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18章 大喪

第318章 大喪

從外射了進來。直直逼向蒙麵的男子。他閃身避開。卻見一個人影跟著飛進來,朝著他攻了過去。二人打在了一起。是冷霜。“砰”的一聲!房門被踹開。沈天榮帶著一眾護衛,出現在了門口。“女兒,冇事吧!”“爹沈若惜趕緊走過來。桃葉捂著胸口:“小姐,還好你冇事!”沈若惜點點頭。桃葉跟了她多年,主仆間早就默契十足。剛剛她那番話,破綻十足。在剛剛那種情況下,按照沈若惜的性子,絕不會這麼早就去睡覺。況且她睡覺前,都是桃葉...--

第318章

大喪

外麵響起了雜亂的腳步聲。

而後一道明黃色的身影走了進來,仁景帝頭髮微濕,肩膀處還滴著水。

他全然顧不上,快步走上前。

“母後!”

太後躺在床上,半點迴應也冇有。

仁景帝急切的道:“太醫呢,還不快去給太後看看!”

身後的幾個太醫提著藥箱匆匆上前。

卻聽見一聲微涼的聲音。

“不必了。”

慕容珩將靜安太後的手放回被中,輕輕掖了掖,之後緩緩站起身,朝著仁景帝看過來。

“皇祖母已經去了。”

聞言,仁景帝神色一滯,而後腳步一晃,朝著後麵虛浮的退了幾步。

王德福立刻將他扶住。

“皇上……請節哀啊。”

仁景帝一把甩開他的手,幾步奔到靜安太後的床前,伸出顫抖的手探了探她的鼻息後。

之後發出一聲慟哭。

“母後……母後!”

殿內的眾人紛紛跪下,大氣也不敢出。

整個殿中,隻有仁景帝悲愴的低泣聲。

半晌,身側傳來一聲低沉的聲音。

“人死不能複生,父皇節哀。”

仁景帝抬頭,看見慕容珩站在他的身側,一向清風霽月的臉上冇什麼過多的表情,但是眼眶微紅,明顯也是隱忍著悲傷。

“珩兒……”

仁景帝拽著靜安太後的手,掀起開口道。

“你怎麼會在這裡?”

他是聽說太後今日下午邀請了後宮眾多嬪妃過來,他以為靜安太後身體有好轉,批完奏摺後,便想過來探望。

結果在半路見靖康宮的人匆匆去找太醫,這才知曉太後晚上身體突然急轉直下。

慕容珩道:“是皇祖母喊我過來。”

仁景帝轉頭:“找你做什麼?”

他雖然神色悲愴,但是眸色深處,卻晃著一抹審視。

慕容珩道。

“皇祖母臨終前惦念兒臣,她老人家終其一生也未得到真心人,心中遺憾,便真心希望兒臣日後能與若惜白頭偕老。”

聽到這話,仁景帝眼中的悲傷,瞬間瀰漫開來。

他伸手撫著靜安太後的麵容,歎息一聲。

“母後還是放不下先帝……都已經糊塗了,為何還是放不下呢?”

先帝從未愛過她,甚至可能都不記得她的模樣了。

可是她卻一直將那個男人放在心底,放了一輩子。

慕容珩緩緩開口,繼續道。

“皇祖母一生未得真情,確實遺憾,但是她說,她有一個好兒子。”

聞言,仁景帝神色一怔,之後眼眶紅得更加厲害。

靜安太後作為他的生母,身份低微,他從七歲開始,便被養在齊貴妃的膝下。

受儘冷眼,百般謀劃,終於戰戰兢兢坐上皇位,等到登基的那一天,纔敢力排眾議,真正的喊她一聲“母後”。

一路走來,母子二人相互扶持,頗為艱辛。

這麼多年,他也隻有在靜安太後麵前,才能真正的放下戒心,做一個尋常的兒子。

她是為數不多的,這世上全心全意的真心愛著他的人。

如今卻不在了。

而她死前,最惦記的人不是他。

仁景帝微微閉上眼,沉默了幾秒,再睜開的時候,眼底悲傷被壓下去,清明瞭不少。

他低聲道。

“你們都出去吧,朕想與太後單獨待一陣。”

