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24章 張揚

第324章 張揚

咐她彆亂跑,他有事要出去一趟。蕭雲溪這下不敢多嘴了,低聲罵罵咧咧的去了自己的房間。白洛也進了自己的客房。將東西放下後,他轉身出了客棧,按照字條上的地址,去到了一處破爛的街道。這條街十分老舊,聚集了諸多乞丐和流民。一路上,他遇到不少沿街乞討的乞丐,散發著陣陣惡臭。還有人見他衣著光鮮,動了上來強搶的念頭,但是見到他手中的利劍,又膽怯的退下了。白洛到了字條上所說的破廟前,走了進去。裡麵流落著許多乞丐,他...--

第324章

張揚

但是若是一切能重來的話,他會做出另一番選擇嗎?

他不知道……

一想到這種可能,仁景帝的心頭便是一陣鈍痛。

他不想再糾結這個話題。

他既然坐在這個位置上,那便有太多的身不由己。

“咳咳……”

仁景帝重重咳嗽了幾聲,似是有些不舒服。

慕容珩伸手,將杯盞放到一旁的矮幾上。

“父皇這幾日憂心操勞,多注意休息,兒臣就不打擾父皇了,兒臣告退。”

說罷,慕容珩從椅子上站起身。

正要離開,突然又被仁景帝喊住了。

“珩兒,朕已經邀請了拓跋燁來大衍國,他來京的一切事宜,你覺得由誰接應比較妥當?”

慕容珩道。

“兒臣推薦沈樾,他鎮守邊疆多年,對滄瀾國和拓跋燁,比旁人要熟悉得多。”

仁景帝點頭。

“你說得有道理,那便讓沈樾去吧。”

慕容珩拱手,轉身退下了。

仁景帝坐在禦案後,目光一直落在慕容珩的背影上,直到他的身影已經消失,還未收回目光。

王德福見他神色有些反常,猶豫著上前,低聲喚了一句。

“皇上,您身體抱恙,老奴伺候您早些歇息吧?”

“你說……”

仁景帝收回目光,轉頭看向身邊的王德福:“你說日後,珩兒會不會是個好的君王?”

“太子殿下天人之姿雄才大略,日後定是一代明君的。”

“是啊,他一定是個好皇帝吧……”

仁景帝淡淡呢喃出聲,聲音帶著一絲道不明的滄桑,他撐著桌子,緩緩站起身,眸光一瞬間斂了下來。

“若是婉兒能親眼見到他如今這麼好,一定會瞑目的。”

……

長秋宮內。

蘇柳兒一聲素白的衣裳,端坐在正中的椅子上。

雖然穿著樸素,麵容也有些憔悴,但是身上依舊帶著母儀天下的端莊風華。

她的殿中,坐著後宮的各個嬪妃與公主。

沈若惜也過來了。

眾人也是一身的素色,就連平日裡最張揚的秦貴妃,今日都冇戴什麼首飾。

太後剛剛去世,宮中白幡還未下,整個皇宮都還沉浸在沉重的氣氛中,眾人也都自覺地低調寡言。

等了半晌,秦海棠有些不耐煩了。

“賢妃怎麼還冇來?她的永樂宮離長秋宮也不遠,諸位姐妹都到了,她的架子倒是大的很!”

蘇柳兒淡淡道。

“再等一會吧,她懷著身子,出行自當是比旁人要慢一些。”

話音剛落,便見寧鶯鶯的身影出現在了殿外。

她被人扶著跨過殿前的門檻,有些慵懶的走了進來。

“皇後孃娘,臣妾今日起床的時候,感覺有些頭暈不舒服,因而耽誤了時間,有些來遲了,還請皇後孃娘彆怪罪。”

蘇柳兒掃了她一眼。

“坐吧。”

寧鶯鶯應了一聲,之後坐在了呂淑儀的下方。

呂淑儀看著她的裝扮,微微擰眉。

“太後剛剛大喪,你打扮成這樣,有些不太合適。”

眾人轉過目光。

看見寧鶯鶯雖然穿著白色的衣裙,但是耳朵上墜著兩個紅色的明珠,格外的醒目。

聽見呂淑儀的話,寧鶯鶯似是剛剛反應過來一般。

她伸手將剛端起的杯盞放下,一隻手摸著耳墜,露出一個誇張的表情。

“哎喲,瞧瞧我這腦子,要不怎麼說懷孕後記憶力都差了呢,我一早起來,忘記將皇上特賜的紅玉耳墜拿下來了。”

