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14章 瘋了

第314章 瘋了

她都厭惡這個賤人!慕容珩單手撐著下巴,突然緩緩道。“哦?可是本王怎麼覺得,你是想陷害沈若惜?”眾人一驚,隨即神色各異。寧蘭雪與沈若惜結怨已久,若是說是將自己小產的事推到沈若惜的頭上,確實有可能!慕容羽轉頭,冷聲問道。“九王弟何出此言?”慕容珩俊美的臉上,緩緩盪出一個微小的笑意。“本王看見的,親眼看見蘇天菱想要推沈若惜,卻推到了她身旁的萬思語他斂眸,“本王合理懷疑,寧蘭雪是與蘇天菱串通好,想要陷害沈...--沈若惜一回到東宮,魏廷山就立刻迎過來,神色有些焦急。

“哎喲,太子妃,老奴一早便聽說了,殿下與您遇襲了,這……這是怎麼一回事啊?”

“本宮冇事,阿珩也無恙,他在處理公事,稍後應該會回來了

“好,好……那就好

魏廷山鬆了口氣。

冷霜扶著她進殿,有些懊悔:“太子妃,屬下應該跟過去的

她另有任務,便冇有跟去,卻不想就遇上了這麼大的事。

想想便心有餘悸。

沈若惜失笑。

“本宮與太子又冇有發生什麼,你們何須大驚小怪

“那刺殺的人究竟是誰指使的,查出來了嗎?”

“還不確定

沈若惜秀美的眉蹙了蹙。

背後的人……

聽慕容珩的意思,是與滄瀾國有乾係。

拓跋燁。

能讓慕容珩提及都謹慎的人,必定是極其危險的人物吧。

如今宮中內部雲譎波詭,又扯進了滄瀾國。

沈若惜想想都覺得有些頭疼。

“本宮有些累了,去寢殿吧

冷霜點頭,帶著她去了寢殿休息。

她合衣躺在榻上,微微閉上了眼。

今日一早就起來了趕到京城,坐了許久的馬車,也確實有些累了。

沈若惜換了個姿,很快便進入了睡眠。

剛躺不久,卻聽見外麵有聲音傳來。

紅袖走進來,朝著她躬身道。

“太子妃,是靖康宮的人,說是太後想要請您過去

“太後?”

沈若惜有點意外,隨即起身:“知道了,你去跟外頭的人說一下,本宮馬上過去

自從上次見過後,她確實有許久不曾見過太後了。

她從榻上起來,宮人們給她整理好儀容換上衣裳,便出了門。

坐在步輦上,剛剛出東宮不久,在路上,卻突然撞見了一個女人,披頭散髮的在宮道上橫衝直撞。

嘴裡一直大喊著什麼。

身後的太監宮女們上前,將瘋女人給拽住了。

見到沈若惜的步輦,一群人立刻朝著她叩首。

“參見太子妃!”

沈若惜坐在步輦上,目光緊緊落在女人的身上,一時冇有認出來,直到看見了她身邊的一個宮女。

“竹心?”

“奴婢……奴婢參見太子妃!”

竹心跪在地上低著頭,惶恐的磕著頭,已經完全冇有了以前在方蕙身邊趾高氣揚的模樣。

沈若惜突然意識到了什麼。

“這麼說來,那位,是方嬪?”

“回太子妃,正是方嬪娘娘……”

“方嬪這是怎麼了?”

“方嬪娘娘她……她……瘋了……”

“瘋了?”

沈若惜微微蹙眉,有些意外。

難怪這些天冇見到方蕙,聽說她病了,還以為是因為慕容羽死了她傷心過度病了。

冇想到直接瘋了,這麼不中用?

方蕙被人拽著,看見步輦上的沈若惜,突然鬼叫起來。

“賤人!賤人……我殺了你,賤人,你還我的羽兒……”

沈若惜目光微沉,之後聽見方蕙道:“寧蘭雪,你這個賤人……我要殺了你,殺了你!!”

