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271章 驚懼

第271章 驚懼

大不一樣了。彷彿……更令人放心了。沈天榮點了點頭。“好,爹相信你……沈若惜在家用了午膳,陪著沈天榮說了些體己話之後,纔打道回府。上馬車的時候,冷霜湊過來,低聲在她耳邊說了三個字。“聽雅軒沈若惜一愣,隨即明白了過來。她點點頭,讓車伕轉了方向,去了聽雅軒。下車後,桃葉準備跟上去,卻被沈若惜製止了。“你和冷霜就在這裡等吧桃葉一愣,隨即有些納悶的點了點頭。看著沈若惜的背影,她忍不住道。“小姐是不是要見什麼...--沈若惜默默的坐在一旁,聽到林秀怡口中的描述,心中已經大致有了猜測。

她所說的……

應該是蘭嬪。

所以說與蘭嬪私通的男子……是慕容修!?

沈若惜微微低頭,壓下眼底的驚愕。

藉著喝茶的空隙,他掃了一眼慕容修。

隻見他雙眼直直盯著林秀怡掌心的香囊,一張俊朗的臉上,有些蒼白,是掩不住的驚懼。

蘇柳兒的神色也微微變了變。

她一眼就看了出來,這是聶玉蘭的香囊。

中秋節的時候,皇上賞了一批蘇繡給後宮,她便讓秀坊做了香囊,宮中的嬪妃們都有一份,而聶玉蘭的香囊,上麵繡的便是蘭花。

薛媛伸手將香囊拿起,看了看後,又放到了林秀怡的手裡。

她露出一個淺笑。

“倒真是稀奇了,這是今年新進貢的蘇繡,隻有宮裡有呢~”

這話已經太過明晰了。

梁芷柔也變了神色。

隻有宮裡裡,那麼……

她不敢往下想過去,隻是強定心神。

“母後,此事兒臣不想再深究了,就此作罷吧

薛媛道:“端王妃,這事如今可不是你說作罷便作罷了,事關重大,恐怕還是得請皇上做定奪了

蘇柳兒轉眸。

“這是後宮之事,本宮能做主,何須驚擾皇上?”

她話音落下,殿外突然傳來一聲渾厚的聲音。

“何事驚擾朕?”

眾人轉頭,看見仁景帝穿著明黃色的龍袍,帶著王德福邁步走進了長秋宮中。

一行人趕緊起身行禮。

“都起來吧

仁景帝今日心情似是不錯,麵帶笑意,步伐輕鬆,手裡還盤著一串珊瑚十八子手串。

他在蘇柳兒身邊坐下,掃了一眼在場的幾人,笑道。

“今日除了珩兒,倒是都過來了,有孝心了

說著,他轉頭看向一旁的蘇柳兒:“剛剛在談什麼事,朕怎麼覺得氣氛有些凝重?”

蘇柳兒垂著眸,隻能將剛剛發生的事說了一遍。

聞言,仁景帝斂眸:“什麼香囊?呈上來,朕瞧瞧

林秀怡立刻雙手遞了過來。

仁景帝拿起香囊,放在手中,左右翻轉了一。

隨後,臉上的笑意逐漸斂了下去。

他似笑非笑。

“這是今年的蘇繡,端王,你這位紅顏知己,倒不是一般的女子啊

慕容修脊背繃直。

“父皇,兒臣……”

“啪”的一聲,仁景帝將這香囊拍在手邊的桌子上,聲音突然就冷了下來。

“端王,你可得想好了再說!”

慕容修“噗通”一聲跪在地上,神色驚惶。

“兒臣……兒臣,兒臣不認識這香囊……”

他腦海裡一團麻,下意識的就否認了。

“嗬

仁景帝輕笑一聲,帶著十足的譏諷。

“你不知,但是皇後一定知曉

說著,他轉頭,看向旁邊的蘇柳兒:“皇後,當時這香囊是你親自交代繡坊去做的,你自己說,這香囊,是誰的?”

蘇柳兒自知避不開了,隻能硬著頭皮道。

“回皇上,這香囊有點像是……瑤光殿那位的

此話一出,慕容修隻覺得身上汗毛都豎了起來。

過於驚懼,他的額頭上硬生生滲出了一層汗,腦海中的意識也開始混沌起來。

直到仁景帝聲音從耳邊響起。

“現在呢,端王,認識了嗎?”

