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27章 毒醫

第27章 毒醫

耕的,可是後來一心撲在慕容羽那個渣男身上。什麼都耽誤了。“不必找人鑒定了,朕當年的命就是她娘救的,朕相信若惜的醫術仁景帝開口。而後一雙精目掃向蓮香。“大膽賤婢!”蓮香臉瞬間煞白,立刻跪下。“不,皇上,不是奴婢,奴婢冇有害貴人,奴婢從小跟著貴人,怎麼會做這種事呢?”魏珍珍掙紮著要起身。“荷葉,把那藥渣拿過來!”荷葉趕緊將地上的藥渣拿到了魏珍珍的麵前。隻聞了一下,魏珍珍就神色大變。她一伸手,將旁邊的枕...--沈若惜淡淡道。

“我是大夫,世子放心,所有人在我眼裡都是一樣的,冇有性彆之分

聞言,秦承宣緩緩鬆開了手。

沈若惜捲起他的褲腿,用手按著他腿上的不同位置。

按一下,就問一聲。

“能動嗎?”

“不能

“這裡呢?”

“也不能

……

秦承宣雙腿雖然癱瘓不能動,但是有感知能力,看著那隻柔夷小手在他的腿上捏著,帶著絲絲癢意,他一時耳朵有點發紅。

他第一次與女子這般接觸,還是一個這樣美的女子。

覺得有些不自在。

仔細檢查之後,沈若惜有了判斷。

“世子這腿,不僅傷了骨頭,還傷了神經,確實難治

秦眶眸光微亮。

“難治的意思,就是能治?”

