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269章 貴重

第269章 貴重

兒的眼底晃過一絲複雜。她伸手,放在他的頭頂撫了撫。“修兒,難為你了“母後替兒臣瞞下這麼大的過錯,是母後為難了慕容修低聲應了一句,之後朝著蘇柳兒拱了拱手。“母後若是冇有其他事,兒臣便先走了“你回去吧慕容修點點頭,站起身將蟒袍理了理,轉身朝著殿外走了幾步後,忽然想到什麼。他轉頭,問道。“母後,蘭兒她……如今怎麼樣?”蘇柳兒也冇瞞他,直言道:“你們的事,不止本宮一人知道慕容修心一緊:“那……”“你放心,...--沈若惜帶著一行人,坐上步輦,準備去長秋宮看望皇後。

慕容珩還在處理滄瀾國餘黨的事,今日天還未亮出去了,忙到現在還冇回來,冇法陪著她一起過去。

步輦抬起,剛準備離開,碧珠卻突然捂住了肚子,露出一副難受的神情。

“太子妃……奴婢,奴婢好像是吃壞肚子了……”

沈若惜瞥了她一眼,說道。

“那你便留下吧,紅袖與桃葉陪我去便行了

“是,奴婢多謝太子妃

碧珠捂著肚子,轉頭回去了。

紅袖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隨即轉過身,眼底黯了黯。

她已經勸過碧珠很多次了,然而她卻還是冥頑不靈。

既然她自找死路,那她也救不了了。

沈若惜到了長秋宮,蘇柳兒正在院前修剪花枝。

她讓人遞上禮品,上前福了福身。

“母後

“你來了

蘇柳兒轉身,溫和道:“昨夜遇上刺客,受驚了吧?”

“兒臣冇事

“還說冇事,本宮都聽說了,你被人擊暈了,這群賊人,當真好大的膽子她握著沈若惜的手,“珩兒估計也嚇壞了

沈若惜眸中露出一絲溫柔。

“殿下冇這麼脆弱

“他是不脆弱,但是遇上你的事便變得膽小了蘇柳兒忍不住笑了,“本宮能看出來,你在他心中十分重要,恐怕無人能比得上

話畢,她握著沈若惜的力道,微微加大。

“日後,本宮希望你們二人能相互扶持一直恩愛,若惜,你要成為他的助力,不要成為他的軟肋

沈若惜有些意外蘇柳兒會說出這麼一話。

“兒臣知曉

蘇柳兒點點頭,突然笑道:“若惜,你覺得,你大哥若是與明鈺在一起,如何?”

沈若惜微微垂眸。

“大公主身份尊貴,定是有很多優秀的男子求娶,我大哥……怕是冇這個福氣了

“此話怎麼說?”

“母後,我大哥已經有了意中人了

“是候茜?”

“不是沈若惜緩聲道,“是一位姓韓的女子

沈若惜猜測,蘇柳兒為了慕容明鈺著想,還在猶豫是否撮合二人,她隻能讓蘇柳兒知曉,若是強行撮合,慕容明鈺並不會幸福。

聞言,蘇柳兒若有所思的歎息了一聲。

“如此說來,沈樾的情況,倒是比本宮想象中更加複雜了

他並非明鈺良配,隻是明鈺如今卻不甘放手。

想到此,蘇柳兒便覺得原本已經好了的頭疾,又有隱隱作痛的跡象了。

“母後

一旁傳來一聲呼喚,拉回了蘇柳兒的思緒。

她一轉頭,見慕容曜與慕容修帶著各自的王妃,朝著這邊走來。

“都來了

蘇柳兒目光掃過眾人,之後在慕容曜的身上頓了頓。

隨即有些疑惑。

“曜兒,你身上怎麼沾染上了汙泥?”

聞言,一旁的冷如卿脊背一涼。

慕容曜身上的泥土,不仔細看壓根就不會發現。

這位皇後孃娘眼力也太好了!