眾人應聲退下。

慕容珩也轉身離開了。

身後,仁景帝看著床上已經冇有聲息的靜安太後,眼中漫上深深的疲憊與悲痛。

他伸手輕輕握著靜安太後的手,一瞬間,似是蒼老了許多。

半晌,他低低的呢喃。

“母後,您單獨喚他來,又是想要說什麼呢……”

慕容珩回了東宮。

外麵雨下的很大,他回來的時候,如畫的眉梢還有水珠滴下,沈若惜上前拿過手帕,給他擦著身上的雨水。

“你病剛好,不能受涼。”

隨即吩咐宮人:“去,打熱水給太子泡澡。”

“是。”

等宮人離開,沈若惜伸手就要給他脫去身上的衣服。

一邊脫,她一邊問道。

“太後如何了,此時讓你去,是不是已經很不好了?我……”

她的手腕猛然被他攥住,緊緊的。

沈若惜抬眸,卻撞見了一雙暗潮湧動的眸子。

慕容珩將她的手緊緊壓在胸口,似是想要藉著她的溫度,壓下心中那片寒意。

“太後今夜與我說了一些話。”

“什麼話?”

沈若惜敏銳的察覺了他情緒有些不對。

慕容珩向來是情緒不外露的人,如今眸色深沉,想必是知曉了一些讓他震驚的訊息。

慕容珩正要開口,卻聽見遠處傳來了沉悶的鐘聲。

三聲。

是喪鐘。

沈若惜心頭一緊:“太後歿了?”

慕容珩微微點頭。

此時宮人進來,慕容珩命人將木桶放入內殿的簾中,之後將衣服脫掉,坐了進去。

隨著溫水漫過胸膛,周身湧上一股暖意,那股沁入心肺的寒意,也隨之逐漸消散。

沈若惜走過去,低聲道。

“究竟是怎麼了?”

慕容珩半張精緻不凡的臉埋在暗色中,聲音微沉。

“太後斷斷續續告訴我一些事,她的意思……我母後的死,與父皇有關。”

聞言,沈若惜眸中晃過一絲震驚,之後又逐漸平複下來。

“會不會……是她老人家糊塗了?”

“此事我會自己去查個清楚,不過她當時,應該是清醒的。”

殿內安靜了片刻,燭火搖曳,將二人的影子拉扯。

沈若惜輕聲道。

“若此事是真的,你打算怎麼辦?”

慕容珩擰了擰眉,眼中罕見露出一絲疲憊。

靜安太後嚥氣之前的最後一句話,還迴盪在耳邊——原諒你父皇,這本非他本意。

太後大喪,整個皇室需守靈三天。

後宮的妃子們以皇後為首,跪了一片。

一旁是慕容珩與沈若惜,還有一眾公主們。

仁景帝蹙眉:“睿王還未回來?”

王德福躬身道。

“訊息已經傳到了,此刻睿王應該已經在路上了,如今應當在快馬加鞭趕回來。”

前兩日慕容曜去了大昭寺,說要去祈福,結果太後突然病逝,仁景帝便立刻傳訊息讓他回來。

但是大昭寺路途遙遠,免不了要耽誤時間。

仁景帝神色有些冷。

“偏偏這個時候去大昭寺,如今就差他一人,實在不像話!”

蘇柳兒抬起頭。

“皇上息怒,睿王去大昭寺,也是為了太後與皇上祈福,他一片赤誠之心,也屬難得,不出意外的話,明日便能回來,也不算是耽誤。”

“嗯。”

仁景帝淡淡應了一聲,不再說話。--沈樾。”阿矸抬頭掃了他一眼。“我用不著你幫,滾!”“你以為我願意?還不是你太廢物!”聞言,阿矸眼中閃過一絲暴戾,最終還是冇說話。采蓮退到了采風的身邊。此時,趴在采風背上的拓跋燁咳嗽了幾聲,緊閉雙眼,溢位了一絲鮮血。二人的心瞬間提了起來。阿仫轉過頭,朝著采風看了一眼。采風微微點頭,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湊近采蓮。“王上堅持不了多久,咱們得馬上離開這裡找人治療,阿矸和阿仫就看天意了。”“哥,你的意思是……...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