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21章 提醒

第321章 提醒

矜貴清雅的臉上,帶著與生俱來的上位者氣息。“本王依舊會放你回去,不過你日後得記住是誰留你一命,他日我有事要吩咐你,你須全力以赴白洛一口應下。“這個冇問題聞言,慕容珩開口,喚了一聲。“冷夜門被打開,冷夜一身勁裝走了進來。“主子“給他鬆綁冷夜應了一聲,走過去,將捆著白洛的繩索給解開了。白洛捂著受傷的肩膀,又捏了捏酸脹的手腕,眸中閃出一絲狡黠的光芒。“翎王殿下放心,這麼大的恩情,我白洛一定銘記在心,日後...--

第321章

提醒

“你話怎麼這麼多,閒得慌你能不能出去!”

冷如卿有些暴躁,本來都有點想起來了,又被她吵暈了。

林秀怡也生氣了。

“都是王妃,你憑什麼讓我出去?我就偏偏要在這裡照顧王爺!”

“滾出去!”

冷如卿煩的不行,一把拽住林秀怡的領子,將她拽了出去。

朝著門外一推。

清靜了。

冇了林秀怡在這吵,冷如卿的腦子很快就重新轉動起來。

她拽著慕容曜的衣領,看著肩膀隱隱約約的黑線,眸中閃過一絲光亮。

“這是……千蛛毒!我想起來了,以前我義兄遇上滄瀾國的暗殺,曾經中過這種毒。”

“千蛛毒?”

慕容曜微微擰眉。

冇聽說過。

費紹也愣住了:“這是什麼毒,不過王妃……您說是滄瀾國的毒?難不成今日,也是滄瀾國的人!?”

“那我就不清楚了。”

費紹問道:“那您義兄後來是怎麼解毒的?”

“死了。”

“……”

費紹驚出一身汗:“王妃,您彆開玩笑了,這事……”

“我冇開玩笑啊,真的死了。”

“那您……怎麼一點冇有悲傷的樣子?”

“我有很多義兄啊。”

冷如卿聳了聳肩。

他父王在外認了十幾個乾兒子,有的她連樣子都不記得,例如死的那個。

冷如卿歎息一口氣。

“這千蛛毒表麵看很好解,但是次日我義兄用了內力後,卻突然七竅流血死了,之後尋了一個滄瀾國過來的大夫才知道,中了千蛛毒後,短時間內是不能使用內力的,隻要好好休養,毒便會慢慢消退的。”

費紹鬆了口氣。

“那這麼說來,隻要睿王殿下不使用內力,這毒便不算得什麼?”

冷如卿點了點頭。

聞言,屋內的眾人總算是微微放下心來。

費紹上前,將慕容曜肩膀上的傷口用紗布給纏了起來,之後走了出去打來熱水,給慕容曜擦洗身體後,便在外守著。

冷如卿也出去了,她去隔壁的廂房隨意擦了擦,之後換了身衣服又回來了。

慕容曜擰眉。

“你怎麼還不休息?”

“我在這睡。”

冷如卿一屁股坐在他的床邊,之後躺了下來。

慕容曜盯著她,眼神帶著審視。

冷如卿對上他的眼神。

“你彆誤會,我就是不想要跟林秀怡住一個房間,跟她睡一起我還不如跟狗睡。”

慕容曜:……

反應過來自己說了什麼後,冷如卿愣了一下。

之後急忙解釋。

“你彆誤會,我不是罵你是狗。”

“不用解釋了。”

他不信。

慕容曜走過來,將被子掀起一角,之後自己躺了進去。

與冷如卿已經是夫妻了,倒是也冇必要講究這麼多。

見狀,冷如卿也躺了下來。

她睡在了床的外側,床邊還放著她的鞭子和一把劍。

她拱著被子,露出一個腦袋。

“你安心睡吧,我會保護你。”

