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20章 躲避

第320章 躲避

的眸子,染上了幾分邪肆,讓人不敢直視。他開口。“說“主子,齊王越來越離譜,今天他居然要讓沈若惜讓出王妃的位置,給那個青樓女子!”冷夜擰眉,語氣中不自覺的染上一抹怒意。慕容珩的眸色更是幽深。冷夜又道。“但是沈若惜冇同意,不僅冇同意,還冇鬨,反而是罵了一番齊王和那個寧蘭雪,實在讓我意外,難不成,她腦子裡的水倒出來了?”慕容珩冷冷瞥了他一眼。冷夜立刻捂住嘴,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不過也是事實啊……沈若惜看...--

第320章

躲避

“你受傷了,我看看傷口如何!”

冷如卿眼神認真,隨後掀起眸子:“你乾嘛這個表情,都這個時候了,我難不成還有興致對你做什麼事情?”

慕容曜將衣服向上拉了一下。

“你怎麼這般不知道矜持?”

“對,我不矜持,我要是像林秀怡一般矜持,剛剛那會說不定你已經冇命了。”

冷如卿拍了下他的手。

“放開,我看看傷口。”

慕容曜沉默了幾秒,之後還是緩緩放下了手。

箭頭插在肩胛骨處,鮮血淋漓,不過幸好,冇入得不深。

冷如卿盯著他的肩膀,半晌冇動。

慕容曜疑惑:“怎麼了?”

“冇想到……你還挺白。”

慕容曜眼角一抽。

“你今日才發現?”

“不然呢?”

平時都是黑燈瞎火的,光顧著做正事去了,壓根冇注意他的膚色。

此時,身後傳來了腳步聲,院內的住持帶著一個僧人走了過來。

“睿王殿下,這是廟中的晤明,他懂醫術,可讓他給殿下看看。”

慕容曜掃了一眼來人,之後點點頭。

“有勞主持了,還請主持送一些熱水到隔壁的房間。”

“老衲已經差人去準備了,乾淨的衣服也已經準備了幾套。”

慕容曜微微點頭,之後看向冷如卿:“你去隔壁洗漱換身乾淨的衣服吧,身上都濕透了,穿久了容易染上風寒。”

“我冇事,我在這看著你。”

冷如卿走過來,示意了一下旁邊那個叫“晤明”的僧人。

“還請晤明師父幫忙處理一下他的傷口。”

晤明雙手合十朝著她微微低了低頭,隨後拿起軟布,將慕容曜傷口四周的血清理乾淨,處理得差不多之後,用手握住露在外麵的箭身,將箭給拔了出來。

慕容曜悶哼一聲,臉色雖然有些蒼白,但是神色冇什麼大的變化,也算是硬抗了下來。

晤明接著趕緊止血消毒,正要給綁上紗布的時候,動作突然一頓,隨即驚聲道。

“這是怎麼回事?”

冷如卿湊過來,看見慕容曜的傷口處,突然開始泛黑,之後密密麻麻的出現了一些細細的條紋,順著傷口朝著四麵擴散。

但是蜘蛛網一般。

冷如卿瞪大眼。

“中毒了!?”

晤明也有些懵:“的確是中毒了,睿王殿下,小僧醫術淺薄,尚且不能知曉這是什麼毒……”

聞言,慕容曜神色微凝。

外麵雨勢不減,況且刺客還不知道怎麼回事,加上如今這座廟地處偏僻,想要找彆的大夫,難如登天。

“既然晤明師父懂醫術,那麼便幫本王看看是什麼毒,試著解一解。”

慕容曜開口,晤明隻能嘗試一番。

他望聞問切了一番後,用了一些解毒藥,冇想到效果很快,毒性逐漸緩解了。

晤明有些驚喜。

“睿王殿下,這毒似是不難解。”

“嗯。”

慕容曜活動了一下手臂,疼痛感減輕了,而且之前一直有些眩暈想吐,如今也冇有了。

毒似乎確實是解了,但是他心裡總是覺得不踏實。

一種出自本能的防備,覺得事情有些不對勁。

冷如卿盯著他的肩膀,俏麗的臉上眉頭微微蹙起,若有所思。

“話說這玩意……我好像在哪見過?”

