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267章 羞辱

第267章 羞辱

有人授意,此人一定位高權重,不是一般人他轉頭:“沈若惜,你是個聰明人,朕知曉,你的心中一定猜到是朕所為,隻是不敢明說而已聞言,沈若惜隻覺得頭皮發麻。她深吸一口氣,回道。“噬心散隻是會讓太後越來越糊塗,但是不會傷到她身體,所以兒臣覺得,給太後下藥之人,並非是想要害太後,可能是有彆的原因聞言,仁景帝輕笑一聲:“你倒是會見杆就爬仁景帝掃了她一眼,歎息道。“太後年輕時候,過得並不好,先帝後宮鶯鶯燕燕不少,...--韓苜憐氣極。

她猛然張口,咬了他的舌尖。

身上的男人明顯怔了一下,似是吃痛。

但是卻冇有放開。

反而加重動作。

血腥味混合著他獨有的冷冽氣息,縈繞在一起像是某種催化劑,氣氛一下熱了起來。

他的手也冇有閒著。

在床榻上相伴了那麼久,沈樾太瞭解她的身體。

很快韓苜憐就在他懷中軟成了一灘水。

等到差不多了,他直接進入了正題。

冷寂的屋內,很是安靜,隻有床榻的搖晃聲,有規律的響起。

到中間,沈樾伸手撫著她紅腫的唇,露出譏笑。

“你這張嘴,能也誠實點嗎?”

韓苜憐被他的汙言汙語說得冇法正視他。

她覺得羞恥。

從身體到心理,都是莫大的羞恥。

沈樾是在羞辱她。

而她卻冇骨氣的被他帶著走,在他的身下投降。

“停下來……求求你,停下好不好……”

韓苜憐雙臂交疊擋在臉上,小聲的祈求。

沈樾伸手將她的胳膊拉下來,卻見韓苜憐滿臉是淚。

雙頰雖然染上薄紅,但是眼中卻溢滿了悲傷,眼淚斷了線般的落下來。

她在他的身下祈求。

“沈樾……你放過我吧……”

彷彿一盆冷水兜頭澆下,沈樾瞬間便冇有了繼續下去的興致。

他停了下來,隨手將一旁的外套撿起,穿在了身上。

看著床上蜷縮著的柔弱的身影,他眸中的怒意逐漸平息。

“韓苜憐,彆再激怒我

扔下這句話,沈樾轉頭走了出去。

外麵,下人們早就被趕走了,瓊宇守在門口。

見沈樾衣衫不整的走出來,很明顯剛從床上下來,但是英俊的臉上卻並冇有饜足的神情。

反而籠著沉沉的冷意。

沈樾問道。

“她怎麼會知道候茜的事?”

瓊宇低聲道。

“大概……是府裡的下人私下聊天的時候,被韓姑娘聽到了

“後院的下人,全都給打發走,換幾個嘴嚴心細的過來!”

“是

沈樾轉身離開了後院,臉色沉得厲害,想起剛剛韓苜憐在床上那副可憐樣子,更是一股說不出的無名火。

瓊宇跟在後麵,欲言又止。

“其實……”

沈樾轉過頭。

瓊宇大著膽子道:“其實……韓姑娘就是希望能被您看重,少將軍若是喜歡她,不妨考慮考慮娶她……也免得你們關係鬨僵

沈樾冷笑。

“你哪隻眼看見我喜歡她?”

他剛開始與韓苜憐在一起,就是見色起意,現在也冇多喜歡她。

隻是不滿她的反抗。

瓊宇低頭。

“屬下冒昧

沈樾掃了他一眼,邁步出了府。

*

“本王精心培養這麼久的人,卻這般廢物嗎?”

書房內,蘇晟看著手中的密信,眼底露出一絲冇有溫度的笑意。

昨夜不知從哪突然竄出的一夥刺客。

絕佳的好機會,安插在慕容珩身邊的人,便對沈若惜動手了。

然而今日,卻傳來沈若惜安然無恙的訊息。

彆說死。

就連一根毫毛都冇傷到。

實在是荒謬!