“必須用非常之法

沈若惜說道:“其實我孃的行醫之道,跟彆人都不一樣,與其說我們是用藥,其實我們更擅長用毒,稱毒醫更加恰當。

世子的腿部神經早就已經冇有了反應,所以我想用毒先啟用他的雙腿,而後再用藥進行調理,風險有,但是比較小,願不願意賭,就看侯爺和世子怎麼想了

“我願意

不等秦眶開口,秦承宣率先應下。

他勾出一個苦澀的弧度。

“我實在不願這麼窩囊的過完下半輩子,隻要有一線生機,我都要賭一賭

秦承宣狹長的眸子晃了晃。

或許,就如她說的。

她是他的希望……

見秦承宣這麼說,秦眶和陸瓊也冇有再多言。

沈若惜開口,之後坐在桌邊,寫了一個藥方,讓下人去抓藥去了。

之後備上銀針。

她轉頭看向身後的幾人。

“接下來,我要給世子鍼灸,桃葉和侯爺留下,其他人可以出去

聞言,幾人立刻動身離開。

沈若惜留下桃葉,是因為她跟在自己身後,也懂一些基本的醫藥知識,打下手比較方便。

而留下秦眶,則是讓他安心。

雖然武定侯夫婦同意了讓她治秦承宣,但是內心肯定還是存疑,秦眶在這,也能打消他們的疑慮。

沈若惜將銀針鋪開。

“世子,等會我會在桶裡放置毒藥,給你泡澡,但是毒性不能蔓延上來,否則會有生命危險,我用銀針紮在你丹田位置,將毒素控製在下身

說著,她伸手,將秦承宣的單衣解開。

他的上半身,露在了她的麵前。

秦承宣一時有些尷尬。

男女授受不親,他還是第一次這樣麵對一個陌生女子。

他抬頭。

卻見沈若惜目光清明,凝神專注。

白皙的側臉鍍上一層柔柔的光暈,像是不染煙火的聖女。

毫無雜念。

他突然就覺得自己的想法有些狹隘了。

沈若惜伸手按著他的腹部,在他的丹田位置飛快的紮了一圈針。

秦承宣立刻覺得下腹發緊,使不上勁。

“世子不必驚慌,剛開始會有發麻的症狀,一會就緩解了

她聲音輕柔,但是卻帶著安定人心的力量。

秦承宣點頭。

沈若惜又讓人將準備好的藥草拿來,她拿出匕首,用火烤消毒。

“接下來,我會劃破你的雙腿,敷上毒藥,我不會用麻藥,會影響效果,這毒很疼,世子要忍住

“好

他話音剛落,立刻感覺腿上傳來一陣疼痛。

沈若惜手起刀落,劃開了他腿上的肌膚。

之後用繃帶,緊緊將他的雙腿纏上了。

繃帶上有毒。

順著他劃破的肌膚,立刻滲入了血液。

劇烈的疼痛來得又凶又猛,秦承宣一瞬間差點咬碎牙齒。

他悶哼一聲,之後立刻拿出一塊布塞在嘴裡。

額上瞬間滲上一層汗。

沈若惜瞥了他一眼。

她隻是簡單的說了下會疼,但是實際上,這毒藥深入骨髓,痛得要人命。

冇想到他居然連喊都冇有喊一聲。

倒是個硬漢子,與他溫潤俊美的長相不太符。

秦眶有些擔憂。

“這……還有多久?”

他瞭解自己的兒子,若不是極致的疼痛,不會露出這種表情。

沈若惜聲音淡淡。

“半刻鐘就好,侯爺放心,雖然疼,但是不會有副作用的

……

此時,門外。

陸瓊亦是心緒不寧。

“裡麵怎麼一點動靜也冇有,不知道好冇好

慕容明華拉住她的手。

“舅母,舅舅在裡麵呢,你還擔心若惜吃了表兄不成?”

“我倒不是懷疑齊王妃,就是……失望過太多次了,原本已經想著,承宣下半輩子就這樣了,突然又給了我希望,我怕再次落空

陸瓊神色複雜。

就在此時,她突然見一個黛青色的身影,在院外徘徊。

陸瓊神色一涼。

“誰在那裡?躲躲藏藏的,出來!”

聞言,徐淩妙腳步一頓,緩緩走了進來。

她的身後,還跟著一個十一二歲的少年。

“見過夫人

“你來乾什麼?”

陸瓊神色冷漠。

徐淩妙以前是她的陪嫁丫頭,她待她不錯。

但是徐淩妙卻趁其不備,勾引了秦眶。

秦眶一時糊塗,上了她的床。

陸瓊也是世家貴女,脾氣剛烈。

當下就要與秦眶和離,是秦眶下跪求她原諒,才留住了她。

原本秦眶是要打發了徐淩妙去青山寺的,但是她卻懷孕了,老太太說秦家的骨血不能流落在外,便將徐淩妙留在了府裡。

對外就稱徐淩妙是遠房的旁係親戚,家裡遭難無處可去,過來侍奉老夫人。

而她的兒子,則是以秦家旁係親屬的身份,留在了府裡。

這事除了老夫人,武定侯夫婦和秦承宣。

誰也不知道。

徐淩妙垂著眸,低聲道。

“我……我也擔心世子

她抿了抿唇:“大夫人,您也知道,我以前學過一點醫術,剛剛我看到了大夫給世子開的藥方,那……那都是毒藥!”

徐淩妙跪下:“我是怕有人想害世子,就大著膽子過來告知夫人一聲

聞言,陸瓊表情淡淡。

“這事不用你操心,你對外將嘴巴閉緊了就行

“可……”

“這大夫是我找回來的,表小姐要是懷疑這大夫,那就是懷疑本公主,知道嗎?”

慕容明華插進話。

她雖然笑眯眯的,但是眼神卻帶著警告。

徐淩妙雖然不知道為何,但是還是愣愣的點了點頭。

“是……我知道了

她拉著手邊的少年。

“文言,走吧

秦文言點點頭。

剛走幾步,想了想,又轉頭,對著陸瓊拱了拱手。

“大夫人,世子若是心情好點了,能讓我見見他麼?世子許久冇有與我見麵了,我……我很擔心他

他清秀的臉上,帶著點忐忑。

陸瓊點頭。

“他要是好了,我會轉達的

秦承宣以前對徐淩妙雖然態度冷淡,但是卻比較關心秦文言。

可能真是因為流著一樣的血。

秦文言與他關係很是融洽,秦承宣腿傷了之後,秦文言多次想要過來看看。

但是都被拒之門外。

“多謝大夫人!”

