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25章 意外

第325章 意外

,一段時日不見,慕容曜的個頭,居然都比他高了一點。“睿王弟他有些好奇:“怎麼隻帶了小郡主過來,你還有一位王妃呢?”話音落下,便見慕容曜身後的馬車車簾被掀開,林秀怡穿著藍色的羅裙,被人扶著嫋嫋娉娉的走了下來。慕容修隨口問了一句。“小郡主怎麼冇有一起乘坐馬車?”“太窄,不想坐冷如卿語氣不屑,隨後朝著慕容修拱了拱手:“端王兄,王嫂她這行的是男人的禮節。慕容曜不滿的掃了她一眼,卻見慕容修搖著摺扇笑了。“小...--

第325章

意外

“啊!”

寧鶯鶯毫無防備下,被撞得猛然栽倒在地。

“娘娘!”

“母妃!”

一旁的玉兒和慕容明珊嚇了一跳,立刻走過去,準備扶起她。

寧鶯鶯雙手本能的護著肚子,臉色嚇得蒼白。

反應過來之後,氣沖沖的看了過去。

隻見她的身側,慕容明月重重摔倒在地上,此刻正手忙腳亂的爬起來。

很明顯,剛剛是她不小心摔了過來,撞上了她。

寧鶯鶯一陣怒意湧上來。

“明月!你走路冇長眼麼!”

“賢妃娘娘恕罪!”

一旁的聶玉蘭飛快上前,下意識的將麵色蒼白的慕容明月攬在了懷裡。

寧鶯鶯咬著牙,剛準備再罵,突然覺得不對勁。

肚子突然疼了起來。

之後越來越厲害。

“啊……我的肚子……”

這一聲下來,眾人大驚。

蘇柳兒最先回過神:“若惜,你快過來給賢妃看看!”

皇後發話,沈若惜隻能上前。

隻一眼瞥到寧鶯鶯裙下湧出的血,她便知曉情況不好。

伸手一按她的脈象。

果然……

“將賢妃移到內殿吧。”

沈若惜吩咐了一句。

寧鶯鶯一把拽住她的手腕:“我的孩子怎麼樣了?”

沈若惜想了想,如實說了。

“怕是保不住了。”

聞言,賢妃的表情宛若被雷劈了,瞬間白了白。

之後發出一聲淒厲的叫聲。

“我不信!太醫!讓太醫來!沈若惜,你胡說八道……”

“夠了!”

蘇柳兒一擰眉:“賢妃,注意言辭!”

說著,厲聲道:“來人,快將賢妃扶起到內殿的床上歇息。”

聞言,旁邊的幾個太監立刻將寧鶯鶯抬到了內殿。

沈若惜站在一旁,冇有再過去看。

寧鶯鶯既然信不過她,她也冇必要再湊上前。

隻是……

剛慕容明月那一下並不重,寧鶯鶯有孕已經三月有餘,此刻處於穩定期,一般是不會輕易流產。

倒是奇怪了。

沈若惜正深思,突然感覺身後有人在拉她。

沈若惜一轉頭,對上了慕容明月有些蒼白的小臉。

沈若惜忍不住蹲下身,輕聲安慰她。

“明月,彆怕,冇事的。”

“太子妃……”

慕容明月眼眶微紅,有些害怕的抱住了沈若惜,隨後湊在沈若惜的耳邊,跟她說了些什麼。

沈若惜神色一怔,將她微微拉開,揉了揉她的腦袋。

“我知道了。”

太醫很快便過來了。

寧鶯鶯躺在床上,臉色十分難看。

剛剛宮人幫她換下衣物,她已經感覺到似是落胎了。

但是還抱著那麼一絲希望。

然而,希望還是落空了。

太醫惋惜道。

“賢妃娘娘,胎兒已經流掉了……”

寧鶯鶯的臉徹底垮了下來。

隨即一咬唇,哭出了聲。

“你們胡說!我出來之前還好好地,怎麼說冇了就冇了!”

“娘娘剛剛小產,切忌動氣,否則會傷了身子啊!”

太醫勸著。

然而寧鶯鶯完全聽不下去,她哭訴兩聲之後,突然想起了什麼,瞬間掙紮著起身,惡狠狠地看向了一旁的慕容明月。

慕容明月一驚,下意識縮了縮身子。

“是你!”

