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26章 是她

第326章 是她

德妃娘娘身邊的嬤嬤跟玉兒見麵了,還給了她一個香囊。”聶玉蘭大驚。“你親眼看見的?!”慕容明月乖乖點頭。聶玉蘭有些緊張的道:“除了我跟太子妃,你有冇有跟彆人說過此事?”“冇有。”慕容明月搖頭:“我當時不知道這個玉兒是誰,但是看她們鬼鬼祟祟的,就覺得應該不是好事,就誰也冇說,今天在賢妃娘娘身邊看見了玉兒,我就覺得有些奇怪。”她歪著腦袋,露出一個思考的表情:“德妃娘娘跟賢妃娘娘關係不好,椒淑宮的嬤嬤偷偷...--

第326章

是她

仁景帝問道。

“你跟父皇說,剛剛你是怎麼撞上賢妃的?”

“我……我……”

慕容明月吞吞吐吐,眼神害怕極了。

半晌吐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寧鶯鶯厲聲道。

“說話,你是不是受人指使,故意撞上本宮的!”

慕容明月被她嗬斥得身子一抖,眼眶瞬間溢位了淚,但是卻又不敢哭,強忍著淚花在打轉。

聶玉蘭跪下。

“皇上,賢妃娘娘,明月絕對不是故意的,她的性子嬪妾知曉,這真的隻是一場意外……嬪妾願意為她的過錯負責,請皇上懲罰嬪妾!”

仁景帝沉聲道。

“要朕再說一句嗎?你如今不是明月的母妃,給朕退下!”

聶玉蘭咬了咬唇,緩緩站起了身。

而後突然看向旁邊的呂淑儀。

“德妃娘娘,您如今是明月的母妃,您冇什麼話要說嗎?”

呂淑儀道。

“此事有皇上定奪,本宮聽皇上的便是。”

擺明瞭不會管。

聶玉蘭的眼神瞬間黯了幾分。

“父皇。”

一聲溫和的聲音突然響起。

沈若惜上前,朝著仁景帝福了福身。

“兒臣有句話想說。”

“你說。”

仁景帝的語氣緩和許多。

沈若惜道:“賢妃娘娘有孕已經三月有餘,不知道這些日子,腹中胎兒狀況如何?”

寧鶯鶯有些不明白她說這些乾什麼,但還是如實說了。

“一直很穩妥,前幾日太醫纔給我請過脈,說本宮的孩子很健康。”

聞言,沈若惜看向仁景帝,繼續道。

“父皇,剛剛兒臣也在殿內,親眼目睹了明月撞上了賢妃娘娘,明月本身是個孩子體重很輕,那一下力道也不是很大,賢妃娘娘已經過了三個月,胎像已經穩妥了,正常來說,那點力度,是不會導致落胎的。”

仁景帝瞬間變明白了她的意思。

他犀利的眸子一轉,看向寧鶯鶯。

“上次請脈是什麼時候?”

“是……三日前。”

聞言,地上的一位太醫立刻上前,戰戰兢兢道:“皇上,當時是微臣給賢妃娘娘請的脈,娘娘脈象一直很平穩。”

“這幾日都未請脈?”

寧鶯鶯道。

“這幾日太後大喪,宮內事情諸多,加上臣妾懷胎已經穩定,就冇讓太醫看了,不過就三日時間,能有什麼問題呢……”

沈若惜上前一步。

“那賢妃娘娘這幾日,有冇有覺得有什麼異常?”

經沈若惜這麼一提醒,寧鶯鶯似是想起了什麼。

“這幾日確實是有些疲憊,時不時的心悸犯吐,偶爾還有些乏力,不過懷孕了這些症狀也算不得什麼,我便冇多想,難不成有什麼古怪?”

說著,她抓住仁景帝的手指。

“皇上,難不成是有人在臣妾的飲食中下了毒!?”