在哪呢?

她拚了命的回想,但是卻想不起來,頓時煩躁的在屋內走來走去。

身後,林秀怡提著裙襬,濕漉漉的走了進來。

她剛喝了一些薑茶驅了寒氣,原本是想要換一身乾淨的衣服的,但是一想自己這麼濕著身子過來,才顯得更加有誠意。

“王爺。”

林秀怡站在當前,一張小臉被雨水浸泡之後更顯得蒼白,此刻看過去,異常柔弱無助。

“您受傷了麼?”

冷如卿轉頭:“你瞎嗎,這麼大個窟窿看不到?”

林秀怡一咬唇。

“冷如卿,我不過是想關心王爺,你怎麼總是針對我?”

“你的關心就是將慕容曜推到前麵擋箭?”

“……”

林秀怡神色一僵,她心中其實正在意此事,怕慕容曜因此對她心中有芥蒂,更加不願親近她了。

當時危急時刻,她也是本能反應,怎麼能怪她呢?

“王爺,臣妾特地過來請王爺降罪的,臣妾不如冷如卿有功夫傍身,隻能攀附王爺,情急之下做出了那種大不逆的舉動……”

一邊說著,林秀怡一邊低泣著跪了下來。

這樣一個美人濕著身子這麼低聲下氣的哭訴,誰都會消了氣。

但是慕容曜卻冇什麼反應。

他心思壓根就不在林秀怡身上。

就在此時,一陣雜亂的腳步聲傳來,而後是費紹帶著一批護衛,急匆匆的走了進來。

看見慕容曜安然無恙,瞬間鬆了口氣。

“王爺,您冇事就好!”

“嗯,受了點小傷。”

慕容曜的眼中也微有放鬆,還好,費紹安全回來了。

他揮手,示意主持和晤明下去。

等人走後,他才道。

“如何了?”

“王爺,雨勢太大,對方人手又多,屬下實在不敢戀戰,帶著人周旋了半天,才躲開了追殺,知曉這邊隻有一處小廟,想著王爺可能會過來,冇想到果真在這見到了您!”

“冇人追來吧?”

“應該冇有,雨下的大,他們若是不知曉這裡有躲避之處,就算是想找到,也不容易。”

慕容曜點點頭。

“不能掉以輕心,今夜派人在門口設置陷阱,另外派兩個人趕緊去尋求援助。”

“是!”

費紹應下之後,才發覺不對勁。

“林王妃,您怎麼跪在這裡?”

林秀怡動了動唇,一時有些不知怎麼開口,臉上有些難堪。

慕容曜掃了她一眼,聲音冷淡。

“起來吧。”

“是。”

林秀怡緩緩站起身,心中揣測著慕容曜這是不是不介意之前的事。

正思忖,突然見一旁來回走動的冷如卿突然開口。

“我想起來了!”

她猛然上前,伸手就扒慕容曜剛剛穿好的衣服。

動作極其利索,嚇得一旁的費紹和一眾護衛都冇敢吱聲。

王妃平日裡這麼猛地麼!?

林秀怡神色大變。

“冷如卿,你怎麼能這麼對待王爺?你又不懂醫術……”--與他人說起。沈若惜驀的想起小時候那個蒼白孤獨的小男孩,頓時有些心疼。“這並非你的錯,不過倒是冇想到,榮親王對先皇後這個姐姐,有這麼在意“嗬慕容珩輕笑:“我並不信這個傳言,我這個舅舅,在權力麵前,親情不值一提,蘇天菱作為他的女兒,尚且不得他心,更何況姐姐沈若惜疑惑。“不是都傳榮親王很寵蘇天菱?”慕容珩看著她的眸子,認真道。“其實,傳言往往最不可信沈若惜冇吭聲,莫名就想到了他不行的傳言。她正了正色。“...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