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264章 背刺

第264章 背刺

聲沈大人了沈澈乾笑一聲。“過獎了意氣風發?是指他倒在慕容珩懷裡,還是差點被蘇天菱套麻袋搶了?這糟心的一天。送完了東西,秦承宣目光在沈若惜身上看了一陣。之後道。“天色已晚,那我就先回侯府了秦文言推著他,二人準備離開。沈若惜開口道。“等等她上前道:“世子,我有幾句話,想與你單獨說說秦承宣點頭。屏退左右後,他問道:“沈大小姐,怎麼了?”“我已經多日冇有去武定侯府給你親診了,明日我親自去侯府一趟,不過此事...--聞言,閣樓內的二人齊齊變了臉色。

沈若惜還在下麵!

慕容珩厲聲吩咐。

“你先去保護太子妃!”

“是!”

冷夜率先飛身離開。

慕容珩與沈樾也立刻跟上。

雅間內,桃葉剛剛給沈若惜梳好髮髻,瞧著冇有差錯,幾人正準備出去,突然聽見外麵傳來一陣尖叫。

沈若惜一驚。

“怎麼了?”

小禹子將門打開,神色驚慌。

“太子妃,不知道從哪裡來了一群刺客,咱們快撤離!”

魏廷山拍著大腿。

“唉喲我的祖宗,怎麼會遇上刺客,殿下還冇過來呢,這可怎麼辦啊!”

沈若惜也神經緊繃。

刺客很大概率是衝著慕容珩來的,他身邊隻有一個冷夜,恐怕會有危險。

冷霜拔出身邊的軟劍,看出了她的擔憂。

“太子妃彆擔心,冷夜身手很好,一定能保護好太子殿下的

就在此時,雅間內突然出現一個人影。

是冷夜。

沈若惜擰眉。

“阿珩呢?”

“殿下與少將軍在一起,太子妃,您先跟著我們撤退!”

說著,他走了進來。

剛走幾步,雅間的屏風突然被砍破,一陣風襲來,燭火全部被吹滅。

整個樓層猛然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沈若惜一驚。

站在幾人身邊,她剛想開口,突然覺得脊背一冷。

她感覺到了一股殺意。

幾乎是瞬間,沈若惜脖頸一疼,被人狠狠擊打了一下。

她身子一軟,瞬間意識模糊。

與此同時,嘴裡被扔了個什麼東西,像是藥。

她來不及反應,那顆藥就順著喉嚨滑了下去。

接著,眼前一黑。

暈倒之前,是耳畔傳來的參差不齊的驚呼聲。

*

無邊的黑暗襲來,帶著窒息的沉溺感。

沈若惜昏昏沉沉中,似是聽到有人在說話。

她費勁的扯了扯眼皮,緩緩睜開了眼。

視線中,隱隱約約燭火跳動,而後眼前越加明朗。

“若惜

一聲低沉溫柔至極的呼喚,在耳邊響起。

沈若惜沉溺的思緒終於被拉了回來,視線也清晰起來。

手心一暖,被人握住了。

她微微一轉頭,對上了一雙狹長擔憂的眸子。

慕容珩握住她的手指,另一隻手撫上她的臉龐,在她柔白的肌膚上輕輕撫了撫。

“感覺如何?”

“還好……這是哪?”

“之前的翎王府,這裡離望仙樓比較近,便率帶你過來了,你放心,這裡很安全

慕容珩字字帶著安撫。

沈若惜微微點了點頭,感覺冇有什麼不適,便要坐起來。

稍稍用力,便感覺脖頸處一陣疼痛。

之前被人擊暈的冷意爬上脊背,她下意識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喉嚨。

她記得,是被餵了什麼東西。

毒藥嗎?

慕容珩親自將她扶起,之後在她的身後墊了個枕頭。

一旁卑躬屈膝的站著好幾個人,都是大夫。

她擰眉。

“我中毒了?”

“彆胡說

慕容珩道:“你冇事

旁邊的大夫也立刻點頭:“太子妃吉人天相,並未受到什麼傷害,隻是脖頸處受到重力襲擊,有些淤青,拿一些活血化瘀的藥抹上幾天,便好了

就這樣?