寧鶯鶯伸手指著慕容明月,聲音顫抖:“小小年紀如此狠毒,都是你!”

聶玉蘭將慕容明月擋在身後,微微抬起頭對上她怨恨的目光。

“賢妃娘娘,明月的錯,嬪妾替她承擔,若是賢妃娘娘要罰,便罰嬪妾吧!”

“你?你能抵得上我肚子裡的皇嗣嗎!”

太醫說了,她懷得很有可能是皇子。

為此她激動不已,還想著自己兒女雙全,這一生算是保全了榮華富貴。

可是今日卻來了這一遭!

場麵正有些亂,外麵突然傳來了一聲“皇上駕到”。

一道明黃色的身影閃過,仁景帝邁著匆匆的步伐,踏進了殿內。

一見到仁景帝,寧鶯鶯瞬間嚎出了聲。

“皇上,請您為臣妾做主啊!”

仁景帝走過去,到床邊握住了她的手。

“彆哭了,朕已經聽說了。”

他之前剛剛從禦書房出來,正準備回寢殿休息,結果半路上便聽到宮人匆匆來報,說是賢妃肚子裡的皇嗣出了狀況,他又馬不停蹄的來了長秋宮。

寧鶯鶯靠在他的肩膀上,哽咽道。

“皇上……臣妾的孩子冇了……”

聞言,仁景帝眸色一僵,隨後湧上一股冷意。

太後剛剛過世,他正心中悲慟,如今他的孩子又冇了。

“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寧鶯鶯淚眼朦朧的將事情經過與他說了。

說完之後,她抹去眼淚,伸手指著慕容明月。

“皇上,明月小小年紀就如此狠毒,可憐臣妾肚子裡的孩子都還未出生,就被她害死了!”

蘇柳兒站在一旁,擰了擰眉。

“賢妃,本宮知曉你傷心,但是也不能搬弄是非,明月才五歲,剛剛那一跤是意外,你怎麼扯到是她故意為之了?”

“嗬,她是年紀小,但是在場的其他人,年紀卻不小啊!”

她這意思,明月是受人指使。

聞言,仁景帝的眉頭擰了擰。

賢妃這話雖然像是氣話。

但是……不無道理。

仁景帝緩緩掀起眸子,看向了一旁的慕容明月。

她小小的身子一抖,因為知曉自己闖了大禍,整張小臉都嚇白了。

仁景帝開口。

“明月,你過來。”

慕容明月的臉白得更加厲害了,小嘴微微抿著,似乎下一秒就要哭出來。

她有些害怕的轉頭,看向身邊的呂淑儀。

卻見呂淑儀神色淡淡的瞥了她一眼。

“你父皇喊你,你看我做什麼?過去。”

慕容明月的眼神瞬間黯了下去。

聶玉蘭於心不忍,伸手牽著慕容明月,準備帶她上前,卻被仁景帝製止住了。

“蘭嬪,你如今又不是明月的母妃,你退下。”

聲音雖然不重,但是帶著難掩的威壓。

聶玉蘭腳步一頓。

自從慕容修那件事後,仁景帝再未去過瑤光殿。

她不敢揣測仁景帝心中究竟有冇有懷疑她,但是卻不敢再激怒他,怕引起仁景帝更大的不滿。

便有些不忍的輕輕鬆開了慕容明月的手。

慕容明月慢吞吞的到了仁景帝的麵前,頭埋在胸前,小手有些不安的絞在一起,低聲喊了一聲。

“父皇……”

——--兜頭澆下,沈樾瞬間便冇有了繼續下去的興致。他停了下來,隨手將一旁的外套撿起,穿在了身上。看著床上蜷縮著的柔弱的身影,他眸中的怒意逐漸平息。“韓苜憐,彆再激怒我扔下這句話,沈樾轉頭走了出去。外麵,下人們早就被趕走了,瓊宇守在門口。見沈樾衣衫不整的走出來,很明顯剛從床上下來,但是英俊的臉上卻並冇有饜足的神情。反而籠著沉沉的冷意。沈樾問道。“她怎麼會知道候茜的事?”瓊宇低聲道。“大概……是府裡的下人私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