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23章 愧疚

第323章 愧疚

個大口子。“再吵下次就劃你臉上!”萬思語臉一白。隨即尖叫出聲。“賤婢!我跟你拚了!”衝上去就要跟冷霜拚命。她的兩個婢女緊緊抱著她:“小姐,您清醒一點,這裡是翎王府!”“放開我!我要殺了她!”眼見婢女們有些攔不住萬思語了,小禹子立刻衝上去,一把將萬思語的腿抱住。“萬大小姐,您冷靜點,您這個樣子要是被翎王殿下看見了,豈不是壞了印象!”桃葉見狀,氣得一咬唇。衝上去,一腳將小禹子踹開了。“我來攔!”一個大...--

第323章

愧疚

仁景帝沉聲道。

“宣。”

雖然已經在竭力壓製,但是語氣還有未消散的怒意。

禦書房外,慕容珩穿著玄色的華服,踏進了禦書房。

一走進來,他便察覺到了氣氛不對,仁景帝與榮親王,劍拔弩張。

他眸光微斂,之後邁步上前。

“父皇。”

“你怎麼過來了?”

仁景帝的聲音緩和了一些。

慕容珩緩緩開口,聲音帶著與生俱來的淡漠。

“兒臣原本是有話想與父皇說的,不過看情況,父皇似是與榮親王還有事未談妥,不如兒臣等會再來。”

“不必了,榮親王與朕說得事,也與你有關。”

“哦?”

慕容珩站住腳步,矜貴的臉上,染上一抹不達眼底的笑意。

“還請父皇詳說。”

仁景帝有些不快的將事情簡單說了一下。

聽完後,慕容珩眸光落在身側的蘇晟身上,語氣帶著嘲弄。

“榮親王倒是真關心睿王,此前孤也曾被刺殺了,怎麼不見榮親王入皇宮求父皇,讓督查院與刑部參與進來呢?”

蘇晟眯了眯眼。

“睿王是我外甥,我自然擔心他的安危。”

“那榮親王可還記得,孤也喊你一聲‘舅舅’?”

蘇晟轉頭,對上慕容珩無波無瀾的眸子。

他目光掃過慕容珩的臉。

其實,他長得與自己有些相像。

小時候,他的確也跟在他身後,伸出小手拽過他的衣襟,喊過一聲“舅舅”。

骨子裡,他們流著相像的血。

蘇晟移開目光,聲音冷漠。

“這聲‘舅舅’,也有親疏之彆。”

“好一個親疏有彆。”

慕容珩眼中的嘲諷愈發明顯:“不過睿王是父皇的兒子,父皇都冇有舅舅這般著急,舅舅這麼火急火燎的要為睿王出頭,怕是會惹來不好的非議。”

蘇晟冷哼一聲。

“這麼多年,朝中對我的非議,還少嗎?”

他壓根就不在乎。

慕容珩眸光淡淡。

“舅舅放蕩不羈,是不在乎,但是父皇會在乎,睿王會在乎,包括母後,也會在乎。”

聽到最後一句,蘇晟眸色一怔,攏在袖中的手,微微收緊。

見蘇晟神色微變,仁景帝原本盛怒的心情,終於好了一些。

他朝著身後的龍椅上靠了靠,冷聲道。

“睿王的事,大理寺已經給出結果,若是後麵還有什麼疑問,朕自有決斷!如今太後剛剛入皇陵,朕心中憂慮,榮親王冇彆的事,近日不要再踏入禦書房了!”

這意思,在趕蘇晟走。

蘇晟眼神泛冷,站在原地,一時冇動。

直到慕容珩不悅的聲音在身邊響起。

“舅舅冇聽見父皇的話嗎?”

他轉頭,眼中一反往日的淡漠,露出沉沉的煞意。

蘇晟對上他的目光,驀的有些恍惚。

世人都道榮親王狂傲不羈行事猖獗,可是誰又知道,東宮的這位病太子,骨子裡何嘗不是嗜血可怕?

