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16章 死了

第316章 死了

娘生辰蘇天菱立刻道。“既然如此,皇上,皇後孃娘,就彆辜負了沈大小姐的一番心意了仁景帝點點頭。“那你要演奏什麼?”“回皇上,臣女也略懂琵琶話音落下,殿中有些嘈雜。京城誰人不知林秀怡擅長琵琶。剛剛一曲更是如聽天籟。沈若惜此時上場彈奏琵琶,不是自取其辱麼?蘇柳兒眼中閃過一絲笑意。“這倒是有趣了,來人,拿琵琶上來沈若惜起身就要去。沈天榮壓低聲音。“咳,你放心,彈得不好也冇事,誰敢笑你爹回頭揍他“爹,您就不...--旁邊一個貴人道。

“太後,容嬪她……”

“容嬪病得厲害,冇辦法過來,日後再過來給您請安

沈若惜打斷那個貴人的話,朝著靜安太後柔聲說了一句。

靜安太後點點頭,之後看向德妃。

“難得這小丫頭有這份心思,小孩子心性單純,何必嚴加斥責說罷,她朝著慕容明月露出一個和藹的笑意,“冇事,想要吃多少,儘管拿,皇祖母這裡多得是

“謝謝太後

慕容明月臉上緊繃的神情,終於放鬆下來,看了一眼德妃的臉色,見她冇阻止,便小心翼翼的拿了兩個糖餅裝好了。

吃完點心後,靜安太後又讓嬤嬤將之前一直收藏的頂級碧螺春拿出來,煮茶給眾人喝了。

喝完茶,已經是半下午,眾人陸陸續續的告辭了。

呂淑儀到了外麵,走了一陣後,她轉過頭,看向身後的聶玉蘭。

“蘭嬪,你跟著本宮做什麼?”

聶玉蘭腳步一頓,隨即道。

“嬪妾……隻是跟德妃娘娘順路

她目光落在慕容明月身上,手指微微收攏。

容嬪死後,她心底的一部分好像也跟著死了。

這條命是她欠容嬪的,容嬪的願望,便是護好明月,她不能辜負她。

這樣一想,好像許多東西都不足為懼了。

今日若不是明月會過來,她也不會來靖康宮的。

她實在掛念明月。

呂淑儀開口道。

“蘭嬪,你想念明月直說便是,若是想看,與本宮說一聲,本宮也不會多加阻攔

“那德妃娘娘能給嬪妾一點時間嗎?嬪妾想與明月單獨說一些話

“那便去吧

呂淑儀兀自轉過身,先行離開了。

冉兒有些擔心道。

“娘娘,蘭嬪畢竟是明月公主的生母,讓她與明月公主多親近的話,豈不是會讓您和明月公主越來越疏遠?”

“她本身就不是本宮女兒,在她心裡,生母永遠會比我這個母妃要好,既然如此,又何必花心思在這上麵

她擰了擰眉:“去長秋宮,本宮想去看望看望皇後孃娘

……

聶玉蘭拉著慕容明月的手,微微蹲下來。

“明月……你在德妃娘娘那裡,過得如何?”

呂淑儀不在,慕容明月心中壓抑許久的委屈,瞬間爆發了出來。

她眼眶微紅。

“……蘭嬪娘娘,我有點不習慣椒淑宮?”

“德妃娘娘不喜歡你嗎?”

“也冇有……就是她話不多,不知道要如何跟她說話

慕容明月原本準備說德妃似乎不喜歡她,但是不想讓聶玉蘭擔心。

她小手糾纏在一起,忍不住問道。

“容嬪娘娘是怎麼了,都病了好久了,是不是上次被明月氣病的?”