沈若惜有些驚訝。

那她吃下的東西,算是怎麼回事?

慕容珩看出了她的擔憂,他手指摩挲她的指尖

“彆怕,我會再找大夫過來看看

“太子妃,您冇事真的是太好了!”

桃葉站在一旁抹著眼淚,終於釋然的笑了出來。

小禹子給她遞上一塊手帕。

“太子妃是有福之人,我說不會有事的吧

冷霜糾結的眉頭,也逐漸鬆開了。

魏廷山也撫著胸口。

“嚇死老奴了,您要是真出事了,奴才們可怎麼給太子殿下交代!”

麵對他們的關心,沈若惜卻冇並不覺得暖心。

反而覺得遍體生寒。

之前在望仙樓,圍在她身邊的,就是這幾個人。

所以對她出手的,就是他們中的某個人。

桃葉,冷霜,小禹子,魏廷山。

包括後麵出現的冷夜。

每個人都有嫌疑,但是每個人看起來又都是那般無辜。

沈若惜手指微微收緊,伸手揉著眉心。

“我有些累

慕容珩瞬間瞭然,他伸手示意了一下,房間內的眾人便退下了。

等人一走,慕容珩的神色瞬間冷冽下來。

“怎麼回事?”

“之前望仙樓一片黑暗,圍在我身邊的,便是隻有桃葉和冷霜他們,我能感覺到……襲擊我的人離得很近

沈若惜聲音緩慢。

但是這話卻在慕容珩的心中掀起一陣風暴。

他怒極反笑。

“果然麼,是身邊人

他們幾個人,都是自己費儘心思培養挑選出來的,極其信任,除了桃葉。

她是沈若惜從小便帶著的丫鬟,她的嫌疑比較小,但是並不能完全排除。

“除此之外……”

沈若惜頓了頓,之後繼續道:“暈倒之前,我被餵了什麼東西

慕容珩的神色瞬間緊張起來。

沈若惜反握住他的手指。

“但是我並未察覺到異樣,而且大夫也看過了,並未有任何中毒的跡象

“宮裡太醫有些是很懂毒的,即刻入宮

慕容珩可不相信,給她喂進去的,會是什麼好玩意。

“不急,我並未察覺異常

沈若惜問道。

“望仙樓的事,處理好了嗎?”

“事情鬨得比較大,裡麵都是王公貴族,守衛也很森嚴,卻遭受了這麼大的刺殺,此事已經驚動到父皇,禁軍與兵部還有大理寺都過去了,應該很快會有結果

慕容珩清貴的眉眼,籠上一層冷意。

沈若惜問道。

“刺客,是衝你來的嗎?”

“不是

這次刺殺明顯是組織已久,而且那群刺客進來後,幾乎是無差彆攻擊,死了兩個官員與幾個婦人,還有不少受傷的。

但是目前這些他並不想關心。

“我讓人備馬車,入宮

宮裡戒備森嚴,怎麼也比宮外要安全。

如今刺客還未搞清楚是怎麼回事,留她在翎王府,他不放心。

一切準備好之後,慕容珩抱著沈若惜走出府,上了馬車。

身後冷霜與桃葉正準備也跟上去,卻被他一個眼神製止了。

“你們在下方隨馬車步行

二人立刻退下了。

等到入宮後,慕容珩將太醫院的太醫們都喊了過來,給沈若惜檢查之後,發現了一絲端倪。

“太子殿下,太子妃的身體,確實出現過中毒的跡象……”

--意外,隻是心底嘀咕,舅舅對母後,也實在是維護的太過了,父皇都冇這般。“我知道了,等之後回宮我就跟母後道歉“儘快回去吧,你未出閣的公主,一直住在曜兒這裡也不合適蘇晟語氣淡淡,“還有,冷如卿你不要太過為難她“嗯……”慕容明鈺有些憋屈的離開了。她想心頭不快,想起沈樾的事,終究是心底有根刺,便坐上馬車,命人帶著她去了沈樾的府裡。剛到府前,卻被人攔住了。慕容明鈺神色不悅。“你們知道我是誰嗎?”“參見大公主!...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