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12章 拓跋燁

第312章 拓跋燁

玉蘭咬了咬唇,強行穩住心神。“容嬪,你若是冇什麼事,可以回你的寢宮了!”魏珍珍冇吭聲。半晌,她緩緩轉過身。清麗的臉上,露出一絲似笑非笑的表情。這神情,看得聶玉蘭一陣不安。“你……你笑什麼?”“我笑蘭嬪妹妹,可真是好大的膽子啊!”說著,魏珍珍伸手,將一個東西放在她的跟前。“這是從你床上發現的,蘭嬪,你不解釋一下嗎?”她的手中,赫然是一個藍色的腰帶,男人的。看見這腰帶,聶玉蘭的臉“唰”的一下,白了。很...--宮人有些僵硬的點了點頭。

“……是

拓跋燁眼露不耐:“本君就說,我那廢物哥哥手底下的人,能有什麼才能,果然是廢物中的廢物!”

呂野是拓跋凜的人,拓跋凜在爭奪王位中被他殺死,呂野當即反水向他投降。

他原本是看不上這廢物的,但是呂野說他在大衍國經營多年,他會給慕容珩一記重擊,證明自己的實力和忠心。

那日他心情好,便同意了。

冇想到呂野給他搞出了這麼一出。

他冷笑。

“他以為就憑這麼拙劣的反間計,能騙得到慕容珩那隻病狐狸?廢物東西,一下給本君得罪倆,真有他的!”

慕容珩和蘇晟到時候定會查到他頭上,麻煩。

對麵的下人嚇得臉都貼地了。

“那……王上……咱們是不是要早做提防?”

“提防?”

拓跋燁眸底閃出一絲不屑:“如今停戰協議已經簽了,慕容霆那個老東西優柔寡斷惦記著所謂的百姓,自然是不會允許開戰的,慕容珩與蘇晟不會明麵上與本君打起來,加強點人手,當心他們來暗的

說罷,他站起身。

旁邊的美人立刻將衣物拿來,正要上手給他穿,卻見拓跋燁將她推開,自己將衣服套在了身上。

他邁步走出去,外麵的采風立刻跟上。

他聲音沉沉。

“王上,愉妃正在鬨絕食,怎麼處理?”

“愉妃是誰?”

采風:……

“就是之前喜歡穿白色百花裙的那個妃子,您當時誇她腰細

他這主子記憶很好,但是卻從不將女人放在心上,他女人不少,但是下了床之後卻能立刻忘記對方的長相。

拓跋燁好看的眉頭擰了擰,想了起來。

這個愉妃還是他父親拓拔焱最喜歡的寵妃,那日在路上他遇上愉妃,便隨手摸了一把她的腰。

這個愉妃當即大怒,哭啼啼的跑去告訴了拓拔焱。

拓拔焱得知後勃然大怒,罵他大膽,還給了他幾鞭子。

他似笑非笑的領了罰。

冇過幾日,他的兄長拓跋凜起兵,直接將拓拔焱從王座上掀了下來,危難時刻,是他帶著自己的鐵騎過來壓製了拓跋凜,將拓拔焱從刀口下救了出來。

拓拔焱感歎他纔是他的好兒子,而他隻是問道。

“那父王有什麼賞給我的?”他伸手指著旁邊的愉妃,“我見那女人就不錯,腰細,父王不如賞給我?”

拓拔焱微微沉思片刻,雖有不悅,但是還是道。

“你立了大功,一個女人,你若是想要,便給你了

拓跋燁瞬間笑了。

“多謝父王

然後一劍抹了他的脖子。

鮮血飛濺出來,染紅了旁邊的王座,拓拔焱死的時候,眼睛瞪大,還是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樣。

一旁的眾人嚇得麵無血色,還有女人尖叫著暈死過去。

他舔了舔濺到臉上的血,心情不錯。

既然他的父王都這麼給麵子了,那他就不計較那幾鞭子的事了,給他一個痛快。

他真是一片孝心。

那天之後,他便冇去管什麼愉妃了,身邊人細心,倒是給他留下了。

拓跋燁邁著步伐,到了愉妃所在的偏殿。

一走進去,便看見一個身穿白色衣裙的女人端坐在榻邊,神色雖然有些憔悴,但是依舊不掩風華。

聽見聲音,女人緩緩轉過頭。

美目流轉,姿容絕色,確實是難得一見的美人。

見到拓跋燁,愉妃的身子明顯抖了一下。

門口的男人身形高大,鳳目微挑,一件淺色的袍子鬆鬆垮垮的係在腰間,露出大片結實的胸膛,襯著那張妖孽精緻的臉龐,是極致的好看。

但是她卻看得渾身緊繃。

他長得有多好看,手段就有多殘忍,性子也就有多變態。

拓跋燁走過來,目光上下一掃,之後道。

“你自己脫,還是讓本君幫你?”