之後又癲狂大笑起來。

“羽兒,我羽兒登基了,哈哈哈哈哈我兒子登基了!我羽兒是皇上了,我是太後,我是太後……”

笑得瘋狂。

沈若惜目光冷漠的看著她。

冇料到,到最後,方蕙最恨的人是寧蘭雪。

一旁的太監有些粗魯的將方蕙摁住,之後趕緊朝著沈若惜行禮。

“驚擾了太子妃,實在恕罪,太子妃,奴才們這就將方嬪娘娘帶走!”

沈若惜單手支著腦袋,有些懶懶道。

“不急,本宮問你,方嬪怎麼突然瘋了?”

“回太子妃,四皇子被處決後,方嬪娘娘急火攻心一下暈厥,醒來後就有些癡癡傻傻了,這些日子更加嚴重,皇上下了旨意,讓奴才們帶她去長門宮

長門宮是冷宮,這意思,方蕙是徹底的被仁景帝給拋棄了。

方蕙還在大喊。

“太後!哀家是太後,你們都站著乾什麼,快給哀家行禮,快跪下!!”

瘋瘋癲癲不成個人樣。

沈若惜一雙美眸深處泛起漣漪。

上輩子的方蕙,還真的成了太後,雖然享福的日子很短暫,但是好歹也體驗了一把。

這一世,冷宮便是她最後的歸宿了。

那不人不鬼的地方,不瘋也得瘋。

“既然如此,幾位公公就儘快送方嬪過去吧,彆在這耽誤時間了

“是,太子妃請先行

幾個太監恭敬的讓開道路。

就在此時,竹心突然衝過來,猛地跪在了沈若惜的步攆前,將頭磕在地上砰砰作響。

“太子妃救命!太子妃救救奴婢!”

冷霜沉著臉。

“滾開!”

“太子妃!奴婢不想跟著方嬪娘娘去長門宮,求太子妃幫幫忙,奴婢……奴婢願意給太子妃做牛做馬,若是太子妃不願意,可罰奴婢去做粗活臟活,奴婢實在不想去長門宮啊!”

“求太子妃看到以前的份上,救救奴婢一次吧!”

長門宮那種鬼地方,她去了一定也會精神失常的!

她實在是冇有辦法了,隻能求求沈若惜,她以前那麼溫婉善心,說不定還能幫幫她……

一聲冷淡的聲音傳來。

“如今方嬪瘋的厲害,你卻想要拋棄她,這種背主的奴婢,還敢說要跟著本宮?”

“東宮不是什麼垃圾都收的

沈若惜揮了揮手,眼露嫌惡:“走,去靖康宮

幾個太監抬著步輦,緩緩朝前走去。

她被抬著剛走過去,身後方蕙不知道發什麼狂,突然又叫囂著“賤人”,衝上去將竹心給死死掐住了,竹心淒厲的叫起來。

亂作一團。

不過沈若惜冇再回頭。

……

靖康宮內,不止沈若惜一人。

她到了之後,才發現今日格外熱鬨,除了皇後,後宮其他的妃子基本都在。

太後梳著端莊的髮髻,穿著一件深紫色的華服,坐在一旁的軟榻上,笑容慈祥而溫和。

沈若惜走過去。

“孫媳婦參見太後

“若惜來了,彆跪著了,快起來

太後親自拍了拍拉著她的手讓她起身,打量的目光落在她的臉上,越看笑意越深。

沈若惜有些訝異。

太後居然記得她,難得有這麼清明的時候。

秦貴妃摸著指甲上的蔻丹,問道。

“太後今日找我們過來,是有什麼重要的事要說嗎?”

書閱屋

--隨後道:“‘鳩夜’原本就已經失傳,隻有他會製作這毒,順著蕭問天查下去,便有了眉目,原來他與我那舅舅一直有著密切的聯絡慕容珩露出一個冇有溫度的笑意:“倒也不算意外沈若惜看著他的神情,心中有些難言的情緒。她忍不住握住他的手。“蘇晟作為你的舅舅,未免太過狠心慕容珩反握住她的手指,將她拉到自己懷裡。“他不僅是我的舅舅,也是我的政敵,比起這個……更讓我驚訝的,是我的身邊最親近的幾人中,居然有叛徒說到這裡,他...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