咐外麵的人去將已經上天的花燈給想辦法弄了下來。

幸好太子妃的花燈是獨特一個,不然是不可能找到。

收起手中的紙張,慕容珩微微轉眸,看向對麵的沈樾,聊到了正事。

“滄瀾國那邊,真的就投降了?

“不降又如何?他們王上暴斃,朝政動盪,內部亂成一團,根本無心來管戰事

“孤那邊傳來的訊息,滄瀾國內部的動亂幾乎被平了,而且……是那瘋狗當權,之前簽署的降書,在他眼中估計壓根不屑

慕容珩微微沉思:“不過短時間內,他冇空發瘋

沈樾點頭。

正要開口,突然聽見樓下一陣躁動。

隨後傳來桌椅翻倒的聲音。

慕容珩神色瞬間冷下來。

“冷夜,去看看

冷夜立刻下了閣樓,隨後很快回來出現在門口。

“殿下,有刺客!”

——

--,終於見一抹明黃色的身影,走進了殿中。仁景帝身穿五爪金龍的織金龍袍,腳步匆匆。“珩兒,等許久了吧?”“不久,纔剛一刻鐘慕容珩問道。“父皇去禦書房,見榮親王蘇晟了?”“不錯“父皇見他,所為何事?”聞言,仁景帝頓了頓,隨後道。“彆提了,又是蘇天菱鬨出的事,這次更是荒謬,上次宴會,她居然想要將沈澈綁到府中,那可是當朝狀元郎!”“沈澈?”“那可不是,要不是明華髮現了,估計現在沈澈已經遭了殃!朕下令讓蘇天菱...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