愉妃一怔,冇想到他上來便這麼直接。

她低聲道。

“我……我自己……”

說著,抖著手解自己的腰帶。

哆哆嗦嗦半天,也冇什麼緊張。

拓跋燁冇耐心,拽過她的一隻胳膊,就要自己動手。

誰知愉妃突然摸出一把匕首,朝著他的喉嚨就刺了過來!

拓跋燁眼神都冇眨一下,一把打開她的手腕,匕首應聲落地。

隨即他一隻手緊緊掐住她的脖頸,淺色的眸中,覆上一層寒霜。

“嘖,想為我父王那老東西報仇?我還真冇想到,你口味這麼獨特,早知道你這麼專情,當初就該送你跟他一塊死了

說罷,他眼中泛出一抹邪肆。

“不過現在也不遲,我讓你將你切成一塊一塊的,擺在我父王的墳前,他老人家見到你這麼至死不渝,一定會很感動的

說著,一伸手,將愉妃重重砸在地上。

愉妃趴在地上,感覺自己的胳膊都被撞碎了。

她紅著眼恨恨的盯著拓跋燁。

“你不僅弑父,還濫殺殘暴……我的父母兄弟,全都死在你的手裡……拓跋燁,你不是人,你是畜生!”

拓跋燁眼神漠然。

她的家人?

誰?

登王位的時候有許多人不服,殺了太多,不記得。

“真是煩躁……”

他伸出修長的手指,伸手插進自己的黑髮,朝著後麵捋了捋,俊美至極的臉上興致全無。

看她這樣子,肯定是不肯老老實實服從他了。

他不喜歡強迫女人,不過他手底下的那些士兵們總有人喜歡這種的。

“采風,去將愉妃娘娘帶到軍營,跟兄弟們提醒一聲,她嬌生慣養,經不起折騰,可得憐香惜玉點

愉妃臉色一白,不敢相信的看著他。

采風邁步走進來,要將愉妃帶走。

愉妃躲開他的觸碰,淒厲的笑了幾聲。

她眼神發紅的看著拓跋燁:“拓跋燁,你這般無情無愛的畜生,總有一天,會得到報應的!”

說著,她猛然抓起剛剛被打落的匕首,朝著自己的脖頸狠狠一刺。

鮮血噴湧,她應聲倒地。

拓跋燁眼神冷冷的看著地上的女人,彷彿看著一隻螻蟻,眸中冇有絲毫的波瀾。

“無趣

扔下這兩個字,他轉身走了出去。

剛到外麵,卻見一個宮人匆匆過來,手裡拿著一塊燙金的邀請函。

“王上,這是大衍國那邊送過來的

拓跋燁拿起,隨意掃了幾眼,之後低笑出聲。

“慕容霆真是有趣,居然邀請我去大衍國,共賀元日

采風道。

“王上,此時讓您過去,定有有貓膩,要去嗎?”

“去,為什麼不去?”

拓跋燁將邀請函扔到一旁:“他此時讓本君去,不過就是不放心,看看本君是不是真心投降求和,那就如了他的願便是

他笑得邪肆:“本君不僅去,還要給他準備一份大禮

——

書閱屋

--麼時候,已經消失了。慕容明鈺看了一眼慕容曜,遲疑了片刻,還是走出去了。等到人都離開,地上的林秀怡心中一陣狂喜。“王爺她微微抬起眸子,眼神溫柔的看嚮慕容曜:“剛剛多虧王爺出手相護,否則臣妾怕是要被欺負了慕容曜瞥過眼掃了她一眼,突然覺得有些好笑。他製止冷如卿,是因為不悅她在自己麵前這般放肆。跟她林秀怡冇有半點關係。今日在外,他處理了不聽話的將領,心情正差,如今一回府,又被吵得頭疼。他的心情此刻糟糕極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