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22章 大逆不道

第322章 大逆不道

軍府的心“朕之後會讓翰林院院首多提點沈澈,另外蘇晟已經跟我保證,回去會關蘇天菱的禁閉,讓她好好反思“父皇仁厚慕容珩淡淡吐出四個字,不再多說。隻是眸中冷意不減。如今蘇晟功高蓋主,仁景帝已經壓製不住他。這樣的事,已經發生過多次。但是過於仁厚,對於一個君王來說,有時候並非是好事。“對了,珩兒,你今日怎麼過來了?”仁景帝想起了正事:“正巧,其實父皇也有事找你談談慕容珩道。“父皇先說“你上次說,已經有心儀之...--

第322章

大逆不道

他轉過頭,清貴無雙的臉上,眸光深邃。

“傷口的毒性不是那麼容易處理的,廟中僧人雖然也懂醫術,但是畢竟比不上太醫,去看看更放心一些。”

聞言,慕容曜眼神一震,眼底微微晃動後,逐漸迴歸平靜。

“太子殿下說得是。”

他起身,站了起來,跟著蘇柳兒朝著殿外走。

一踏出殿門,便是滿眼暗色。

他剛剛壓根就冇說過自己傷口中毒的事,更未對任何人提及自己躲藏在廟中的經曆。

而慕容珩怎麼會知道這件事?

他這般輕描淡寫的說出來,就是在明晃晃的對他挑明,刺殺那件事,與他有關!

而昨夜,他也清楚的知曉他的藏身之地。

慕容珩這是在告訴他,昨夜隻要他想,其實可以輕鬆的解決了他!

一想到此,慕容曜便覺得遍體生寒,原本痛感不是很明顯的傷口,也突然開始不舒服起來。

他後怕之餘,覺得有種被玩弄於股掌之間的憤怒與恥辱。

慕容珩此舉,是在給他一個警告。

但是……

為什麼要這麼做?

慕容曜眼底暗色湧動。

難不成是因為知曉了鳩夜的事?

還是因為之前的種種?

他沉吟片刻,之後又稍稍平靜了下來。

無論哪種結果,都冇有深究的意義,隻需要明確知曉,慕容珩此舉……

是在警告威脅他!

慕容曜的心中暗潮湧動,突然覺得周身的血液都沸騰起來。

以往二人都是暗中較量,此次慕容珩卻如此明晃晃的挑開,讓他在憤怒的同時,溢位一絲異樣的興奮。

“嗬,嗬嗬……”

慕容曜忍不住笑了起來。

蘇柳兒站住腳步,轉過了頭。

一眼便看見慕容曜捂著肚子,突然大笑起來。

明明應當是因為愉悅纔會做出的表情,然而在慕容曜的臉上,卻有種怪異的冷意。

那張原本俊美如玉的臉,因為這笑,也陰鷙了幾分。

有些毛骨悚然。

蘇柳兒擰眉。

“曜兒,你笑什麼?”

“抱歉,母後……”

慕容曜扶著一旁的欄杆,稍稍抬起了眸子。

裡麵冰寒一片。

蘇柳兒驀的有些心驚。

她也知曉慕容曜從小不似表麵那般乖巧無害,但是今日見他這般,還是覺得有些陌生。

“你皇祖母剛剛去世,若是被人看見你這樣子,傳到你父皇那裡,怕是不好。”

“兒臣知曉。”

慕容曜緩緩收起笑容,站穩身體。

麵色又如平日裡一般,帶著幾分溫潤與無辜。

三日後,靜安太後的遺體葬入了皇陵。

仁景帝力排眾議,將她與先帝葬在了一起。

與先帝合葬的,原本是儀德皇後。

靜安太後自始至終,連妃位都不曾被封過,是他登基之後,奉她為太後的。

她生前不曾得到先帝半點垂青,如今死了,讓她靠在先帝的身邊,也算是一樁安慰。

回來之後,仁景帝似是疲憊了許多。

但是朝政繁忙,他依舊要打起精神處理重重事宜。

麵前,大理寺卿杜泉遞上了調查結果。

“皇上,刺殺睿王殿下的人,與刺殺太子的事同一批,都是滄瀾國那邊的逆賊。”

仁景帝沉著眸子。

“但是拓跋凜已經死了,滄瀾國的這兩波刺客,背後指使之人又會是誰?”

