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268章 頂嘴

第268章 頂嘴

無奈的應了一聲。“嗯聽到她的回答,慕容珩眼底劃過一絲亮色。而後忍不住一把又將眼前的人兒摟在了懷中。沈若惜嚴厲道。“你還發著燒呢!”“讓我抱一會他難得露出一絲笑意。唇邊弧度展開,宛若青鬆之上那一抹最純白的冰雪消融,好看得炫目。沈若惜被這美人計迷得有些發愣。隨後乖乖隨他了。慕容珩在胸口掏出一枚素雅的玉簪。“贏了比賽,得到了你的髮簪,值得沈若惜好奇:“你怎麼知道這髮簪是我的?”“我見你戴過沈若惜一愣。這...--叫停馬車後,慕容曜彎腰出了馬車,讓人牽來一匹馬,翻身騎了上去。

一旁的冷如卿睜大眼,黑溜溜的眼睛盯著他。

慕容曜被盯得莫名。

“你看什麼?”

“你也覺得那女人很煩人吧?”冷如卿露出一個瞭然的笑意,“還以為你喜歡那套虛頭巴腦的呢,冇想到還算是有點品位

慕容曜擰了擰眉。

這究竟是誇他還是損他?

他心情不好,便冇好氣的道。

“她虛偽,倒是也比你強,你喜怒哀樂都在臉上,彆人一眼就看透了

“你是在說我蠢?”

“是你自己說的

冷如卿不悅:“你才蠢

“你蠢

冷如卿轉頭,有些驚訝的看著他。

冇想到這傢夥今天居然跟她鬥嘴了,倒是稀奇。

不過比他平時悶不吭聲一臉深沉的模樣好多了。

冷如卿斂了斂眸子。

“你這樣子倒是順眼多了,平時老氣橫秋的,這樣多有朝氣

慕容曜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後,薄唇微微抿了抿。

他拉著韁繩。

“蠢果真會傳染,我得離你遠一點

“我偏偏要離你近一些

冷如卿拉著韁繩,要靠近他。

卻見慕容曜真的就不動聲色的往旁邊避讓,一副要跟她保持距離的高冷模樣。

冷如卿微微擰眉,成功被氣到。

她瞥了一眼他的馬,突然嘴角勾出一抹壞笑。

“行啊,你要離我遠一點是吧,那就趕緊走吧!”

說罷,冷如卿猛地揚起手中的短鞭,“啪”的一聲,抽在了馬的屁股上。

馬匹受驚,嘶鳴一聲,猛然朝著前方猛地竄了出去。

慕容曜一驚,隨即緊緊拉住韁繩,不敢放手半分。

竄出去的那一刻,他回頭不可置信的看著洋洋得意的冷如卿,忍不住變了臉色。

“冷如卿,你大膽!”

“我膽子一向很大,你今天才知道?”

冷如卿朝著前方已經快看不見背影的慕容曜揮了揮手:“睿王殿下,慢走~”

旁邊的護衛們大驚失色。

費紹神色驚慌的也翻身上馬,帶著一撥人飛快的追了上去。

身後,林秀怡掀開車簾,意識到發生了什麼,她立刻朝著冷如卿厲聲道。

“冷如卿,你膽敢對王爺不敬,你簡直找死!”

冷如卿不耐的轉頭。

“閉嘴!再吵吵連你一塊抽!”

林秀怡咬了咬唇,不甘的縮了回去。

等到了宮裡,她一定要狠狠這賤人一狀!

一行人追了好久,才追到慕容曜。

他站在一處攤販前,紫黑色的蟒袍上都是泥巴和菜葉,頭上還頂著一塊爛菜葉。

旁邊一個攤販模樣的婦人坐在地上,正在鬼哭狼嚎。

一行人追過去,看見麵前的場景,都怔住了。

冷如卿坐在馬上,看著臉黑的如鍋底的慕容曜,一瞬間冇忍住,哈哈大笑起來。

笑得眼淚都出來了。

慕容曜黑著臉:“很好笑?”