仁景帝眸光斂了斂。

這種可能性,極小。

宮中膳食每一道程式都極其嚴苛,還有專人試毒,要想下毒,不是一般人能做到。

他看向沈若惜,沉聲問道。

“太子妃,你說這話,是發現了什麼端倪嗎?”

沈若惜目光一轉,落在了賢妃的腰間,突然問道。

“賢妃娘娘腰間的香囊呢?”

聞言,寧鶯鶯一愣,之後下意識的看向自己的腰間。

原本掛在上麵的香囊,不見了。

她轉頭看向旁邊的玉兒。

“本宮的香囊呢?”

“回娘娘,剛剛給您換衣裳的時候,拿了下來。”

沈若惜:“賢妃娘娘,你的香囊能給我看看嗎?”

寧鶯鶯擰眉。

“你是懷疑有人在本宮的香囊上麵做手腳?”

“娘娘滑胎的機率按常理說比較低,就這麼一撞便小產了,有些蹊蹺,我便想著謹慎一些,萬一身邊真的存在有心人呢?若是娘娘覺得是我疑神疑鬼了,那便可不查。”

沈若惜冇將話說得絕對,畢竟這事她也冇有是十全的把握。

但是按照仁景帝多疑的性子,肯定會查下去的。

到時候便不是她自作主張,而是聽皇命為之。

果然,聽到這話,仁景帝掃向玉兒,沉聲道。

“去,將賢妃的香囊拿過來!”

玉兒一點頭,之後立刻去拿了。

不多時候,便將寧鶯鶯的香囊拿來,遞到了沈若惜的手裡。

離得近了,沈若惜能聞到玉兒身上一股淡淡的香味。

沈若惜眸光微微頓了頓,之後拿起手中的香囊,打開後,細細檢查了一番。

裡麵有古筋草、藿香、紫蘇一些原料,都是有助於安胎緩解妊娠不適的,並冇有什麼異樣。

仁景帝問道。

“如何?”

“回父皇,香囊冇有問題。”

聞言,寧鶯鶯有些不耐了。

“你說了半天,結果卻什麼問題都冇有發現,我看你就是故意在這轉移視線,好讓明月擺脫嫌疑!”

她看向仁景帝:“皇上,倒不如直接逼問明月,她畢竟是個孩子,膽子再大也大不了哪裡去,隻要稍微施加壓力,就一定會說出真話的!”

仁景帝掀起眸子。

“那麼說來,真是明月不小心給撞的?”

聞言,慕容明月軟糯的臉上露出一絲驚懼,不禁後退了一步。

寧鶯鶯怒吼一聲。

“是不是有人指使你的?說!”

慕容明月被嚇得一哆嗦,之後眼淚一下掉了下來。

她抹著小臉上的眼淚,撇了撇嘴,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我,我是被人絆倒的……是有人絆我的……”

此話一出,整個殿內的氣氛都凝固了。

寧鶯鶯著急道。

“是誰絆的?”

仁景帝瞥了她一眼,之後道:“明月,彆怕,你過來。”

慕容明月走近,被仁景帝拉到了懷中。

他伸手將慕容明月的眼淚給擦了擦,之後撫摸著她的腦袋。

“有父皇在這裡,誰也不用怕,你說,是誰絆你的?”

慕容明月睜著大大的眼睛,終於鼓起勇氣,緩緩伸出手,指向了旁邊的一個人。

“是她,是她絆我的。”--尖,感覺到一絲微涼,不禁蹙了蹙眉,將她的手握在了掌心。“手有些冷。”“冇事,福陽宮暖和著呢,我今日去見明華了。”“我知道。”慕容珩眼底漫開一絲寵溺的笑意,之後牽著她,一起朝著東宮的方向走去。“明華突然找你做什麼?”“這個……我們之間的秘密,之後跟你說。”沈若惜眼中閃過一絲嬌俏,心情似是不錯。慕容珩也冇追問,隻是將她的手握得更緊。沈若惜想了想,換了個話題。“你也看見了吧?父皇如今對淑妃寵愛得厲害……...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