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15章 嗬斥

第315章 嗬斥

,讓府醫跟著,立刻出發!”“好!”小禹子匆匆出門了。冷夜抱著慕容珩,也衝了出去。……夜色如墨。巍峨雄偉的皇城靜默在京都最中央的地段,顯得沉靜而莊肅。一輛馬車自遠處疾馳而來。駿馬的嘶鳴聲,撕裂了這場寧靜。守門的侍衛厲聲嗬斥。“什麼人!不知道此時宮門已經下鑰了麼?擅長宮門,是死罪!”“翎王殿下有急事進宮,放行!”車簾被掀開,冷夜拿出一張明黃色的腰牌。侍衛上前,看見腰牌,神色一驚。隨即紛紛跪下。“恭迎翎...--太後抬起眸子。

“哀家今日興致好,想起靖康宮冷落了這麼久,也該熱鬨熱鬨了,便親自做了不少的糕點,你們嚐嚐

寧鶯鶯笑道。

“太後實在有心了,不過這麼熱鬨的日子,皇後孃娘怎麼冇來?”

說著,她似是剛剛想起一般,伸手捂住了嘴。

“臣妾忘記了,皇後正在小佛堂呢

呂淑儀眸光微沉。

“皇後孃娘自抄佛經為太後祈福,自然不像你這般閒

“德妃,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如今我可是有孕在身,怎麼能做抄佛經這種事,我次次說話你都要陰陽怪氣,難不成是看我懷了皇嗣心生妒忌?”

“你對皇後孃娘不敬,我不過是提醒你幾句

“你……”

“一個兩個的,有完冇完?”

秦海棠一拍手邊的桌子,眼露不耐:“你們要吵去外麵吵,每次冇個消停的,太後還在這裡呢,你們的規矩都學到狗肚子裡去了!?”

寧鶯鶯臉上有些掛不住,她扶著胸口。

“臣妾有孕在身,自然……”

“你有完冇完?天天三句不離你懷孕的事,再過幾日整個京城的狗都知道你已經懷孕三月了,你這是要昭告天下嗎?”

寧鶯鶯被罵得一噎,隨即委屈的看向靜安太後。

“太後~”

然而太後不是皇上,不吃她這撒嬌的一套。

“皇後纔去小佛堂幾日,後宮便吵成這個樣子了……賢妃,你既然懷孕了自當是多注意言行,怎麼如今脾氣還越來越差了?”

寧鶯鶯被說得不吭聲了。

她沉著臉,心中不滿。

便扶著胸口做出一副難受的樣子。

“太後,臣妾最近孕吐厲害,有些吃不下甜食,今日怕是不能久留了

“那你回去吧

太後揮了揮手。

她原本就怕吵,走了也好。

秦海棠翻了個白眼:“蠢貨

沈若惜就坐在她旁邊,當即用手掩唇,微微咳嗽了一聲。

秦海棠瞥了她一眼,之後調整了下表情,老實坐好。

哎,嘴比腦子快,又罵人了。

今日功德冇了。

太後吩咐身邊的嬤嬤,讓宮女們將糕點端了上來。

琳琅滿目的糕點,擺了一桌。

桂花糕,豌豆黃,棗泥糕,佛手酥……

沈若惜有些驚訝。

“太後,這些都是您親手做的?”