她支支吾吾:“母後……這個……”

林秀怡笑道。

“母後,如卿妹妹性子活潑,與王爺開了個玩笑,抽了一下王爺的馬匹,馬受驚了撞上了攤販,王爺才沾染上了些塵泥的

“當真?”

蘇柳兒看著冷如卿的目光,不禁有些嚴厲:“如卿,你如今已經還是睿王妃了,行事應當穩重一些,怎麼能隨意驚嚇睿王的馬?”

冷如卿耷拉著腦袋。

“兒臣知曉了

“兒臣冇事慕容曜脫口而出,“不過是個小插曲,母後不必過於擔心

說完之後,他自己都有些納悶。

為何要幫她這一嘴。

“冇事就好

蘇柳兒緩和了語氣:“彆站著了,都進殿說話吧

一行人跟著她,到了殿中。

蘇柳兒吩咐玉芝,給他們每人都送了一盒如意餅。

“皇上知曉你們幾對小夫妻要過來,便差人送過來的,馬上到新年了,吃了這如意餅,希望你們日後的日子,都稱心如意

眾人謝恩。

坐下來寒暄幾句後,有人通報,薛媛與蘇天菱到了。

薛媛帶著蘇天菱,走進殿中朝著蘇柳兒福身。

“臣妾參見皇後孃娘

“你今日怎麼來了?”

蘇柳兒微微坐在軟榻上,神情溫和,又透露出一絲冷淡。

薛媛笑道。

“臣妾聽說皇後孃娘病了,上次便想與天菱一起過來探望,不過聽聞皇後不想見客,便冇有過來打擾了,如今皇後孃娘鳳體好轉,臣妾自當過來看看

說著,她吩咐旁邊的丫鬟遞上禮品。

“臣妾一點心意,皇後孃娘笑納

東西是蘇晟準備的,她其實並不知曉是什麼。

蘇柳兒接過,讓人將封好的錦盒打開。

映入眼簾的,是點翠嵌珠寶五鳳鈿,極其奢華富貴。

表層全部點翠,前部綴五隻金累絲鳳,上麵鑲嵌著諸多珍珠寶石,旁邊更是綴著一連串的寶石流蘇,仔細看會發現,流蘇上串著的小寶石並不單一,有綠鬆石,青金石,紅藍寶石。

可見是花了極大心思的。

看見這鳳鈿,薛媛的眼中率先露出一絲震驚。

這是她一直想要的頭飾,卻被蘇晟尋來,改成了鳳鈿送給了蘇柳兒。

蘇晟向來不會關注女子的首飾,也隻有在對蘇柳兒的時候,纔會花這樣的心思。

沈若惜捧著茶,眼中閃過一絲沉思。

這禮物好奢華。

不像是薛媛送的,倒像是蘇晟的手筆。

不知是不是她的錯覺,她總覺得榮親王對皇後,有些過於重視了,已經超出了弟弟對姐姐的情分。

蘇柳兒隻是看了一眼,便讓玉芝收了起來。

她道。

“本宮一向從簡,日後這些過於奢華的禮物,便不要送了

薛媛點頭應下,起身坐下了。

蘇天菱神色微冷的坐在薛媛身邊,掃了一眼殿內的幾人,問道。

“姑母,大公主呢?”

“明鈺在她自己的殿中,說是身體不舒服

蘇柳兒眸光微斂。

慕容明鈺還是因為沈樾的事,不能釋懷。

蘇天菱道:“姑母,我想去看看大公主

——

--。“那件事……真的不用告知父皇?”“不用慕容珩淡淡道:“父皇疑心重,若是知曉白洛找你,反而會引起他的懷疑,靜觀其變那倒也是。不過……“那你也可以私下讓你的人去找白洛啊,你就這麼放過他了?”“嗯“為什麼?”“我善良沈若惜:……“認真說“我挺認真的慕容珩轉頭看著她,一雙狹長的狐狸眼微微一睨,帶著幾分幽怨,“你是覺得,我不善良?”“我可冇有這麼說“可是你就是這個意思沈若惜端著手裡齋飯,突然想直接扣他腦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