“拓跋凜雖然死了,但是他的手底下仍有不少忠心的下屬,這些人繼承拓跋凜的意誌,想要我大衍國大亂。”

聞言,仁景帝扶了扶額。

“朕知曉了,你先下去吧。”

杜泉應聲退下。

仁景帝坐在書桌後,臉上露出一絲疲倦。

王德福適時上前。

“皇上,您若是累得慌,不如老奴給您按按吧?”

“嗯。”

聞言,王德福立刻走到仁景帝的身後,伸手給他按著頭上的穴位。

仁景帝剛剛放鬆片刻,就見外麵有人匆匆過來通報。

“皇上,榮親王求見。”

“榮親王?”仁景帝的眉頭下意識的皺了一下,之後微微端正身子,將疲態壓了下去。

“讓他進來。”

宮人應聲離開,很快,一條修長筆直的腿便邁了進來。

蘇晟紫黑色的蟒袍,走進了書房。

朝著禦案後麵的仁景帝行禮之後,便單刀直入。

“皇上,臣聽聞睿王在回京途中行刺,皇上可查出究竟是何人為之?”

仁景帝淡淡道。

“剛剛大理寺卿杜泉已經來過了,說是滄瀾國的餘孽。”

“臣覺得不像。”

蘇晟道。

“拓跋凜已經死了,按照拓跋燁的性子,定會對拓跋凜這些舊部趕儘殺絕,他們此刻應該正忙著自保,怎麼會有閒心有組織有預謀的來刺殺睿王?此事一定有古怪。”

仁景帝緩緩道。

“大理寺的調查結果在這,你有什麼疑問,可去詢問杜泉。”

蘇晟聲音冷冽:“大理寺卿最近案件繁多,難免有疏忽,臣建議,皇上可讓督查院還有刑部參與進來,共同徹查此案!”

“榮親王是覺得,大理寺能力不足,無法查明此案?”

“臣並無此意,皇子被刺殺乃是大事,還是謹慎周全一些更好,皇上覺得呢?”

蘇晟眸光灼灼。

他不是質疑大理寺的能力,而是壓根不相信!

大理寺卿杜泉便是慕容珩一條忠心的狗,說出的結果壓根就不可信,什麼滄瀾國餘孽?

他看此事與慕容珩脫不了乾係!

仁景帝隻是淡淡應了一聲。

“你所說的話,朕會考慮考慮,榮親王若是冇彆的事,便回去吧。”

蘇晟卻冇動。

他拱手。

“臣聽聞,睿王回來後,皇上似是有些不高興?”

仁景帝不悅。

“太後大喪唯獨他一人耽誤遲遲不歸,朕應當高興?”

“此事並非他本意,皇上您作為父親,不該這般冷落他,而是應該多關心關心他的傷勢,否則,會寒了睿王的心。”

“你放肆!”

仁景帝猛地一拍麵前的禦案,一向溫和的臉上,怒意乍現:“你這是在指責朕?”

蘇晟紋絲不動。

“臣不敢。”

但是眸中冷意乍現,是**裸的挑釁。

仁景帝緊緊握住手指。

他厭惡蘇晟這麼狂傲的樣子。

他是天子,他是一國之君!

蘇晟卻狂放不羈目中無人,他不懼天威,亦不怕死,他手握重兵牽一髮而動全身,讓他這個帝王,一忍再忍!

這樣的蘇晟,這樣的蘇家,讓他如何能容!

二人四目相對,氣氛一瞬間凝到了冰點。

書房內,王德福和兩個宮人屏氣凝神,大氣都不敢出。

就在此時,一聲“太子殿下求見”打破了僵局。--喜歡的類型。但是因為萬思語的原因,她故意露出一副熱情的模樣。“剛剛本郡主在這裡看首飾看入迷了,忘了時間,讓世子久等了,世子不會怪我吧?”“郡主言重了,我等一會不要緊的“世子,你看我選的這支步搖,好看嗎?”秦承宣目光落在那隻麗水紫磨金步搖上,點了點頭:“郡主國色天香,這首飾不過是錦上添花冷如卿又問了些問題。秦承宣始終風輕雲淡斯文有禮,倒是讓冷如卿印象好了不少。這人雖然不是自己喜歡的類型,但是確實是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