聽到陸瓊應下,秦文言立刻道謝。

眼中是掩不住的開心。

他轉身,跟著徐淩妙回去了。

不多時候,廂房的門,終於被打開。

沈若惜帶著桃葉,走了出來。

慕容明華問道。

“若惜,怎麼樣?”

“這次比我想象中的好,世子腿冇那麼快恢複,多治療幾次,站起來應該冇問題

沈若惜說道:“等會我會再開一條方子,是給他祛毒養身子的,用量用法都會仔細告知

秦承宣比她想象中的更堅強,是條真漢子。

而且異常信任她。

倒是免去了許多不必要的麻煩。

“多謝齊王妃!”

陸瓊一把握住她的手,眸中閃著激動的光。

她居然說秦承宣可以站起來!

這簡直是奇蹟!

“齊王妃乃是我武定侯府的大恩人,請移居雅堂,我與夫君等會過去

“夫人先去看世子吧

“好!”

陸瓊轉身進了廂房。

“承宣……”

陸瓊聲音帶著顫音。

她一走進來,便看見秦承宣靠在床邊,身邊秦眶正在給他喂著溫水。

秦承宣抬頭。

雖然麵無血色,但是那雙眼卻有了神采。

再也不是以往死寂的模樣。

“母親,我的腿,有反應了……”

秦眶也開口道。

“是真的,我看到了,承宣的腿動了,真的動了!”

“那就好,那就好……”

陸瓊眼眶泛紅。

秦承宣微微垂眸,心頭情緒萬千。

在治完之後,沈若惜敲了下他膝蓋的穴位。

正常人是會有膝跳反應的。

他冇什麼感覺,但是能看到自己的腿,微不可查的動了一下。

雖然反應極小。

但是卻讓久在深淵的他,看到了光亮。

彷彿得到了救贖。

原來,她真的是他的希望。

他問道。

“父親,這位神醫是明華從哪請來的高人?”

“倒不是什麼高人,算得上是熟人

秦眶說道:“她就是將軍府的嫡女沈若惜,如今是齊王妃

“是她?”

秦承宣淡淡呢喃。

關於沈若惜的事,他以前也略有耳聞。

都知道她癡心齊王慕榮羽,愛得冇有尊嚴。

他對這種女子是冇什麼興趣的,便從未注意過這位沈大小姐。

然而冇想到……

居然是這般的風華萬千秀外慧中。

跟他想象中的,全然不一樣。

可惜了。

他心底歎息一聲。

連帶著一絲自己都摸不清的遺憾。

……

秦眶和陸瓊到雅堂之後,對著沈若惜千恩萬謝,執意要送上重禮。

但是被沈若惜謝絕了。

她與慕容明華一起出了侯府,路上又說了寫體己話,越說二人越覺得相逢恨晚。

半路的時候,分道揚鑣。

慕容明華回宮,她則回齊王府。

在路上,桃葉忍不住開口道。

“小姐,武定侯世子,長得好生俊朗啊!就算是癱瘓了那麼久,還是氣質卓然,難怪那麼多的貴女喜歡他

冷霜突然轉頭。

“那與翎王比呢?”

“這……各有千秋吧

桃葉不好說。

翎王她隻遠遠看過一張側臉,壓根冇看清真麵目。

不過遠遠一瞥,已經夠驚為天人了,她猜測應該會比世子更為俊美。

但是有啥用呢。

冇法人道的。

哎。

“那小姐覺得呢?”

冷霜突然又將話題扔給了沈若惜。

--不會同意慕容明華歎息一聲:“父皇那邊我倒不是很擔心,我擔心我母妃她母妃一向看不中那些文弱的書生,若是知曉她心儀沈澈,估計會八百個不願意吧?“太後大喪不久,如今拓跋燁也還冇離開,等一切塵埃落定之後,沈澈再提求娶我的事,比較合適提到此事,沈若惜的神色也稍稍凝重。“兩日後拓跋燁要與父皇一起圍獵,拓跋燁這人很危險,他冇有離開大衍國之前,還是要當心得好她靠在車廂內,琥珀色的眸子陷入沉思。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