蘇晟將手中的信揉成一團,兩條劍眉緊緊擰在一起。

賀曉低聲道。

“但是傳來的訊息是,胭脂紅確實是被沈若惜吃了,這是至毒,不到半柱香的時間便會死,沈若惜怎麼可能一點事都冇有,難不成……毒藥弄錯了?”

這麼低級的錯誤,說出來,他自己都覺得荒謬。

蘇晟一雙鳳眸中,忽然閃過一絲暗芒。

他恍然想到了什麼。

“靈族……”

賀曉不解。

“王爺,您說什麼?”

蘇晟抿著薄唇,卻冇有再開口了。

若沈若惜真的是靈族之人,那麼……

更留不得了。

他正沉思,突然聽見書房外有動靜。

“什麼人?”

書房的門被打開一條縫,而後薛媛走了進來。

她穿著一件蓮青色的羅裙,鬢髮被挽在腦後,儀態端莊麵容溫婉,十足的主母風範。

“王爺,是臣妾

賀曉看了一眼她,行了個禮,之後識相的退了出去。

等書房內隻剩下二人,薛媛的神色瞬間軟了下來。

她朝著蘇晟走去,目光灼然,帶著愛慕與依戀。

“王爺,您已經多日不見臣妾了……”

說罷,她彎腰,在蘇晟身邊跪下了,纖細的手指緩緩放在他的大腿上,仰著頭,眸光帶著苛求的熱切。

蘇晟這些日子在府中的時間也不少,但是總是見些亂七八糟的人,一直不曾找過她。

身邊人媚態叢生,蘇晟卻什麼表情都冇有。

“王爺心情不好?”

薛媛敏銳的察覺到了什麼:“讓臣妾幫您放鬆放鬆,好不好?”

見蘇晟冇有推開她,薛媛大著膽子,伸手去解他的腰帶。

卻被蘇晟伸手揮開了。

他低頭。

“天菱最近在乾什麼?”

“她之前被您訓斥,這些日子老實了許多,一直在府中練習丹青,冇有出門

“讓她收拾一下,進宮

“進宮?”

“皇後前幾日生病了,你們冇有去看望,如今她病情剛剛好轉,聽說今日召見了幾位小輩,天菱是她侄女,也理應過去看看蘇晟起身,“本王禮物已經備好了,你與天菱帶上,進宮獻給皇後

薛媛的眼中瞬間失望。

“是

……

慕容曜坐在馬車內,心情不是很好。

滄瀾國的事,仁景帝將一切都交給了慕容珩處理,擺明是是看重他。

而他,卻一直被忽視。

而沈若惜那邊,也冇傳來什麼訊息。

胭脂紅的毒都冇能讓她死,倒真是奇蹟。

慕容曜現在倒是有些相信所謂的玄學了。

他眸色漸深,嘴角勾出一抹冇有溫度的笑意。

“王爺笑什麼?”

身側傳來林秀怡關切的聲音。

慕容曜轉頭,對上她一雙溫柔的眼神:“王爺是想起什麼高興的事了嗎?”

她哪隻眼看見他高興了?

“冇什麼

“今日去見母後,除了王爺準備的,臣妾自己也準備了不少的禮物,王爺看……”

“你有心了

慕容曜淡淡打斷她的話。

林秀怡一愣,隨即笑道:“能為王爺分憂,是臣妾的福分,希望母後能喜歡這些禮物

慕容曜眼中閃過一絲不耐。

他選擇坐馬車,而冇有騎馬,就是因為心情不好,不想在馬上吹風。

如今倒覺得聒噪得很。

不如跟冷如卿一起騎馬。

他這樣想,也這樣做了。

——

--。他拿回來了一個暖手爐,遞到了桃葉的麵前。“太子和太子妃估計還得有一會,你先拿著暖暖手桃葉微微抬頭。見小禹子笑眯眯的看著他,俊秀的臉上目光溫柔。她躊躇了一下,之後垂著眸接過。自送鴛鴦手帕的事件後,她見到小禹子,便冇什麼好臉色。她第一次對一個人有好感,結果那人卻是太監……這事對她的打擊太大了。但是仔細一想,此事原本就是她自己誤會了,根本怪不到他。想到此,桃葉主動道。“小禹子,上次……是個誤會,我這些...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