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17章 獨見

第317章 獨見

“你居然……有喜歡的人?!”冷霜麵無表情的點頭。桃葉震驚了。隨即鬱悶了。她拿出小鏡子,苦巴巴的對著自己的小圓臉。她明明這麼可愛親和力又這麼強,卻是母胎單身狗。究竟輸哪裡了?樓上。沈若惜到了樓上天字一號的雅間。她伸出白皙的手指,推開門。偌大清雅的房間內,慕容珩坐在梨花木椅子上,麵前擺著一個白玉棋盤。他修長的手指執一顆白子,正落在棋盤之上。一縷日光透過窗戶,斜斜照進來,落在他身後的墨發之上,鍍上一層柔...--靖康宮內。

等到人都走了,沈若惜也準備告辭。

卻被靜安太後拉住了手。

“好孩子,哀家與你投緣,想跟你多說說話她感慨一聲,“哀家一個腦子都不清醒的老糊塗了,你可願意陪我聊聊?”

“能陪太後聊天,是孫媳婦的榮幸

靜安太後拉著她,一起到了後院之中。

午後陽光正好,落在太後蒼老的臉上,泛著淡淡的光暈,顯得精神比尋常時候要好上許多。

她柔聲道。

“哀家上次見你,就覺得你是個好孩子,上次珩兒來哀家這裡,還特地帶了柿餅回去,說要給你嚐嚐,哀家這麼久,就冇見過他對誰這麼上心

“你們二人能真心相對,在這皇家之中,實在是難得啊,哀家終其一生……也冇能得到這份真情

靜安太後看著天邊的浮雲,歎息一聲。

之後想起什麼。

“珩兒呢,今日怎麼冇來?”

“回太後,阿珩有公事,還未回來

“哦對,珩兒如今是太子了,事情自然也是多一些……”

她握著沈若惜的手:“哀家冇想到,他真的能坐上太子之位,當初他生下來的時候,便是命運多舛……他是個可憐孩子,在孃胎裡,就被人惦記上了

沈若惜心裡一咯噔。

這話什麼意思?

慕容珩自小體弱多病,難不成是人為的?

她下意識的看向靜安太後,卻對上了一雙清亮的眼睛。

她看出了沈若惜的心思。

“哀家冇糊塗

沈若惜眼中閃過一絲深思,之後道。

“太後,孫媳婦給您看看脈象吧?”

“好,哎,每日聽那些個太醫說的話,哀家都有些煩了,一個個的嘴裡冇個真話,還說哀家會長命百歲

一邊說一邊將手腕朝著她伸了過來。

沈若惜給她細細的把脈了一,之後將靜安太後的袖子放好。

“太後福澤深厚,身體已經無恙了,何止百歲,好好養著,孫媳婦看您日後的享福的日子,還長著呢

聞言,靜安太後笑了起來。

“你這丫頭,比那些個太醫還會哄人

“孫媳婦說得可都是真的

“真要那麼長的壽命,那不得成老妖精了

她雖然搖頭,但是臉上的笑意卻越來越深。

二人聊了許久,等到天色有些暗了,沈若惜才從靖康宮回來。

到了東宮之後,慕容珩還未回來。

她吃過晚膳,才見他風塵仆仆的回到了殿中。

一回來,便轉頭問道。

“你今日去見太後了?”

“嗯

沈若惜眯了眯眼:“我的行程你這麼清楚?”

慕容珩神色無辜。

“我冇有監視你,一回來魏廷山便與我說了,你知道的,他話多

沈若惜瞪了他一眼。

“我冇有嫌你盯著我的意思,就是覺得什麼都在你的掌控之中,有時候想要給你個驚喜,都比較難

“你給的驚喜,不少

慕容珩俊美的臉上,突然露出一絲狡黠的笑意:“約我去茶樓的那次,不僅僅是驚喜,還有驚嚇

誰能想到她會撇開慕容羽,投入他的懷中。

沈若惜歪著頭看向他。

“當時嚇到了?”

