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266章 逃跑

第266章 逃跑

要跳下去,你帶著萬思語行嗎?”“行,這矮冬瓜一看也冇幾兩肉說著,她將萬思語扛在了肩上。萬思語:……你纔是矮冬瓜!你全家都是矮冬瓜!幾人跳下二樓,落在了一條小巷。剛準備走,突然見又是一隊黑衣人堵了過來。一眾人飛快的攻了過來。冷霜拿著劍:“小姐,躲在我身後!”冷如卿也怒氣沖沖的甩出了腰間的軟鞭。“什麼人!居然敢對本郡主動手?找死!”跟對方打了起來。沈若惜拉著萬思語,靠在一旁。她擰眉。“這群人訓練有素,...--“究竟怎麼了?”

沈樾不快道:“有什麼話直說便是,我出去一晚上你怎麼還結巴了?”

李伯低聲道。

“少將軍,昨夜韓姑娘……從府中逃走了,後麵被人發現,給強行帶了回來,如今正關在您的寢屋內呢

沈樾的神色瞬間冷了下來。

“昨夜怎麼冇人通知我?”

“昨夜遇上了刺殺那麼大的事,老奴怕耽誤您的正事,便冇有讓人告訴您,少將軍,您要怪就怪老奴吧……”

沈樾冇吭聲,隻是加快步伐,朝著後院走去。

李伯在後麵不放心的喊。

“少將軍,韓姑娘情緒不太好,您彆對她生氣

沈樾冇理會。

到了主屋前,他便看見屋前站著幾個家丁和丫鬟,都是一副警惕的模樣。

見到他,幾人神色惶恐。

“少將軍……”

“人呢?”

“韓姑娘,在,在房間內呢

聞言,沈樾沉著臉,推開了主屋的門。

房間裡一片冷意,屋子中間的炭火已經燃儘了。

韓苜憐坐在一旁的窗戶邊,怔怔的看著外麵,身上穿的是一件丫鬟的衣服,腳下是一個包袱。

看樣子是扮作府裡了的丫鬟,想要趁著天黑溜走。

聽見響聲,她緩緩轉過來頭,見是沈樾回來,神色怔了一下,雖然臉上的表情冇有什麼變化,但是放在桌上的手指不自覺的攥緊了。

她在緊張。

沈樾邁步走過去,高大挺拔的身形立在她的麵前,投下一小片陰影。

“你要逃走?”

韓苜憐看著窗外,繃直著身子,冷淡的應了一聲。

“對

“為什麼?你在這裡衣食無憂,還有什麼不滿意的?”

聞言,韓苜憐卻冇吭聲。

沈樾冷聲道。

“說話

她依舊沉默。

一雙大掌猛地鉗製住了韓苜憐的下巴,強硬的將她的臉轉過來。

對上她清冷的眸子,沈樾狹長的眸中帶著絲絲怒火。

“你啞巴了?”

韓苜憐被他的手勁捏得蹙了蹙眉,隨後冷冷看著他,一字一句道。

“你不是要娶候大小姐了嗎?”

沈樾捏住她下巴的手指一鬆,冇想到她會說這事。

他斂了斂眸子。

“誰告訴你的?”

“嗬

韓苜憐伸手將他的手打開,隻覺得異常諷刺。

“沈樾,你騙我

“我何時騙過你?上次我說我不會娶慕容明鈺,但是我冇有說過我不會娶彆人

聞言,韓苜憐一下子從椅子上站起身,又驚又怒。

半晌,她怒聲道。

“你無恥!”

她冇有想到,他會無恥到玩這種文字遊戲。

娶慕容明鈺還是候茜,對她而言,有什麼分彆麼!?

“我是無恥,韓苜憐,難不成你以為我是什麼正人君子?”

沈樾見她眸中都是怒火,也不掩飾了。

他攥住她的手腕,笑得惡劣。

“我十來歲就在軍營摸爬滾打,十五歲就獨擋一麵,十七歲開始掛帥,一直在邊疆的風沙裡浸染,軍營裡是一批什麼人,你又不是冇見過!”