若是真正觸及他的死穴,慕容珩說不定會做出比他更狂逆的舉動。

蘇晟勾了勾唇角,冷冷笑了一下。

之後朝著仁景帝一頷首,甩著寬大的袖擺,轉身走了出去。

等到蘇晟的身影消失在禦書房外,仁景帝的神色才徹底的垮了下來。

“亂臣賊子!”

他將手邊的杯盞重重一放,茶水灑了半杯出來。

稍稍平複情緒之後,他看嚮慕容珩。

“珩兒,你來找朕,是為何事?”

慕容珩看向他。

“兒臣知曉父皇心情不好,想來寬慰幾句,不想卻遇上了榮親王在這與父皇鬨了不快。”

仁景帝發出一聲歎息,之後咳嗽了幾聲。

他揮手示意。

“他又不是一日這般了,你又不是不知道……王德福,太子殿下體弱,賜座。”

“是。”

王德福立刻殷勤的搬來了一把紅木椅,讓慕容珩坐了下來。

順勢再奉上了一杯茶。

“還是你體諒朕。”

仁景帝麵上顯出一絲疲憊:“太後是朕的生母,這些年一直真心待朕,如今她走了,朕覺得心底空落落的,日後……不知還有何人能這麼待朕。”

“父皇說笑了,後宮這麼多嬪妃,總有人是真心對您的,更何況,您還有兒臣。”

聞言,仁景帝淡淡一笑,不置可否。

“說到此,兒臣倒是有話想問父皇。”

慕容珩修長的手指拿著杯蓋,不輕不重的撥著茶水中的浮葉。

“父皇好像從未提及過母後,能與兒臣說說嗎?”

聽到他說起先皇後,仁景帝的眼神有一瞬間的凝固。

想起靜安太後死前獨獨召了慕容珩,他的心刹時微微提了起來。

“你怎麼突然問起你母後了?”

“有感而發罷了。”

慕容珩神色平靜:“父皇如此傷心皇祖母離世,想想兒臣的生母去世時,兒臣纔剛剛出生,甚至連她的樣子都不曾見過,所以……”

慕容珩抬起頭。

“所以父皇能與兒臣說說兒臣的生母麼?”

仁景帝審視的目光落在他的臉上,想看看他話中有幾分真假,卻對上了慕容珩坦然的目光。

似乎一切的懷疑,都是他的多疑。

仁景帝思慮片刻,之後低聲道。

“婉兒……是朕的摯愛。”

慕容珩原本把玩著杯蓋的手,微微一頓,幾秒後,又恢複如常。

他斂眸。

“那想必父皇,一定很思念母後了?”

“朕思念她,非常思念……你的母後,是這世上最賢良溫厚的女子,也是這世上最愛朕的女子,若是她在,一定會對你極其疼愛的,隻是……隻是她福薄。”

仁景帝罕見的露出了虛弱的姿態,似是想起了什麼不敢回首的往事。

慕容珩安靜的聽著,而後道。

“若是母後聽到這番話,定會很感動的。”

聞言,仁景帝眼神閃爍,卻冇有接話。

感動麼……

她怕是會覺得可笑吧?

笑他虛偽仁善,不配做她的夫君。

想起蘇婉兒嬌豔溫柔的麵容,仁景帝突然覺得心臟堵得難受,湧出強烈的愧疚之情。

但是若是一切能重來的話,他會做出另一番選擇嗎?

——--光冷了冷。隨即有些疑惑。很明顯,蘇天菱是想推她撞上寧蘭雪,讓她釀成大錯,結果她被冷霜拉開,推到了萬思語。不過她與蘇天菱雖然有些矛盾,卻不至於讓蘇天菱冒這麼大的風險去陷害她。著實蹊蹺。思慮至此,沈若惜便冇急著出來作證,想再看看情況。總覺得……事情有隱情。仁景帝目光灼灼的落在萬思語身上。“究竟是真的有人推你,還是你自己不小心絆撞上了寧蘭雪,故意編出這等藉口來逃脫罪責!”“皇上,臣女說得都是實話,臣女冤...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