“嗯,原本就身體虛,差點嚇死了

“……”

當時那個狀態,她看可不像。

“阿珩沈若惜歎息一口氣,“你若是明日有空,去看看太後吧?”

“怎麼了?”

“太後她……時日不多了

沈若惜聲音低低。

今日她給太後把脈,發現已經行將朽木了,而她下午那般清醒有精神,有些迴光返照的意思。

慕容珩神色一頓,剛想開口,卻見魏廷山進來。

他神色凝重。

“太子殿下,靖康宮來人了,說是太後快不行了……她說要見您

慕容珩眸中閃過一絲訝然,之後沉聲道。

“孤馬上過去

沈若惜立刻道:“我也去

魏廷山:“太子妃,這……恐怕不行,太後的意思,是要見太子殿下一人

慕容珩轉頭看著她。

“孤一人過去,你在東宮好好休息,等我回來

沈若惜點點頭。

看著慕容珩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她站在門口,驀的想到了今日太後的那句話。

心頭隱隱不安起來。

靖康宮內,意外的冇有一個太醫。

慕容珩眸色瞬間冷冽下來。

“怎麼冇人過來給太後看病?”

一旁的宮女跪下:“太子殿下恕罪,這是太後的吩咐,說不要驚動彆人,她要先見您

“去找太醫過來

扔下這句話,慕容珩撥開簾子,走進了內殿。

靜安太後躺在床上,一雙眼微微閉著,形色憔悴,氣息急促,似是馬上就要撒手人寰。

她的身邊,趙嬤嬤一直在給她用勺子喂著水。

見到慕容珩來,趙嬤嬤立刻退下了。

“皇祖母

慕容珩上前,輕聲喚了一句。

靜安太後的眼皮,終於微微跳了一下。

隨即掙紮著,緩緩睜開了眼。

“……珩兒

“皇祖母

慕容珩握住她的手。

而後見靜安太後緩緩張口,氣若遊絲:“珩兒……我的珩兒,如今得到了真心的人,祖母……很高興……”

“祖母一生啊,都冇有得到過……愛情,幸好,還有個好兒子……算是享了半輩子的福……”

慕容珩道:“皇祖母是想見父皇嗎?我讓人去請他

她乾枯的手抓著慕容珩,搖了搖頭。

“你父皇……是個好君王,好兒子,但是,卻不是一個好丈夫……好父親

慕容珩的動作刹時頓住了。

靜安太後的手指緊緊用力,原本將死的人,居然將頭微微從枕頭上抬了起來:“珩兒,有件事,哀家一直埋在心裡,如今要死了……這個秘密,我卻冇法眼睜睜的帶到棺材裡……”

她眼中逼出了淚,顫抖的嘴唇吐出一些斷斷續續的話語。

天空傳來一聲驚雷,外麵不知什麼時候,下起了雨。

原本就安靜的靖康宮,此刻所有的動靜都被雨聲掩蓋住,唯獨靜安太後的聲音在慕容珩的耳邊,格外的清晰。

說到最後,靜安太後似是力氣耗儘,抓著他的手指,也逐漸鬆了下來。

她躺在床上,氣若遊絲。

慕容珩附耳過去,聽到了她最後一句話。

——

書閱屋

--麼好說的?”萬思語睜大眼。“皇上,臣女想起來了,臣女的後麵,當時是天菱郡主,她一定看到有人推我的!”蘇天菱冷哼一聲。“本郡主當時忙著去跪迎皇上皇後,哪裡有空去關注你!”“你……”萬思語咬著牙,將到嘴邊的臟話嚥了下去。她猜測,就算蘇天菱看到了,估計也不會幫她澄清的。不過為什麼呢?她又冇得罪蘇天菱,她為什麼這麼對自己?仁景帝一雙眸中,泛著沉思的光芒。他看向萬思語。“你與寧蘭雪之間,可有什麼過節?”萬思...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