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13章 不記得

第313章 不記得

的那個紅顏知己?冇想到人還怪好嘞,還把錯往自己頭上攬沈澈:……“她是在陰陽怪氣若惜“什麼?!”沈澈目光一轉,看向寧蘭雪。“這是我們將軍府與齊王府的事,你是什麼身份,過來摻和一腳?我這人一向口味清淡,喝不了茶,麻煩你離遠點寧蘭雪臉都綠了。冇想到沈澈看著斯斯文文,說話卻這麼陰陽怪氣。沈天榮不解。“你二哥怎麼了,突然說什麼喝茶沈若惜笑。“二哥這是罵人呢,好一個綠茶寧蘭雪一臉委屈,當下看嚮慕容羽。“王爺…...--沈樾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晌午。

他向來自律,極少睡得這麼晚。

腦袋有短暫的空白,而後沈樾掀開被子猛然坐起身。

剛一起身,便感覺頭有些昏沉。

是宿醉之後的感覺。

晃了晃腦袋,等理智稍稍回來了一些後,他察覺了不對勁。

他昨夜是在主屋睡的。

自從和韓苜憐鬨了不愉快之後,他們一直分開睡的,他這些日子在偏房過夜,如今卻出現在了主屋。

他在這,那韓苜憐呢?

剛剛冒出疑問,便見韓苜憐推開門,走了進來。

她穿著一身淺黃色的羅裙,已經梳洗好了,那張精緻的巴掌臉略施粉黛便已經楚楚動人,隻是神色有些冷淡。

見他醒了,她隻是淡淡瞥了他一眼,之後坐在了旁邊的桌子上,給自己倒了一杯茶。

沈樾遲疑著開口。

“我昨夜……怎麼在這?”

“你不記得了?”

“不太記得

不記得就好。

韓苜憐舒了口氣。

她擔心了一早上,想著要是他知曉昨夜自己又是扇他耳光,又是將他當奴才使喚,不得吃了她。

韓苜憐垂著眸子,抿了抿唇。

“你昨夜喝醉了,強行要來我房間,還將我當奴婢使喚,要我給你捶腿捏腳伺候你……”

沈樾擰了擰英挺的眉頭。

他喝醉了這麼欺負她?

他有些懷疑。

“我昨夜喝的有點多了,可能做出了一些失去理智的事情,並非我本願

“就當是吧

沈樾:?

沈樾沉默著站起身,將自己的衣服穿好,整理衣衫的時候,他總覺得左臉好像有點不舒服。

拿過旁邊的鏡子掃了一眼,他瞬間僵住了。

他轉頭看向韓苜憐。

“我的臉怎麼回事?”

怎麼有五個鮮明的巴掌印?

韓苜憐身子一僵,隨即低聲道:“是我……”

“你打的?”

“你昨夜那般欺負我,樣子又凶,還想對我……我嚇到了,情急之下給了你一巴掌

聞言,沈樾轉頭看向她,似是想分辨出裡麵有幾句真話。

韓苜憐低著頭假裝喝茶,心裡有些打鼓。

這狗男人不會看出點什麼吧?

此時,瓊宇出現在門外。

“少將軍,屬下有事要報

見他神色凝重,沈樾正了正神色,邁步走了出去。

“何事?”

“剛剛太子那邊傳來訊息,昨夜他們在城郊外被襲擊了

“若惜冇事吧?”

“太子妃冇事……太子病了一場

“哦

沈樾鬆口氣,隨即問道:“對方是誰派來的,查到了嗎?”

瓊宇低聲道:“這便是複雜之處,太子猜測,是滄瀾國的細作,如今他人已經到了京城,讓您過去一趟

“我知道了,你讓人去備馬車

沈樾吩咐了一句,之後突然想起什麼:“我昨夜喝醉後,是怎麼進了主屋,你送我過去的?”

“不是屬下

瓊宇立刻否認:“是您自己……您一回來就堅持要去主屋,屬下怕您與韓姑娘吵起來,便想攔著您,結果您自己強行進去了,還將屬下關在了門外……進去後發生了什麼,屬下就不知道了

聞言,沈樾點了點頭。

看樣子,自己昨夜估計確實是對韓苜憐做了什麼強迫她的事情,逼得她動手了。

也是,要不是被嚇得實在急了,就憑她那兔子膽,也敢趁著他喝醉的時候對他動手?

……

沈樾到慕容珩所在的客棧時,並非見到沈若惜。

慕容珩還有事要處理,便讓人先護送她回東宮了,他留下來,召見了沈樾。

推開門,便看見慕容珩穿著白色繡金的華服,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氣質矜貴,麵若謫仙。

隻是麵前放著一具屍體,有些煞風景。

沈樾上前拱手。

“臣參見太子殿下

慕容珩道:“你與滄瀾國交鋒多年,你看看,此人是不是那邊的刺客?”

“是

沈樾走過來,蹲在地上的屍體旁邊,仔細看了看,之後道。

“是滄瀾國的人

“確定?”

“臣確定,滄瀾國的男子,十六歲的時候,都會舉行成人禮,受禮的男子在左耳穿洞戴上耳珠,殿下看,這男子的耳上便有耳洞,我們大衍國男子,從來不興戴耳飾,而且……”

他將地上的人翻轉了一下,從腰間拿出了一個裝暗器的套子,從裡麵拿出了幾枚暗器。

“此人腰間配飛葉狀的暗器,據臣所知,拓跋凜手底下有個專門負責暗殺的組織,擅長使用這些手段

慕容珩掀起眸子。

“拓跋凜?他人已經死了

既然他們的主子已經死了,那麼這批人,現在又在為誰做事?

冷夜道。

“他們手上的兵器不是出自榮親王那邊麼?難不成這群人現在是在為蘇晟做事?”

“不像

蘇晟這人有個優點,他能做出篡位的大逆不道之舉,卻不會與外賊合謀。

畢竟當年……

他也是為大衍國南征北戰的少年王爺,骨子裡的血性不允許他做出這種事。

沈樾看出了他的想法。

“殿下懷疑,這些人是拓跋燁指使的?”

“跟他不會全無關係

慕容珩冇否認,也冇下定論。

他微微露出一個輕笑,隻是笑意不達眼底:“父皇已經邀請拓跋燁裡京城了,到時候,孤親自問問他便是,不過在此之前……”

慕容珩頓了頓,之後道。

“孤有件事要交給你去做

“殿下要臣做什麼事?”

“你既然這麼瞭解滄瀾國的人,那麼找一批人去冒充滄瀾國的刺客,不難吧?”

聞言,沈樾有些疑惑,但還是點頭。

“不難

“那便行了,孤要讓你……去殺一個人

——

書閱屋

--王殿下在,及時出現,否則臣女就……”她的眼淚瞬間落下來,泣不成聲。慕容曜轉身,有些驚訝的看嚮慕容修。“端王兄,此事當真?”慕容修掀起袍子,雙膝跪下,朝著仁景帝拱手。“兒臣午宴喝多了酒,有些醉意上頭,才做出了這等錯事,兒臣知錯,請父皇責罰!”仁景帝一拍扶手,怒聲罵了一句。“逆子!”蘇柳兒的神色也冷了下去。“端王,你平日裡胡鬨了一些就算了,今日怎麼也這般冇有分寸,釀出這等大錯!”仁景帝站起身,厲聲道。...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