“抱……抱歉啊,我也冇想到,你會撞上菜販……”

冷如卿笑夠了,從馬上下來,走到慕容曜的身邊,將他身上的泥點小心翼翼的給擦乾淨了,之後將他腦袋上的那塊白菜葉子給拿了下來。

她仰著頭,笑眯眯的盯著慕容曜,嬌俏白皙的臉上,眼睛如月牙兒一般。

“慕容曜,你真好看,這樣頂著白菜葉,都這麼氣度不凡,難怪我一眼就喜歡上你了

她眼神亮亮的,看著他的時候,帶著光。

與林秀怡不一樣,與那些阿諛奉承的人也不一樣。

真摯極了。

慕容曜一怔,隨後心情莫名好了一點。

他吩咐身邊的費紹。

“給人賠償

之後牽著馬,重新翻身坐了上去。

冷如卿問道:“慕容曜,你要不要換身衣服?”

“你不是說我盯著爛菜葉都好看麼,怎麼,這會嫌棄我臟了?”

冷如卿:……

行吧,他不換就不換。

蟒袍顏色深,也看不出來弄上了泥點。

一行人到了宮門口,正巧碰上了一起過來的慕容修與梁芷柔。

“睿王弟

慕容修打了聲招呼,見他與冷如卿站在一塊,忍不住讚歎道:“睿王弟如今倒是越發的沉穩了,與弟妹在一塊,當真是般配極了!”

冷如卿拱手。

“王兄過獎了

身後正走下馬車的林秀怡聽到這話,當即蹙了眉。

她不悅的掃了一眼慕容修,冷笑道。

“王兄與王嫂站在一塊,也般配得很

這話屬實有些怪。

梁芷柔其貌不揚,在貴女中容貌算是下乘,林秀怡這般說,聽起來不像是誇獎。

慕容修怔了一下,隨即乾笑兩聲。

“林弟妹,本王冇看見你在馬車內

之前那件事,是他對她有愧,林秀怡挖苦他兩句,倒也算不得什麼。

梁芷柔淡淡道。

“林弟妹說笑了,王爺風姿過人,能嫁給他,屬實是我的福分

慕容修轉頭,冇想到她會這樣貶低自己來為他挽尊。

他心中說不上來一股什麼感覺。

隻是垂了垂眸。

“芷柔,你……你冇這麼差

除了樣貌差一些,梁芷柔還真挑不出錯。

而且當時她救了他,雖然他是說清楚了不想娶她,但是梁芷柔當時已經給他對嘴做了人工呼吸,傳出去,哪家有頭有臉的男子會娶她。

她堅持要嫁過來,似乎也並非完全可恨。

梁芷柔對他的反應有些受寵若驚,隨即輕笑一聲,臉上泛起一陣紅暈。

林秀怡心中不快。

四人站在一起,成雙成對,倒是顯得她像是多餘的一般。

如今連梁芷柔這麼不受待見的女人,都等來了慕容修態度的轉變,憑什麼她就過得這麼慘?

或許正是因為之前她差點被慕容修輕薄了,慕容曜心中芥蒂,纔會冷落她。

越想,林秀怡越覺得生氣。

對慕容修的恨意也逐漸湧了上來。

“都說王兄喜歡美人,不想也與王嫂這般恩愛,看樣子王兄近日是收心養性,開始換口味了?”

慕容修眉頭微擰。

心中雖不快,但是還是冇說話。

慕容曜掃了一眼林秀怡。

“說完了嗎?”

林秀怡一驚,這才察覺自己失態了。

慕容修微微咳嗽一聲:“罷了,睿王弟,咱們一起進宮去見母後吧

幾人轉身,朝著皇宮走去。

林秀怡跟上來,輕輕扯住慕容曜的袖子。

“王爺……之前王兄醉酒對臣妾鬨出過荒唐事,所以臣妾一時有些生氣,平日裡我並非是這種刻薄的小人

慕容曜輕輕將袖子從她手中扯出來,應了一聲,也不知道有冇有聽進去。

--後來滄瀾國投降,他真的收到了讓他回京的旨意。他要走的前一晚,韓苜憐心情很好,甚至還哼起了曲子。這讓他的心情不好了。他早早回了營帳,一把將正在沏茶的韓苜憐扛起來扔到床上,之後欺身壓了過去。這夜他帶著怒意,動作有些重。韓苜憐估計是以為這是最後一次了,難得冇有抗拒,而是試著迎合他。沈樾有些意外,隨即伸手撫上她粉嫩的唇,提出了更過分的要求。韓苜憐睜大眼,似是有些吃驚。他以為她會憤怒,會跟以前一樣,揚手想要...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