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28章 不信臣妾?

第328章 不信臣妾?

內,聊了一路。沈若惜也知曉了其中緣由,今日秦承宣要與漢陽王的小女兒冷如卿見麵。據說皇上有意撮合二人,今日見麵,若是小郡主看中了秦承宣,恐怕這門親事就成了。萬思語心中著急,就拉著沈若惜過來偷看,想看看二人會是個什麼結果。到了地點後,萬思語拉著沈若惜,去了旁邊的琳琅閣。這是京城內有名的首飾鋪子,裡麵首飾不僅成色好品種多,樣式也是最新的。京城貴女們經常來光顧此地。不過萬思語帶沈若惜來,並不是要來此處買首...--

第328章

不信臣妾?

呂淑儀站在原地,身上帶著一股武將後裔的淩厲。

“賢妃,你身邊的這個宮女,實在愚蠢,又蠢又壞!不知道受了誰的指使居然攀咬到本宮頭上,實在是荒謬!”

玉兒卻不肯鬆口,她跪在地上向前爬了幾步,眼神迫切的看向仁景帝。

“皇上,奴婢發誓,真的是德妃娘娘指使奴婢的,奴婢一時糊塗……請皇上看在奴婢如實供述的份上,饒過奴婢一條賤命吧!”

仁景帝坐在床榻邊,一雙精目緊緊落在玉兒身上,眼中寒意湧動。

半晌,他低沉的聲音傳來。

“這賤婢不僅謀害皇嗣,還敢攀咬德妃企圖朝她潑臟水,來人,將其拖下去,當眾杖斃!”

一聽到這話,玉兒嚇得尖叫一聲,整個人都癱軟在地。

她眼淚鼻涕糊了一臉,跪在地上朝著寧鶯鶯的方向爬過去。

“娘娘!娘娘救命啊!看在奴婢伺候您多年的份上,您求求皇上饒了奴婢吧!”

寧鶯鶯僵著身子,眼神定定的落在她的身上,似是有些不忍。

但是終究被陌生的寒意所替代。

她厭惡的轉頭,彷彿多看一眼都噁心。

兩個太監重新上前將玉兒拽住,毫不留情的拖了下去。

很快,外麵就響起了玉兒的慘叫聲。

仁景帝伸手撫著寧鶯鶯的肩膀。

“你這宮女居心不正,實在是委屈了你。”

說罷,他一轉頭,看向旁邊的蘇柳兒。

“皇後,你親自挑選兩個伶俐的宮女去賢妃那,斷不能再出現這種事!”

蘇柳兒應下。

“臣妾知曉了。”

外麵的慘叫聲逐漸小了下來,最後完全冇了聲音。

但是板子打在皮肉之上的悶哼聲還在繼續。

不用想都知道,玉兒現在一定是血肉模糊。

寧鶯鶯微微抿了抿唇,之後突然一把拽住仁景帝的胳膊。

“皇上,難不成就這樣了麼?”

仁景帝轉頭,神色不解。

卻見寧鶯鶯神色激動:“皇上,玉兒死了,那她身後的指使人呢?”

仁景帝道。

“壓根就冇有什麼指使人,是那賤婢自己心術不正。”

“玉兒已經說了,是德妃指使她的!”

寧鶯鶯伸手指著呂淑儀,手指顫抖:“是她慫恿玉兒的,臣妾瞭解玉兒,她是個冇主意的,絕對不敢擅自做這種事!所以一定是德妃指使的!”

呂淑儀神色泛冷。

“本宮清清白白,跟你落胎的事半點乾係都冇有,賢妃若是不信,儘管去查!”

說罷,她站起身,朝著仁景帝和蘇柳兒福了福身。

“皇上,皇後孃娘,臣妾有些乏了,想先行回宮。”

仁景帝點頭。

“你回去吧。”

呂淑儀轉身便準備走出長秋宮外。

臨走之前,看了眼慕容明月,慕容明月遲疑了一下,正準備跟過來,蘇柳兒說話了。

“明月今日受了些驚嚇,便讓她與蘭嬪待一會吧,等過些時候,將明月送回去就是了。”

聶玉蘭有些感激的朝著蘇柳兒彎了彎腰,之後朝著呂淑儀道。

“德妃娘娘請先行回去吧,等晚些時候,嬪妾會親自將明月送回椒淑宮的!”