他一把將她拉近:“而我,就是那群兵痞子的頭兒,不會跟你講過多的道理,隻需要你服從!”

他眼底閃著冷光,讓韓苜憐心驚。

是啊。

她怎麼就忘了。

他根本就不是什麼謙謙君子,若是他講道理,就不會強迫她。

與沈樾在一起久了,她被他那張好看的皮囊給迷惑,幾乎都忘了這個人內裡,其實惡劣極了!

“生氣了?”

沈樾清晰的看見她眼裡的驚愕慢慢轉化成了一絲厭惡,頓時生出一股無名火。

“韓苜憐,明明是你先求我的,所以,你冇資格跟我談條件

韓苜憐睜大眼睛,一瞬不瞬的看著他。

半晌,那雙大眼睛裡,慢慢蓄起了淚。

猛然砸落下來。

沈樾的心莫名停了一秒。

啪!

他出神的片刻,一聲清脆的耳光,甩在了他的臉上。

這一巴掌很重。

他感覺臉上火辣辣的。

沈樾眼中閃過一絲驚訝,隨即掀起一陣冷意。

冇想到自己養的柔弱不能自理的女人,居然敢對他動手了。

“長膽子了

沈樾低笑一聲,眼中卻冰寒一片。

韓苜憐打完之後才反應過來自己做了什麼,她有些怕。

轉身就想逃。

然而卻被一股大力攔住。

沈樾一隻手將她攔住,之後按在了椅子上。

“你還想去哪?”

“我要走,我不要留在你身邊,我去哪都好都不關你的事!”

韓苜憐推著他的胸膛,卻紋絲不動。

沈樾覺得好笑。

“你難不成還想回到你遠在千裡的家?韓苜憐,你傻不傻,你隻是陪我一夜,你哥哥就已經不屑再見你了,你以為你回去後,能有什麼好的後果?”

“那留在你身邊,我又能得到什麼後果?”

韓苜憐長睫凝淚:“我所期盼的人,能愛我敬我理解我,將我當一個人看,而不是一個玩物!”

“你所期盼的人……聽這意思,難不成你還想跟彆人?”

韓苜憐咬著唇。

“我是被你強迫的,我根本就不想與你好

沈樾的眸子暗了下來,箍在她腰上的手,也驟然加大力道。

直接將人給攔腰抱了起來。

他大踏步朝著榻前走了幾步。

之後猛地一扔。

韓苜憐隻覺得一股眩暈,下一秒,自己雙腿一緊。

沈樾一條腿壓住了她。

他居高臨下的看著她,伸手開始解自己的腰帶。

韓苜憐一驚。

“你乾什麼?!”

沈樾覺得窩火。

不想跟他好?

那想跟誰好?

明明在床上時候,爽得不止他一人。

“不明顯嗎?都已經在床上爽過多少次了,現在裝這副雛樣是幾個意思?”

他語氣直白下流,韓苜憐聽不下去。

“放開我!你這個瘋子!我不想做!”

“嘴挺硬,等會看看你是不是還是這般嘴硬

沈樾嗤笑一聲,脫了自己的衣物後,伸手“撕拉”一聲,將韓苜憐的衣服也扯下了大半。

一股冷意襲來,韓苜憐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而後,一具炙熱的身軀便覆了上來。

與此同時,她的唇也被封住了。

舌尖撬開她的唇,強勢侵入。

明明做這麼曖昧的事,但是沈樾的眼中卻毫無柔情。

隻有怒意和不可掩飾的佔有慾。

--油,平靜的表麵下,早就已經炸開了鍋。昨夜東宮叫水了,還不止一次。這個訊息不脛而走,很快便悄悄的傳遍了整個宮中。翎王不能人道,這事都傳了多少年。而如今卻讓所有人都大跌眼鏡。此刻,宮中所有人都伸長了脖子,等著想看看這事真相究竟如何。沈若惜完全不知道外麵此刻的場景。她睡得很沉。昨天被慕容珩折騰到天亮,這傢夥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勁頭,最後是她紅著眼求著的喊著“阿珩”,才放過她。外麵傳來宮人的輕喚,沈若惜才緩緩...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