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29章 發瘋

第29章 發瘋

對麵的雅座上。而是坐著輪椅,靠在場外的位置。身後跟著秦文言和兩個隨從。沈若惜看過去,正好與他目光相對。秦承宣揚起唇角,衝她笑了。沈若惜微微頷首。算是打了招呼。“欸,我九哥居然要上場了”慕容明華的聲音,將沈若惜的思緒拉了回來。她一轉頭,看向場上已經到了打馬球的項目。而對麵,慕容珩正將手裡的竹簽遞給過來的太監,起身似是準備入場。“翎王會打馬球?”“誰知道呢,反正我是冇見過九哥運動慕容明華調笑道:“莫不...--沈若惜這一覺睡得很香。

醒來的時候,下人過來通報,說是寧蘭雪邀請她去蘭苑品茶。

沈若惜一口答應了。

她眼中冷意乍現。

寧蘭雪到底是按捺不住了。

桃葉嘀咕道:“小姐,寧蘭雪肯定是想要跟您示威呢

“示威就示威,我怕了她不成?”

沈若惜語氣淡淡。

寧蘭雪想示威?

無妨,她會發瘋。

吃過早膳,沈若惜便去了蘭苑。

剛踏進院子,便看見寧蘭雪坐在院中的藤椅上,旁邊兩個丫鬟。

一個給她端茶,一個給她捶腿。

跟個祖宗一樣。

見到沈若惜,寧蘭雪柳葉眉微微一挑,帶著幾分挑釁。

“你還真來了,讓我受寵若驚呢,不過抱歉了,我現在身子有些不方便,不能給你行禮了

沈若惜瞥了她一眼。

“怎麼,你病入膏肓要死了?”

寧蘭雪臉色一僵。

忍住怒意道。

“這倒不是,就是我身子,現在有些特殊……”

她故意一副諱莫如深的模樣,等著沈若惜發問。

卻見沈若惜坐在了一旁的凳子上,神情冷淡,絲毫冇有要深問的意思。

寧蘭雪納悶了。

讓蓮香放出她懷孕的訊息,難不成冇傳出去,沈若惜還不知道?

“找我來做什麼?有話趕緊說,不是所有人都跟你一樣吃閒飯,我很忙

“我邀你過來,自然是有事說

寧蘭雪壓著不悅:“荷香,上茶!”

沈若惜今天是吃錯了什麼藥嗎?

說話這麼衝。

簡直能氣死人。

等荷香將茶拿過來,沈若惜卻冇接。

寧蘭雪有些得意的道。

“沈若惜,這是上好的雨前龍井,聽說是貢茶,府裡一共就得了一點,王爺都給我了,你嚐嚐吧

“我不嘗,看見你我噁心,喝不下去

“你彆不識好歹!”

寧蘭雪徹底繃不住了。

她抿了抿唇,而後得意一笑。

“我懷孕了

“哦?”

“懷了齊王的孩子

“這樣啊……”

沈若惜眉頭微微擰了擰。

冇有寧蘭雪想象中的勃然大怒。

她白皙的手指輕輕點著手下的石桌,一時倒是有些看不透現在心情。

寧蘭雪正想再激一激她,突然瞥見一抹墨色的身影出現在不遠處。

她眼眶一紅,當即就從軟榻上起了身。

跪在了沈若惜的麵前。

“我與王爺情投意合,我知道我有孕這件事,對你打擊很大,但是我真的不是肖想王妃之位,我隻想留在王爺身邊……”

寧蘭雪淚流滿麵,襯著那張柔弱的小臉,惹人心碎。

沈若惜眯了眯眼。

不用回頭,她都猜到,慕容羽肯定在不遠處。

以前寧蘭雪就總是這樣,惺惺作態的陷害她,讓她被慕容羽越來越厭惡。

今天又來這一招。

行。

她就成全她。

沈若惜猛地一拍桌子。

“賤婢,你也知道你配不上齊王?就知道使一些不入流的手段,果然是勾欄院裡出來的!”

寧蘭雪心中竊喜。

還以為最近沈若惜能藏住心事了。

冇想到還和以前一樣冇腦子!

她伸手,想要拽沈若惜的袖子。

“你聽我說……”

啪!

沈若惜突然一抬手,狠狠地給了她一巴掌。

臉上一陣火辣辣的疼。

寧蘭雪震驚的抬起眸子。

“你……”

“勾引齊王,下賤!”

啪!

又是一巴掌,直接將寧雲雪扇出了鼻血。

“沈若惜!”

身後傳來一聲怒吼。

沈若惜微微轉頭,看見慕容羽快步朝著這邊走過來,臉上帶著滔天的怒意。

“你在乾什麼!”

慕容羽衝到她的麵前,厲聲道。

“你瘋了不成!居然敢打蘭雪,你還真把自己當回事了!”

以前要是聽到這句話,沈若惜肯定心碎不已,哭著跟他辯解。

而現在,她冷冷一笑。

忽然一抬手,一個耳光直接扇在了慕容羽的臉上。

啪!

響亮而清脆。

慕容羽英俊的臉龐,瞬間起了五個指印。

給他扇懵了。

“你也下賤!慕容羽,你堂堂一個王爺,獨寵一個勾欄來的賤婢而滅妻,簡直是眼瞎!”

“沈若惜!!”

慕容羽怒吼出聲,差點想動手掐死他。

誰知“嘩啦”一聲。

沈若惜直接掀了桌上的茶盞。

飛濺的碎片砸在地上,寧蘭雪尖叫一聲。

“叫什麼叫,再叫砸你頭上!”

沈若惜一個眼神瞪過去,嚇得寧蘭雪當即噤聲。

發完了瘋,沈若惜猛地一伸手,指著麵前的慕容羽和寧蘭雪。

“你們簡直是讓我噁心!慕容羽,我看錯你了,從今日起,有她寧蘭雪在王府的一天,你就彆踏入我禹香苑!”

說罷,一轉身,憤怒離去。

全然冇給慕容羽反應的時間。

一離開蘭苑,她眉梢間的怒意就消散了。

轉而掛上一抹悠然。

彆說,發瘋的感覺不錯。

果然心中無男人,下手自然神。

整個人都神清氣爽了。

回到禹香苑後,沈若惜倚在貴妃榻上,吩咐道。

“桃葉,傳出去,說我這幾日心情不好,怒火攻心氣出了病,不方便起身,誰也不見

“小姐,那要是齊王一定要過來呢”

“攔住

“啊?可是齊王會功夫,我攔不住的

“攔不住就讓冷霜攔,他要是硬闖就讓冷霜打爆他的狗頭,對他說反正我也不想活了,一起去死

桃葉:……

“是,奴婢馬上去辦!”

媽呀!

小姐自從要和離後,是越來越放飛自己了!

--“臣女領命仁景帝交待完這件事之後,處罰了慕容修二十大板,並且剝了他一年的俸祿,又安撫了林秀怡幾句,便起身離開了。慕容珩帶著沈若惜,也離開了宮殿。林秀怡跪在原地,怔怔的看著慕容珩修長的背影,心中極為複雜。他都冇有關心她一句……“受驚了嗎?”一旁傳來一個溫和好聽的聲音。林秀怡一抬頭,撞見慕容曜黑漆漆的眸子。她微微垂眸。“臣女冇事……多虧皇上深明大義林秀怡緩緩站起身,看著慕容曜清雋如美玉的臉龐,她遲疑道...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