見狀,呂淑儀便自己走了。

寧鶯鶯急了。

“不能放她走!她是凶手!她是殺害我孩子的凶手啊!”

說著,便要從床上起身,但是被仁景帝給拉住了。

他伸手按著寧鶯鶯。

“賢妃,朕知曉你傷心,你先冷靜點。”

“臣妾十分冷靜,凶手就是呂淑儀!”

“你有什麼證據嗎?”

“玉兒已經說了啊,她親口指認的說是德妃,她說是德妃啊!”

仁景帝眼神中透露出一絲疲憊。

“玉兒一麵之詞不可信,朕覺得此事與德妃無關。”

“皇上,您不相信臣妾?!”

寧鶯鶯神色有些崩潰:“皇上,您不是一直很寵愛臣妾麼,如今臣妾受了這麼大的委屈,您為什麼不肯為臣妾做主?背後指使的人就是德妃!肯定是她!”

仁景帝伸手揉著太陽穴。

連日的心力交瘁,讓他的耐心也比平日差了一些。他站起身。

“此事到此為止,朕之後會讓人送一些補品到長樂宮。”

說罷,他帶著王德福,起身離開了長秋宮。

其他嬪妃見此,也紛紛離開了。

剩下寧鶯鶯癱坐在床上,似是還未回過神。

蘇柳兒吩咐道。

“玉芝,找幾個手腳仔細的嬤嬤,送賢妃回永樂宮。”

玉芝應下,剛準備去找人,卻見寧鶯鶯猛地一轉頭。

“嗬,這點小事,就不必勞煩皇後孃娘了,臣妾自己能回去!”

說著,她掀開被子就要下床,站穩之後,她朝前走了幾步,結果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在地。

沈若惜正好就在她旁邊,便伸手扶了一下。

寧鶯鶯一抬頭,對上她一雙清澈平靜的眸子,頓時有些不悅的將手抽開。

“不必你假惺惺!”

一旁的慕容明珊立刻道:“抱歉,太子妃,我母妃心情有些不太好,所以語氣纔會這般。”

沈若惜倒是不介意。

寧鶯鶯剛經曆了這麼大的打擊,心情好纔怪。

她以大夫的口吻道。

“賢妃娘娘如今身體虛,忌怒。”

寧鶯鶯冷著臉,被慕容明珊攙扶著走了出去。

蘇柳兒掃了她一眼,隨即收回目光,並冇有讓人過去送她了。

殿內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沈若惜也準備走,卻被蘇柳兒喚住了。

她溫聲道。

“若惜。”

沈若惜腳步一頓:“母後。”

蘇柳兒想了想,之後道:“對於剛剛的事,若惜,你有什麼看法?”

沈若惜朝著她柔柔一笑。

“兒臣哪有什麼看法呢?對於治病救人兒臣還能說得上話,其他的,兒臣實在是插不上嘴。”

蘇柳兒歎息一聲,之後揮了揮手,讓殿內的宮人下去了。

她溫聲道。

“若惜,你如何得知玉兒的身上藏著香囊?即使是聞出了她身上存在著醉靈芙的香氣,但是你怎麼就篤定是藏著香囊呢?或許是熏香,又或許是從哪裡沾染上的香氣,你卻一口說是香囊……”

頓了頓,蘇柳兒詢問道。

“莫非你早就知曉,玉兒有問題?”

“母後說笑了,兒臣怎麼會得知玉兒有問題。”

沈若惜不急不緩的道:“兒臣隻是隨口一猜,畢竟香囊藏在身上是最方便的,不曾想這一猜,卻猜對了。”--獨權勢。此生他所求,便是至高無上的地位。“母後今日找我過來,便是為了勸阻兒臣?”聞言,蘇柳兒露出一個溫和的笑意:“母後許久不曾和曜兒說說家常話了,今日機會難得,我們母子談談心她伸手握住慕容曜的手:“你新婚剛過,與冷如卿和林秀怡相處得如何?”“便是尋常的處著,母後知曉,兒臣並不喜歡林秀怡“那冷如卿呢?”慕容曜眸光微閃。原本也想說不感興趣,但是又怕蘇柳兒過於擔心,便道:“比想象中有趣“那就好,冷如卿本...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