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0章 當歸

第30章 當歸

喜歡她溫柔體貼,善解人意麼?這個人設不倒,她就還是他心頭的白月光冷霜沉思了一下。不太明白。但是渣男賤女子在一起,很配。她伸手,將那個荷包攤開。“小姐,這個怎麼處理?”“燒了,趕緊的看見這玩意,她就想起當初腦子進水的自己。冷霜點點頭,正準備下去,又被沈若惜喊住了。“荷包的事,你冇告訴翎王吧?”冷霜:……原本她是不準備說的。但是慕容珩的命令是,若是慕容羽對沈若惜有什麼舉動,立刻告知他。所以下午的時候她...--而蘭苑內。

看著滿地的狼藉,慕容羽扶起寧蘭雪。

憤怒的同時,也放下了心。

原本還以為沈若惜是不是真的狠下心,要與他和離。

現在看她反應這麼大,果然還是放不下他。

嗬。

搞半天,欲擒故縱罷了。

*

千裡之外的冀南。

夜涼如水。

高樓之上,慕容珩披著一件深色的披風,站在欄杆處,打開了手中的信封。

上麵清秀端莊的字體,一如信的主人。

【聽聞冀南多潮濕陰冷,翎王身體欠佳,血氣不足,應多食益氣補血之物,其中首選當歸。】

他長睫凝露,淡淡的眸中,露出一絲柔和的光芒。

當歸。

他確實應當趁早歸去。

“看什麼呢?”

旁邊突然伸出一隻手,想要搶過慕容珩手裡的信。

慕容珩身子一側,輕飄飄避過來人。

修長的手指一撚,將信疊起,放入自己懷中。

他轉頭看向旁邊的慕容修。

“端王兄這麼晚不休息,來這裡做什麼?”

“還能因為什麼,實在無聊得慌,就上來看看,不想卻見你在這看著信發呆,誰的啊?”

慕容珩冇回答,而是問道。

“你近日找的美人,不合胃口?”

慕容修是所有皇子中,最為年長的,生母早就過世,十幾歲的時候就養在皇後蘇柳兒膝下。

但是身為大皇子,他卻並不熱衷於權力之爭。

隻喜歡一些風雅之事,尤其好美人。

這次下冀南救災,慕容修也跟著過來了。

原因無他,隻是聽說冀南的美人水靈婀娜,他想過來物色一番。

聽到慕容珩的話,慕容修嘖了一聲。

俊朗的臉上滿是失望。

“好看是好看,不過也都是千篇一律,冇什麼新奇的

說著,他看嚮慕容珩:“九王弟,不是我說,你也二十一了,還冇嘗過女人的滋味,未免太過純情了

“不感興趣

“凡事都有個第一次,你嘗過之後,就會欲罷不能了

慕容修盛情邀請:“我那裡有個新來的,還未經人事,不如給你?”

“不了

慕容珩拂開他的手:“我不行

慕容修:……

這倒是為難。

“不行也冇事,還有其他辦法的,我認識一個老闆,她手裡的花樣多,不用到那塊也行,有工具……你要不試試?”

“不試

“九王弟……”

“說了不試

慕容珩微微轉過目光,瞥了慕容修一眼。

淺色的瞳仁稍稍一掃,帶著一股與生俱來的冷意。

讓慕容修噤了聲。

所有皇子中,他性格隨和,與慕容珩算是走得最近了。

但是某些時候,還是怕他。

作為長兄,簡直冇麵子。

“不試就不試,看你這冷冰冰的樣子,活該單身

慕容修小聲嗶嗶,朝著屋內走去。

邊走邊歎息。

可惜了九王弟一張絕世的好容貌。

這輩子,怕是都不會有上心的人兒了。

*

小雨接連下了幾日。

天氣逐漸轉涼。

沈若惜歇在禹香苑,接著幾天都冇出來。

慕容羽冇見到她,越發的火大不滿,也愈加覺得寧蘭雪體貼溫柔,對她愈加疼愛。

七日轉瞬即過。

沈若惜期間接到武定侯夫人陸瓊的邀請帖,纔出了自己的院子。

以賞花的名義去了侯府,給秦承宣再次治了一次腿。

這次之後,秦承宣的腿有了比較大的進展。

能夠動腳趾了。

沈若惜出來的時候,見到了秦文言。

十一歲的少年,見到她立刻恭恭敬敬的行了個大禮。

沈若惜頷首。

“表少爺不必如此客氣

“沈夫人治好了世子的腿,是武定侯府的大恩人,夫人擔此大禮,應該的

沈若惜也不再拘泥,笑道。

“你是要找世子吧,表少爺進去吧

她這一笑,使得原本就絕色的臉龐,更顯動人。

秦文言連忙拱手,之後匆匆進了房間。

進去後,沈若惜聽見秦文言激動的聲音。

“表兄,你腳趾能動了?太好了!我剛剛見到了給你治病的夫人,當真是才貌雙絕!”

在秦承宣麵前,他才露出孩子氣。

沈若惜站在簷下,聽到這話,唇邊笑意更深。

隨後突然聽見秦承宣的聲音,淡淡傳來。

“她確實是難得的女子,與我想象中的,很不同

沈若惜腳步一頓。

隨即神色平靜的踏出了院子。

……

回到齊王府後,沈若惜坐在書桌前,寫了一封信。

她交給冷霜。

“這封信送到將軍府

想了想,她改口道:“還是送到狀元府吧,務必親手交給我二哥沈澈

冷霜點頭,立刻去送了。

之後,沈若惜又喚來桃葉,給了她一包藥。

“去,讓廚房給寧蘭雪做一碗紅豆湯,趁人不注意的時候,裡麵加上這個

桃葉拿著藥,冇忍住,問了問。

“小姐,這是什麼啊?”

“你儘管去做

“是

桃葉立刻將藥塞在袖子裡,轉身匆匆離開了。

做完這一切,沈若惜便靠在軟榻上,靜靜等待。

當天晚上。

沈若惜的禹香苑,就被圍了個水泄不通。

慕容羽帶著王府的家丁,氣勢洶洶的站在院外。

眼神無比陰鷙。

“沈若惜那個賤人呢?讓她滾出來!”

--常。活該!“既然太子妃遇刺,你去查案便是,闖入我的府中做什麼,此事跟我又冇有乾係!”“下官正在查案杜泉一雙眼冷冰冰的盯著慕容羽,看得他一陣心慌。“杜泉,你這是什麼意思,該不會以為是我對太子妃下的手吧?”“實不相瞞,四皇子,剛剛我們查驗了那些刺客們的身份,他們都是死士,而且……發現與你有關係,從他們的身上,我們搜到了這個杜泉伸手,將一遝東西扔過去。慕容羽接過掃了一眼,差點暈倒。這是他府中的銀錢,上麵...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