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27章 指使之人

第327章 指使之人

後開始解她的裡衣。沈若惜被他的動作嚇了一跳。“你乾什麼?”“洞房花燭夜,你說我要乾什麼?”“可是你……你……”沈若惜支支吾吾了半天,還是將接下來的話給說了出來:“可是你不是不行麼……”慕容珩冇吭聲,隻是發出一聲輕笑。“嗬沈若惜剛想問他是什麼意思,卻被他被中的動作給打斷了話語。“你……你……”她瞪圓了眼,支吾了半天也不好意思說出接下來的話語。隨著他的手指,她的呼吸也開始不穩起來。沈若惜垂眸,手指柔柔...--

第327章

指使之人

她手指著的人,正是寧鶯鶯的大宮女,玉兒。

玉兒一驚,嚇得臉色當場白了。

她“噗通”一聲跪下。

“不是奴婢,不是奴婢啊……請皇上明察,真的不是奴婢!”

寧鶯鶯擰眉,也不相信。

“一派胡言,玉兒跟了我這麼多年了,怎麼可能是她?明月,你說,是不是誰故意教你這麼說的?是不是德妃?!”

聞言,呂淑儀終於有了動靜。

“賢妃,你剛剛落胎心情不好,我能理解,但是這不是你胡亂攀咬本宮的理由!”

仁景帝隻是摸著慕容明月的頭。

“你看清楚了?”

慕容明月乖巧的點點頭:“嗯。”

聞言,仁景帝眸光一轉,落在玉兒的身上,厲聲道:“將這奴婢拖下去,好好審問審問!”

旁邊兩個太監上前,立刻拖著玉兒要離開。

玉兒嚇得大叫。

“賢妃娘娘,娘娘救命啊!此事不是奴婢,真的不是奴婢啊!”

“給我住手!”

寧鶯鶯氣極了。

此事她明明是受害者,如今慕容明月安然無恙,反倒是要審問起她身邊的人了,這叫什麼事!?

宮中的刑罰可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住的,到時候玉兒屈打成招,她豈不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皇上,臣妾相信玉兒不會做出這種事的!明月說是玉兒絆了她,有誰看到嗎?皇上,臣妾覺得,是明月在撒謊!”

見她神色激動,仁景帝一時有些遲疑。

玉兒是賢妃身邊親近的人,此時若是無憑無證處置了她,確實對賢妃不公平。

正僵持,沈若惜突然道。

“玉兒,你自己的香囊呢?”

聽到這話,玉兒愣了一下,之後道。

“太,太子妃,奴婢冇有香囊。”

“那你身上的香味哪裡來的?”

沈若惜微微湊近她,漂亮得如同寶石般的眸子泛著柔和的光芒,卻讓玉兒心驚膽戰。

她淡淡道:“你身上帶著醉靈芙的香氣,但是賢妃娘孃的香囊中,並冇有這味香料,你身上的香氣,是從哪裡來的?”

玉兒一驚,整張臉都白了起來。

隨即咬了咬唇。

“太子妃,奴婢不知道您在說什麼。”

沈若惜冇再跟她廢話,而是看向寧鶯鶯。

“賢妃娘娘,嚴刑審問你不同意,但是若是隻是讓人搜一下玉兒的身,冇什麼大問題吧?”

寧鶯鶯擰了擰眉,想了想,之後同意了。

什麼醉靈芙?

她壓根就冇從玉兒身上聞到過什麼味道,沈若惜八成是胡說八道,玉兒不可能背叛她!

蘇柳兒喚上兩個嬤嬤。

“你們將玉兒帶下去,搜仔細了。”

“是。”

兩個嬤嬤上前將玉兒拉著,豎起屏風,開始搜身。

不多時候,便見玉兒魂不守舍的被拉了出來,兩個嬤嬤走上前,其中一人手裡拿著一個香囊。

“皇上,這是奴婢們從玉兒身上搜到的!”

仁景帝盯著她手中的物件,麵色沉了沉。

“去,交給太子妃。”

香囊被遞到了沈若惜麵前。

沈若惜拿起之後聞了聞,隨後當著眾人的麵打開,從裡麵倒出了一點香料。

“這裡麵有麝香,還有醉靈芙,另外還有一點常用的胭脂。”

她分析道:“胭脂應該是為了遮掩醉靈芙的味道。”

寧鶯鶯坐在床上,看見這一幕,整個人都傻了。

雖然不知道醉靈芙是什麼,但是麝香她清楚。

那是讓人落胎的東西!

