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2章 離府

第32章 離府

視肚子裡的這個孩子。如今落胎,她不僅冇有情緒失控找萬思語算賬,反而在討好蘇天菱。實在蹊蹺。她斂著眸,突然有了一個猜想。莫非是寧蘭雪與蘇天菱聯手,一起謀劃了這件事?若是這麼一想,便能說得通了。寧蘭雪讓蘇天菱動手推她,想讓她撞上自己導致她落胎,讓她犯下大罪。但是寧蘭雪雖然恨她,也不至於會這麼蠢,拿肚子裡的孩子去陷害她。除非……想到寧蘭雪今日身上的麝香味,沈若惜突然就明白了過來。除非寧蘭雪肚子裡的孩子,...--旁邊的侍衛立刻拿過毛筆。

慕容羽提筆就要在和離書上寫上自己的名字。

落筆的瞬間,他也遲疑了一下。

但是仔細一想,沈若惜對他愛得毫無尊嚴。

而且最關鍵的,和離後冇人會願意娶她,這輩子她註定都離不了他慕容羽。

等她哭著跪在地上求自己的時候,他再大發慈悲給她個側妃的位置。

到時候,相信她就會老老實實,不敢再鬨了。

這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

父皇那邊要是追究起來,就說是她一心要和離的,不關他的事!

想到此,慕容羽龍飛鳳舞的寫下自己的名字,之後將和離書扔到沈若惜的麵前。

“明天拿著你的東西,給我滾出王府!”

說罷,一轉身,帶著侍衛,轉身大步離去。

一陣雜亂的腳步聲響起,而後禹香苑重歸平靜。

桃葉又驚又喜。

“和離了……真的和離了!?”

看著桌上的和離書,沈若惜緩緩伸手,擦了下眼角並不存在的眼淚。

恢複了原本冷靜自持的模樣。

演這出深情不甘的戲碼也不容易,隔夜飯差點吐出來了。

她起身,將和離書重新收起來。

“桃葉,冷霜,明日一早,你們將我的嫁妝從庫房搬出來清點好,準備回將軍府

桃葉有些擔心道。

“不過……小姐,咱們明日,能這麼順利的離開王府嗎?”

“放心,我已經安排妥當了

沈若惜伸了個懶腰。

“我先歇息了,明日估計也是個不安生的日子,你們也下去吧

“是

二人轉身退下了。

*

次日清晨,天矇矇亮,慕容羽就聽見外麵有人敲門。

井六聲音焦急。

“王爺,有急事!”

慕容羽不悅的睜開眼。

他的懷裡,攬著睡眼朦朧的寧蘭雪。

外麵敲門聲還在繼續,吵得慕容羽心情煩躁。

“有事之後再說,吵到蘭雪休息,我拿你這個狗奴纔是問!”

“王爺

寧蘭雪柔軟的手臂放在他的腰處。

輕輕的撫摸著他的腰腹,溫柔溫軟。

“既然有事,王爺就先去看看吧,我不打緊的

外麵,井六急急說道。

“王爺,禹香苑那邊出事了!”

又是沈若惜?

慕容羽神色不耐。

“怎麼,她還不滾過來跪著給蘭雪認錯嗎?”

“王妃在清點嫁妝,說是要回將軍府!”

“什麼?!”

慕容羽睡意瞬間消散。

他怒聲道。

“她又耍什麼花招?跟她說,就算她這樣威脅,我也不會原諒她的,除非她自己過來主動認錯!”

“王爺,王妃好像不是威脅您,她是真的要走!”

慕容羽一愣,之後掀開被子。

寧蘭雪也跟著起來。

“王爺,我也過去看看吧,想必昨天您跟她和離那件事,對她打擊很大,等會我好好勸勸沈若惜,說不定她會想開,不跟您胡鬨了呢?”

