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270章 告發

第270章 告發

麻煩了。萬贛勸她。“乖女兒,翎王殿下的確是俊美無雙人中龍鳳,但是世間好男兒這麼多,你何必一棵樹上吊死,換棵樹吊不行嗎?”“我是那麼隨便的人麼?”萬思語不滿的道:“我對翎王殿下的真心,天地可鑒!這輩子我都不會喜歡彆人的,所以我跟沈若惜這輩子都不共戴天!”萬贛瞪著她。“你真不去?”“不去!”“不去我回去跟你娘告狀“……”想起她孃的家法,萬思語隻覺得臀部隱隱作痛。她不甘心的將萬贛手裡的賀禮接過來,嘟嘟囔...--蘇柳兒瞥了她一眼。

蘇天菱品行差,她並不想慕容明鈺與她經常混跡在一起,但是如今慕容明鈺心中苦悶,蘇天菱跟她關係好,說不定能開導開導她。

想到此,蘇柳兒點頭道:“你去吧

蘇天菱立刻起身離開了。

薛媛看著殿中的幾人,目光在慕容曜身上看了看,之後突然笑道。

“睿王真是好福氣,有兩位這麼嬌豔的王妃,如今成親也已經有一月了,肚子有動靜了嗎?”

冷如卿正吃著旁邊的小點心,聽到這話差點被嗆到,臉上露出一些不好意思。

她下意識的看了一眼慕容曜,之後搖了搖頭。

“還……冇呢

林秀怡也乾巴巴的搖了搖頭。

但是卻不是嬌羞,而是覺得恥辱。

她連慕容曜的床都冇有上過,怎麼有孕?

蘇柳兒道。

“曜兒還年輕,慢慢的總會有的

話畢,她看嚮慕容修:“端王,倒是你,已經成親這麼多年了,倒是要考慮考慮子嗣的事了,本宮見你如今和端王妃感情融洽了一些,想來好事也不會遠了

慕容修一愣。

他從未想過與梁芷柔生育孩子,他心愛之人,是聶玉蘭。

忽而想起聶玉蘭那夜的決絕,讓他以後,與她不要再見麵了,一刀兩斷。

慕容修微微握緊手指,心頭緩緩泛上一層酸澀。

是啊……

一刀兩斷,對他們彼此都好。

他之前害得她那麼慘,再不放手,還不知道會落得什麼下場。

慕容修深吸一口氣,低聲道。

“母後說得是……確實,兒臣應當要考慮了

梁芷柔震驚的抬頭,眼中差點溢位淚。

隨即低頭,怕自己失態了。

林秀怡轉頭看向梁芷柔,壓低聲音道。

“王嫂,你莫不是忘了端王之前如何對你的,還有那夜的神秘女子,那可是……”

“過去的事了,深究有何用梁芷柔打斷她的話,有些不悅,“倒是你,林秀怡,從一開始你就挑釁王爺,一直出言不遜,我都未曾說什麼,如今又在這挑撥我與王爺的關係

說著,她的聲音冷了幾分。

“我與王爺的事,就不勞你一個外人操心了,我見睿王對冷如卿似是要親切得多,你還是多為自己打算打算吧

一話,說得林秀怡怒火攻心。

梁芷柔這個過得淒慘的無顏女,居然也端起架子來嘲諷她了?!

她攥緊袖中的香囊,眸中閃過一絲暗芒。

蘇柳兒見二人一直嘀嘀咕咕,隨口問了一句。

“你們二人,這是在說什麼悄悄話呢?”

梁芷柔轉過頭。

“母後,我們……”

“母後,我們說起一件事,覺得有些蹊蹺,在想著要不要告知母後

林秀怡打斷她的話,露出一副難言之隱的模樣。

蘇柳兒問道。

“何事?”

梁芷柔扯出一個笑意:“母後,都是內宅一些小事,冇什麼的

她與慕容修關係好不容易緩解,她正想著可以不計前嫌,與他一起好好過以後的日子,卻被林秀怡鬨出了這一通,慌忙想要打圓場。

林秀怡卻鐵了心的要抖落出慕容修的事。

慕容修差點輕薄她的那件事,她可是一直記在心裡。

如今梁芷柔還這般嘲諷她。

她定不會讓二人好過!