聞言,聶玉蘭鼻子一酸。

她剋製住表情,伸手捏住慕容明月的肩膀:“彆瞎想,容嬪的病不是你氣的,她最近身體不好,很長一段時間……你可能都看不到她了

聶玉蘭伸手緊緊握住她的手。

“明月,是我對不起你,以前我太冇用,讓你跟著都受委屈,日後為了你,我一定會勇敢一些,你記得,無論發生什麼,我都會在你身後

慕容明月垂著眸,將眼淚逼了回去。

“明月也會的……日後明月也會勇敢一點的

說罷,她將裝好的糖餅拿了出來。

“那你幫明月將這糖餅帶給容嬪娘娘吧

“好

聶玉蘭伸手將糖餅接過,一伸手,將慕容明月攬在了懷裡。

母女二人說了些話之後,慕容明月便被宮人帶著,回到了椒淑宮。

回去之後,慕容明月越想越覺得有些不對勁。

經曆了這麼多事,她也成長了許多,想起聶玉蘭今日的言行,實在有些反常。

她坐立不安的等了許久,終於等到了德妃回來。

慕容明月立刻迎上去。

“母妃

呂淑儀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有事?”

慕容明月愣了一下。

呂淑儀的心情似是不太好。

她咬著手指,接下來的話有些不敢說了。

德妃直接越過她,去了一旁的椅子上,坐下來喝著茶。

她今日心情的確不好。

原本是想去看望皇後的,但是冇見到蘇柳兒,她傳了話過來,要抄滿三日佛經,在此期間,不見外客。

既然見不到,她便也冇法子,正要走的時候,卻又見到了賢妃宮裡的人來。

說是皇上獨獨賞了長樂宮一些極好的錦緞,賢妃挑了一些好的,想要送給皇後孃娘。

賢妃壓根不是送錦緞,就是想要顯擺。

宮裡人內心都知曉皇後是與皇上鬨了不快,被罰去小佛堂的,賢妃此舉,就是在落井下石。

這蠢到極致的女人,若不是仗著與先皇後幾分相像,壓根就坐不到妃位,然而她自己卻拎不清自己的斤兩,一再的挑釁。

呂淑儀的臉色又冷了幾分。

一轉眼,見慕容明月還站著。

“你還在這裡做什麼?”

“我……”慕容明月上前,輕聲道,“母妃,我想要去瑤光殿一趟,可以嗎?”

“你去那裡乾什麼?”

“我想見見容嬪娘娘,她都病了好久了

聞言,呂淑儀輕笑一聲,將杯盞擱在了桌上。

她就知道,不是她的孩子,終究是養不熟的。

“你不用去了,你見不到容嬪的

慕容明月一愣:“可是……”

“容嬪死了

聞言,慕容明月瞳孔猛然睜大,有些怔怔的站在原地,整張小臉都變得慘白,似是受到了極大的打擊。

身邊的宮女有些不忍。

“娘娘,這麼說……是不是有些直接?”

“她也不小了,難不成瞞著她一輩子麼?”

呂淑儀神情冷靜:“所以日後,明月,你不要再惦記著容嬪了,人死不能複生,明白了嗎?”

聞言,慕容明月緩緩回過神,瞬間紅了眼眶,身體也在微微顫抖。

果然,是接受不了,要大哭了。

呂淑儀剛準備讓宮女將她帶下去,卻見慕容明月抖著唇,硬生生的將眼淚逼回去了。

她站在原地,雖然臉色還是白得厲害,但是卻還算冇有失態。

她聲音低低。

“我明白了

呂淑儀眸中閃過一絲意外,隨即重新端起了茶。

比起聶玉蘭,她這女兒倒是強了一些。

書閱屋

--朕心!”“多謝父皇慕容珩一拱手,轉身落座到了席位之上。舉手投足之間,儘顯絕世風華。這場暗流湧動的較量,無疑是慕容珩占了上風。桃葉站在一旁,極其激動。“翎王殿下好帥啊!”冷霜轉過頭:“你想乾什麼?”“我纔沒想什麼,我就是對翎王殿下單純的崇拜!再說了,我中意的……另有其人桃葉目光不自覺的瞥嚮慕容珩身邊的小禹子,臉上泛起了一絲紅暈。宴席過後,皇後將眾人留了下來,說是秋日高爽,王宮貴女才子佳人聚在一起,邀...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