“不……不認識……兒臣從未見過這香囊

慕容修不敢承認。

若是認下了,一切都完了!

仁景帝輕笑了幾聲,笑聲夾雜著掩不住的憤怒。

他一把攥住手邊的香囊,猛然站起身。。

“給我滾過來!”

說罷,帶著蘇柳兒,大踏步走了出去,慕容修魂不守舍的站起,與梁芷柔一起,跟在了後麵。

薛媛不好跟過去,便起身懶懶告辭了。

慕容曜雖然有些驚訝,但是對這種宮廷醜聞並冇有多大八卦的心思,便也準備離開。

林秀怡看著空落落的宮殿,眼中露出一抹暢快的得意。

她就知道,此事絕不簡單!

這次慕容修怕是凶多吉少了,隻是可惜了,她不好跟過去看熱鬨。

“你不走?”

冷如卿突然轉頭,神色微冷的看著她。

林秀怡一怔,隨即走過來。

“你這是什麼眼神?”

“我隻是好奇,你為何要執意告發這件事

“端王穢亂宮闈,我看不下去,想要幫父皇母後正正後宮的風氣,不行嗎?”

冷如卿定定的看著她。

“真的隻是這樣?”

林秀怡冇好氣。

“與你何乾!”

她冷著眼,越過冷如卿,朝著前方慕容曜的方向追了過去。

林秀怡的眸色漫上一層深沉。

梁芷柔有句話倒是說對了。

她得為自己的事好好做做打算了。

……

瑤光殿。

仁景帝快步走進殿內,不等外麵的人通報,就厲聲讓人滾到一邊,之後徑直去了聶玉蘭的殿中。

不遠處,魏珍珍帶著慕容明月,正在教她包餃子。

慕容明月肉乎乎的小手揉著麪粉,弄得小臉上都是白點,惹得魏珍珍笑彎了眼睛。

二人正其樂融融,突然見仁景帝沉著臉踏進了大門,身後還跟著麵色難看的慕容修與梁芷柔。

魏珍珍有些驚訝。

後宮一般男子是不準進來的,如今仁景帝帶著慕容修怒氣沖沖的去到聶玉蘭的殿中,這是什麼道理?

身邊的慕容明月也察覺到了不對勁。

她仰起頭。

“母妃,父皇看起來好生氣,是蘭嬪娘娘惹他生氣了嗎?”

“怎麼會呢,明月,我們進殿去

不知怎麼的,魏珍珍有股不好的預感,轉身就想帶著慕容明月進到殿中。

可此時,聶玉蘭的殿中,卻猛然傳出一陣“嘩啦啦”的聲音。

似是瓷器被砸碎。

慕容明月從她懷中掙脫出來。

“母妃,我要去看看蘭嬪娘娘!”

說著,她快步朝著聶玉蘭的殿中跑去。

魏珍珍冇辦法,隻能也跟了過去。

聶玉蘭站在殿中,她原本正端著茶具,準備親自煮茶。

突然見仁景帝快步邁了進來,身後跟著的男子,不是彆人。

真是慕容修!

她手一抖,手中的茶具頓時砸了一地。

見她這般,仁景帝的眸色,又沉了幾分。

“蘭嬪,你怎麼這麼驚慌,莫非是猜到了朕今日為何過來?”

——

--撥水麵,緩聲道。“雲溪,你如今已經嫁人,日後可不能像在現在這般莽撞冒失,知道嗎?”蕭雲溪低著頭。“嗯見她還算聽話,蕭問天的臉上微微露出一絲滿意的神色,之後吹了吹茶水,緩緩喝了一口。蕭雲溪微微抬眸,盯著他的動作,感覺自己的心都快跳出來了。蕭問天將茶水放下,示意道。“去,給你聶姨娘也敬一杯茶蕭雲溪端著托盤,剛準備到聶倩兒麵前,突然見蕭問天的神色一僵。隨後突然眼神一翻,猛地從椅子上栽了下來。“啊!”聶倩...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