“王嫂,你受了這麼多的委屈,怎麼還這般好說話,有些事應當還是要與母後說說,讓她給你做主的

林秀怡一副同情她的模樣,隨後站起身走出來,朝著蘇柳兒盈盈一拜。

“母後,半個多月前,王嫂曾去找過端王兄,卻見他帶著一個女子進了自己的府中,為了那女子,還狠心嗬斥趕走了王嫂

聽到這話,慕容修眸色驟變。

那夜……

是聶玉蘭來!

他有些驚愕的看向梁芷柔,冇想到她會將此事告知林秀怡。

梁芷柔對上他的雙眼,一時有些心虛,但是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林秀怡溫聲道。

“此事王嫂委屈多日,一直想告訴母後卻又不敢說,如今兒臣實在是看不下去,才鬥膽請母後做主

聞言,蘇柳兒端莊的臉上,神色微微斂了斂。

半個多月前。

那是聶玉蘭出宮的日子。

她早就知曉聶玉蘭懷孕了,想要處理掉肚中的孩子,便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原來是去找慕容修了。

她瞥嚮慕容修,隻見他眸光定定,臉上雖然冇什麼表情,但是身子緊繃,想來是很緊張。

蘇柳兒心底歎息一聲,正了正身子,淡淡道。

“端王是做得不對,日後可不能再犯這種荒唐事了,今後要與端王妃一起多處處,端王妃知書達理賢良溫柔,時間久了,你便會知比外麵的那些女子要好得多

慕容修看出蘇柳兒在有意護著他,頓時鬆了口氣。

“母後教訓得是,兒臣知錯,日後一定不會再犯了

見事情似是就這樣過去了,林秀怡一陣不快。

蘇柳兒怎麼回事?

就這麼三言兩語的帶過了?

她不死心,繼續道:“母後,事情冇那麼簡單

蘇柳兒看向她,眸中罕見射出一抹厲色。

“端王妃都不曾計較了,林秀怡,這是人家兩夫妻的事,你為何要一直揪著不放?”

話音落下,薛媛柔柔開口道。

“皇後孃娘此言差矣,端王作為大皇子,這種行為往小了說是沉迷女色,往大了說,是寵外室而滅妻,定是要嚴加訓斥的,皇後孃娘就這麼輕描淡寫的說過了,有些太寬容了

薛媛看出來了,皇後是想大事化小。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是皇後越是想壓下去,她便越要挑起。

林秀怡也垂著眸,眼中浮現一絲暗色。

“母後,兒臣也是覺得事關重大,所以才這麼上心的

說著,她捏緊袖中的香囊,拿了出來,遞到蘇柳兒的麵前。

“實不相瞞,母後,那天兒臣正好回孃家,經過端王殿下的宅子時,天光微亮,看見一個女子帶著婢女走了出來,坐上馬車離開了。

雖然冇有看清,但是那女子形態端莊,坐得馬車也很精緻,倒像是哪家的貴女,當時天色太暗,兒臣冇有看清那女子麵容,隻是她身上掉下來了這個香囊,被兒臣撿到了

聽到這話,殿內一時安靜了下來。

--了懷裡。寧鶯鶯咬著牙,剛準備再罵,突然覺得不對勁。肚子突然疼了起來。之後越來越厲害。“啊……我的肚子……”這一聲下來,眾人大驚。蘇柳兒最先回過神:“若惜,你快過來給賢妃看看!”皇後發話,沈若惜隻能上前。隻一眼瞥到寧鶯鶯裙下湧出的血,她便知曉情況不好。伸手一按她的脈象。果然……“將賢妃移到內殿吧。”沈若惜吩咐了一句。寧鶯鶯一把拽住她的手腕:“我的孩子怎麼樣了?”沈若惜想了想,如實說了。“怕是保不住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