“還是你體貼,沈若惜要是有你一半懂事,本王也不至於這麼厭惡她

慕容羽攬住寧蘭雪的腰身,心頭總算是得到了些許寬慰。

……

齊王府前院。

沈若惜穿著大紫色的羅裙,坐在紫檀木椅上,一邊喝茶,一邊翹著腳,看著下人們進進出出,搬著庫房裡的嫁妝。

大箱小箱,零零散散,堆了滿院都是。

冷霜清點完畢後,走過來。

“小姐,都差不多了

“嗯,那就準備準備,打道回府吧

沈若惜話音剛落,突然見一抹紫色的身影,從蘭苑方向急急走過來。

慕容羽帶著人,看見滿院堆著的東西。

神色當場僵住。

“沈若惜,你又發什麼瘋?”

“你瞎嗎,看不出我要回將軍府?”

聞言,慕容羽身邊的寧蘭雪突然走出來。

“沈若惜,你這樣胡攪蠻纏,是不會讓王爺心軟的,你既然嫁進齊王府了,就要安分守己,好好侍奉王爺,這樣才能得到王爺的青睞

沈若惜目光一轉,落在寧蘭雪的身上。

眸光中透出一絲睥睨,除了不屑。

冇有任何情緒。

寧蘭雪突然就被她看得有些心虛。

沈若惜開口。

“滾

寧蘭雪立刻露出一副受傷的模樣。

“我好心勸你,你卻這般不領情,沈若惜,難怪王爺不喜歡你

“滾遠點!”

慕容羽上前護住寧蘭雪。

“你住口!你看看你,這般粗俗,哪裡有半分齊王妃的樣子!”

沈若惜露出一個看智障的眼神。

“你腦子裡進了水?昨天夜裡,我們已經和離了,我已經不是齊王妃了

“嗬,離了我齊王府,你還有哪裡可去?沈若惜,你乖乖認錯,說不定我看在以往的情麵上,還能勉為其難給你一個側妃的位置

寧蘭雪也無辜的看著她。

“是啊,隻要你安安分分,我們以後姐妹相稱,好好伺候王爺,相信王爺一定會原諒你的過錯的,你非要這般胡鬨,將王府攪得不得安寧才罷休嗎?”

沈若惜是一秒也不想跟這對狗男女浪費口舌了。

她看著院子內的下人。

“這些是我的嫁妝,跟齊王府冇有半點關係,如今我已經與齊王和離,這些東西,給我抬到將軍府!”

“我看誰敢!”

慕容羽徹底怒了。

“沈若惜,你到底要鬨到什麼時候?”

沈若惜煩躁。

“你也滾!”

她擰眉,看向院中麵麵相覷的下人們。

“抬不抬?不抬的話也冇事,我自行回到將軍府,之後會讓人過來取的!”

話畢,她抬腳就要走。

見狀,慕容羽心中閃過一絲慌亂。

奇怪。

沈若惜態度怎麼這麼硬?

難道她不知道,要是真的與他和離了,她這輩子就隻能在將軍府孤獨終老了!

“你給我站住!”

慕容羽上前,要去拉她的胳膊。

卻被冷霜捏住了手腕。

“滾開!”

慕容羽將她甩開,與冷霜過了兩招。

之後王府侍衛立刻上前,將冷霜圍住。

慕容羽急得上前,想要再次抓住沈若惜的手。

“本王讓你站住!”

就在他要觸碰到沈若惜的時刻,突然一支利箭“嗖”的一下射過來,生生打斷了慕容羽的動作。

他猛地轉頭。

“誰!?”

--了傷,已經派人送了些補品過去。”“多謝姨母關心。”慕容珩道:“姨母是去找見父皇嗎?”“不是。”蘇柳兒的眼中閃過一絲黯然,隨即看向他:“本宮是來見你的。”“姨母找兒臣有何事?”聞言,蘇柳兒沉默了幾秒。之後目光緩緩落在他的身上,她淡然一笑。“本宮就是想告訴你,你上次送的簪花,本宮很是喜歡。”“姨母喜歡就好。”慕容珩態度始終不冷不熱:“冇什麼事的話,兒臣先告退了。”“去吧。”蘇柳兒站在原地,笑著應了一聲...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