說著,她示意身邊的宮女。

“玉兒,你怎麼做事的,快,將耳墜拿下來啊……哎,皇上說我戴這耳墜好看,我這些日子便一直戴著,一時疏忽忘記摘了。”

殿內安靜了幾秒。

秦海棠欲言又止,止言又欲。

看到身邊的慕容明華,還是生生忍下了到嘴邊的臟話。

沈若惜給她遞上一杯清茶。

“貴妃娘娘,這茶甚好,您嚐嚐。”

秦海棠黑著臉接過。

她確實是要喝茶降降火。

沈若惜瞥了一眼寧鶯鶯。

她今日冇有化什麼妝,雖然看著心情不錯,但是氣色似乎不是很好。

沈若惜低下頭,微微抿了一口茶。

寧鶯鶯身為妃子,她的身體如何,自有太醫診斷,她還是彆多言了。

座上,蘇柳兒開口,打破了僵局。

她說了一些場麵話之後,提及了正事。

“太後大喪,今年的新年,便要簡過了,各宮之中都收斂一些,一切從簡,聽到了嗎?”

聞言,眾人立刻點頭應下。

交代完之後,蘇柳兒眸光一轉,落在殿中一處,開口道。

“瑛貴人。”

“妾身在。”

一位麵容清麗的女子站了起來。

她看起來年紀不大,長相十分昳麗,一雙大眼睛閃著盈盈的水光,望過來十分討喜。

與聶玉蘭一般,是十分嫵媚的長相,但是眉眼間卻比聶玉蘭多了一份少女的靈動。

蘇柳兒道:“本宮聽說,近日皇上經常去你那裡?”

瑛貴人有些緊張。

“回皇後孃娘,皇上近日找妾身……是比往日多了一些。”

“你得皇上恩寵,是件喜事,後宮原本就子嗣單薄,如今隻有賢妃一人有孕,你若是能為皇上孕育上皇子,那便再好不過。”

說罷,蘇柳兒揮了揮手,派人送上來一堆補品。

“這些你拿著吧,皇上近日心中煩悶,你多花些心思伺候皇上。”

瑛貴人立刻歡歡喜喜的接過了。

“多謝皇後孃娘,妾身知曉了。”

寧鶯鶯不高興了。

“近日皇上說本宮孕吐得厲害,要讓本宮多休息,所以纔不來本宮這裡了,不然哪輪得到你啊,瑛貴人。”

秦海棠翻了個白眼。

“是被你噁心的不想去吧。”

聞言,寧鶯鶯臉上一陣難看。

她正要開口,被蘇柳兒打斷了。

“行了,後宮是皇上的,皇上想去哪就去哪,賢妃,你這話是在妒忌嗎?”

“臣妾冇有!”

寧鶯鶯立刻辯解。

她妒忌一個小小的貴人?

簡直可笑!

摸著自己還未顯的肚子,寧鶯鶯又平靜了下來。

她都有皇嗣了,犯不著慪氣!

交代完事情之後,蘇柳兒便打發眾人離開了。

秦海棠拉著慕容明華,第一個跑了。

她最煩這嘰嘰喳喳的場麵。

寧鶯鶯也起身,準備離開。

她扶著鬢髮,慢吞吞的走到了殿門口,剛準備跨過去,突然見身後撞過來一個小小的身影,直接撞在了她的後腰處。--的真情。讓她反胃。寧蘭雪跪在地上,愣愣的看著慕容羽被拉走的方向,神色有一瞬的放空。她下意識地轉頭,看向沈若惜。沈若惜也看著她。暗夜中,二人互相對視,猶如冷月與塵泥。一立一跪,一尊一卑。形成了強烈的反差。寧蘭雪雙唇動了動,似乎是想說什麼,然而大理寺的人上前,飛快的將她帶走了。杜泉朝著沈若惜拱手。“下官來遲,太子妃今夜受驚了“不,杜大人來得很及時沈若惜露出一個淡淡的笑意:“今夜謝過杜大人了杜泉道:“太...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