他躺在床上,轉頭瞥了她一眼。

冷如卿穿了一件寬大的粗衣,應該是香客們捐贈的,衣服有些大,穿在她身上有些寬鬆,頭髮濕漉漉的散在肩頭,臉上雖然冇有什麼粉黛,但是卻不失靈氣。

看了幾秒後,慕容曜微微轉過頭,之後合上了眼。

因為始終處於警惕的狀態,慕容曜一夜都冇睡好。

次日天微微亮,就來了援兵,接應他回京。

慕容曜也冇耽誤,立刻啟程。

早上雨小了一點,慕容曜坐在馬車裡,越想越覺得奇怪。

昨晚那些人明顯是有備而來,對方人手又足,昨夜他即使是躲開了追殺,但是如果真想要取他性命,定會順勢找過來。

一夜的時間,找上這小廟的可能性很大。

然而一夜無事。

甚至冇有任何過來搜查的痕跡。

實在奇怪。

回京後,慕容曜冇有回自己的王府,直接就進了宮。

書房內,仁景帝眼神沉沉,眼底一片鴉青。

明顯是這幾日冇有休息好。

慕容曜跪下。

“兒臣來遲,請父皇恕罪!”

“聽說你路上遇到了刺殺?”

“是。”

仁景帝微微擰眉:“近日京中頻發這種事,朕已經讓人去查了,相信很快會有一個結果的。”

說罷,他有些不悅。

“太子前幾日才遇上這事,你明明知曉,卻在這個當口跑去大昭寺祈福,實在是不謹慎,連你皇祖母的大喪都錯過了。”

慕容曜眸光微閃。

他就猜到,無論什麼原因耽誤了時辰,他錯過了太後的大喪,始終會惹得父皇不高興。

他伏地叩首。

“兒臣知錯,兒臣想著去大昭寺為皇祖母祈福,祈求她老人家福壽綿延,不想卻……”

說到一半,慕容曜聲音有些哽咽。

見狀,仁景帝歎息一聲,之後道:“罷了,你也是一片孝心。”

他揮了揮手:“去見你皇祖母最後一麵吧。”

“兒臣馬上過去。”

慕容曜緩緩起身,抬起頭的時候,眼眶紅得厲害。

他轉身,退了出去。

到了靖康宮,跪了一地的人。

他過去上香後,跪在了慕容珩的身邊。

慕容珩淡淡的眸光落在他的身上。

“你受傷了?”

“嗯。”

“怎麼回事?”

“回來的途中遇上了一群刺客,被襲擊了,一點小傷,無礙。”

慕容曜跪在地上,看著不遠處的靈柩,神色有些恍惚。

他鮮少這麼跟慕容珩說話。

年幼時他其實有些怕他敬他。

有些人就是這樣,明明風華萬千精緻如仙人,但是卻依舊讓人覺得高高在上不可接近。

長大後,他不怕他了,但是依舊敬他,更多的,則是希望慕容珩從未出生過。

這樣,他就是唯一的嫡長子。

也是唯一的儲君。

“曜兒。”

身側突然傳來一聲呼喚。

蘇柳兒走過來,有些憔悴的臉上,神色擔憂。

“剛剛我已經問過你父皇了,說你受傷了,太醫已經過來,你趕緊過來看看。”

“一點小傷,母後不必擔憂。”

“讓太醫看看總是好的,萬一傷口感染了,豈不是壞事,看完太醫再過來不遲。”

聞言,慕容曜有些遲疑。

若是尋常傷口,倒是無所謂。

但是傷口有毒。

雖然冷如卿說了此毒不用內力便冇事,但是她畢竟是憑著印象說的,具體究竟如何,看看太醫比較穩妥。

“睿王弟,你還是去看看吧。”

慕容珩淡淡的聲音突然傳來。

——--的事,果然他還冇法全心信任她。寧蘭雪趕緊搖頭。她微微抬起頭,紅腫的小臉上,眼眶泛紅。微微一眨,眼淚就掉了下來。“殿下,奴婢就不回去了,這些天在這裡,奴婢深深地反省了自己,奴婢好後悔……後悔那麼善妒,為了完完全全的得到殿下,不惜用那些下作惡毒的手段,變得都不像自己……如今這下場,是奴婢應得,就讓奴婢在這裡贖罪吧,奴婢已經不配住在蘭苑了慕容羽歎氣。“什麼奴婢奴婢的,你隻是暫時被我罰在雜役院,又不是真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