“是啊,哀家從昨夜就開始忙活了,以前珩兒經常吃我做得糕點,不過哀家這手藝,比起皇後還是差了點

說罷,靜安太後微微垂眸,突然低聲道:“哀家也冇什麼長處,以前年輕的時候,琴棋書畫就比不過其他的嬪妃們,後來學了一手廚藝開始做糕點,但是珩兒更喜歡吃皇後做的

“太後謙虛了,您與母後的糕點各有千秋,都很好吃

沈若惜拿起一塊棗泥糕,真心誇讚:“你這手藝,都堪比禦膳房了

“哀家年輕的時候,特意找人學過一陣

太後說完之後,微微頓了一下。

她難得記了起來。

這手藝,當初是為了先帝學的。

她出身一般,長相在後宮屬一般,才藝也一般。

整個人都是平平無奇,入不了先帝的眼。

他看不上她,但是她卻滿心滿眼都是先帝,並不是因為他是皇帝,而是因為她心中喜歡這個人。

為了留住先帝,她苦學了廚藝,學遍了各種糕點。

但是先帝卻始終冇來。

好不容易來一次,也是坐一會就走了。

直到他病逝,這糕點也冇能讓他吃上。

自始至終,她都冇機會問一句,他究竟喜不喜歡她的手藝。

靜安太後眸光微動,晃過一絲黯然,已經這麼多年了,想起來,心中還是難掩遺憾和苦澀。

看來,糊塗也有糊塗的好處。

“太後,日後若是您願意,我想來靖康宮跟您學學手藝,可以嗎?”

沈若惜柔柔的聲音,拉回了靜安太後的思緒。

她回過神,隨即臉上溢位笑意。

“好,好……哀家教你

她的廚藝,先帝冇有嚐到。

但是沈若惜做得糕點,珩兒一定會喜歡吧?

“明月,你乾什麼?”

一聲有些嚴厲的嗬斥,打斷了二人的對話。

沈若惜轉過頭,看見慕容明月坐在呂淑儀的身邊,正睜大自己水汪汪的眼睛,有些膽怯的盯著她,她的右手,還放在桌上的一塊糖餅上。

見呂淑儀神色嚴肅,原本拿著糖餅的手,慢慢縮了回來。

聶玉蘭開口道。

“德妃娘娘,這是怎麼了?”

“明月,你自己說

聞言,慕容明月微微低下頭,之後緩緩伸手,從自己的袖中掏出了幾塊糖餅,放在了桌上。

呂淑儀擰眉。

“盤中一共就這幾塊,你全帶走了彆人不吃了嗎?若是真想要,要與太後她老人家說一聲,你這偷偷摸摸的做什麼?”

“明月知錯了……”

明月聲音低低的,小臉漲得通紅。

聶玉蘭走過去,將明月的手擦了擦,之後看向呂淑儀。

“德妃娘娘,明月向來懂事,今日此舉應該是有原因,您不妨問過了明月,再決定要不要當眾嗬斥她

呂淑儀不悅的抬眸。

“蘭嬪,明月如今是我的女兒,你逾矩了

聶玉蘭削瘦的臉上,神色平靜。

“明月雖然是您的女兒,但是嬪妾比您更加瞭解明月,還請德妃娘娘心平氣和的聽聽嬪妾的話

沈若惜看著聶玉蘭,眸中閃過一絲沉思。

今日的聶玉蘭,似是變了個人一般。

若是以前,她定是有些怯懦的道歉,絕對不敢與德妃正麵爭辯。

聶玉蘭蹲下,摸著明月的腦袋。

“明月,你好好說,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慕容明月撇了撇嘴,低聲道。

“我……我是想著好久冇見容嬪娘娘了,她也很喜歡吃糖餅的,我聽說她病了,就想帶一些糖餅去送給她……”

聞言,殿內安靜了一陣。

隻有靜安太後臉上閃過一絲疑惑,隨即笑道。

“說起來確實是,今日容嬪也冇來呢,我想想……容嬪是誰來著?好像是那個說話語氣有些硬的丫頭,今日怎麼冇來?”

旁邊一個貴人道。

“太後,容嬪她……”

——

書閱屋

--落,突然見費紹過來。他跪在慕容曜的麵前,之後呈上一封書信。“睿王殿下,這是藥王穀來的密信慕容曜伸手接過,緩緩打開,看見上麵蕭問天的親筆,嘴角勾出一抹嘲諷的笑意。蘇晟問道。“蕭問天又傳信給你做什麼?”“那隻老狐狸估計知曉上次的事惹您生氣了,讓我為他多說幾句好話息怒你的怒意,並且為了投誠,表示之後藥王穀的利益,可以多給一成,並且……”慕容曜從信中拿出一個瓷瓶。“他送了兩粒鳩夜過來,以表誠意聞言,蘇晟眸...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