仁景帝開口問道。

“醉靈芙是什麼東西?”

“回父皇,是一種毒藥,與麝香結合的話,對於落胎有奇效,此藥味道很香,像是尋常香料,但是若是有孕之人聞多了,便會有些噁心乏力,賢妃娘娘這幾日狀態不好,應該就是這個原因。”

沈若惜聲音淡淡,卻堅定有力,讓沉浸在驚怒中的寧鶯鶯回過了神。

“怎,怎麼可能!?”

寧鶯鶯張大了嘴,隻覺得一陣心悸。

她來宮中這麼多年,冇結交到什麼人,隻有玉兒對她最真心。

玉兒明明知曉她有多在意這個孩子,怎麼會做出這種事!?

“皇上,此事一定有陰謀,怎麼會是我身邊人呢!?”

寧鶯鶯有些無法接受。

“不……這其中一定有鬼,說不定是有人故意陷害玉兒,是有人想要我們主仆離心!”

聶玉蘭站在一旁,冷聲道。

“去搜身的人,是皇後殿中的嬤嬤,賢妃娘娘這意思,是說皇後孃娘在陷害玉兒嗎?”

“你閉嘴!”

寧鶯鶯胸口劇烈起伏。

說不準呢!?

皇後這賤人一直與她不對付,說不定就是她蓄意謀害呢!?

她猛然轉頭,目光灼灼的盯著玉兒,厲聲道。

“玉兒,你跟本宮說實話,究竟這麼回事!”

玉兒站在原地,僵著身子,一聲不吭。

寧鶯鶯急了。

“說話啊,香囊是不是你的!?”

玉兒終於哆哆嗦嗦出聲。

“是……是奴婢的……娘娘,請娘娘饒命!”

說罷,她一哆嗦,猛地癱軟在地,伏在地上,連頭都不敢抬。

聞言,寧鶯鶯麵如土色。

仁景帝神色凜冽,麵若寒霜。

“賤婢!”

他質問道。

“說,你為什麼要害賢妃?背後是不是有人指使!?”

玉兒瘦弱的肩膀微微抖動,半晌不敢吭聲。

仁景帝沉聲道。

“將這賤婢拖到慎刑司,看看她是不是還這麼嘴硬!”

話音剛落,就見玉兒猛地將頭抬了起來。

她滿臉驚恐。

“皇上饒命,奴婢說,奴婢什麼都說!請皇上饒了奴婢!”

玉兒伸手,有些顫抖的指向旁邊的呂淑儀。

“是……是德妃娘娘,是她指使奴婢的……”

聞言,寧鶯鶯一下炸了。

“德妃!果然是你!你自己不能生育一兒半女,就嫉妒我懷有皇嗣讓人對我下毒手,你這毒婦!”

呂淑儀轉頭看向玉兒,臉上帶著震驚與怒意。

“你這賤婢,簡直胡說八道!本宮已經身居高位,為何要謀害賢妃的孩子?”

玉兒一愣,

隨即眸光閃爍,大聲道。

“因為您冇有子嗣,所以……”

呂淑儀冷笑一聲,臉上閃著不屑。

“正因為本宮冇有子嗣,所以纔不需要去謀害皇嗣,本宮去謀害賢妃的孩子,除了惹上麻煩有什麼好處?稍微有點腦子的人,都不會去做這種愚蠢的事!”

玉兒一咬牙,神色有些激動。

“是德妃娘娘!是德妃娘娘允諾奴婢,說奴婢隻要按照她的話害得賢妃娘娘流產,她便讓我成為主子,是她指使奴婢的,不然奴婢怎麼都不敢有那個膽子啊!”

——--“紅袖,冇想到你這手這麼巧,將冷霜也喬裝成男子,本宮要帶她出去。”“奴婢領命。”紅袖將冷霜打扮了一番,等冷霜過來,也成了英姿颯爽的男兒模樣。桃葉很是興奮。“到我了是不是?”沈若惜道:“你今日留在東宮,就不帶你出去了。”聞言,桃葉的小臉一下子就垮了下來。“為什麼啊……太子妃,今日為什麼不帶奴婢啊?”“我們要去醉仙坊,那種場所不適合你。”“醉仙坊是什麼地方?”冷霜言簡意賅:“青樓。”桃葉的眼睛瞬間瞪圓...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