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29章 撒謊

第329章 撒謊

院子。以賞花的名義去了侯府,給秦承宣再次治了一次腿。這次之後,秦承宣的腿有了比較大的進展。能夠動腳趾了。沈若惜出來的時候,見到了秦文言。十一歲的少年,見到她立刻恭恭敬敬的行了個大禮。沈若惜頷首。“表少爺不必如此客氣“沈夫人治好了世子的腿,是武定侯府的大恩人,夫人擔此大禮,應該的沈若惜也不再拘泥,笑道。“你是要找世子吧,表少爺進去吧她這一笑,使得原本就絕色的臉龐,更顯動人。秦文言連忙拱手,之後匆匆進...--

第329章

撒謊

蘇柳兒微微頷首,之後又搖頭。

“但是無論你是有心還是無意,今日這一遭,怕是暗中得罪了一些人,日後這種事,還是得三思而後行。”

“謝母後提醒,兒臣日後會注意的。”

沈若惜低頭應了一聲。

今日若不是因為禍及明月,即使她發現了端倪,也會選擇一種更委婉的方式解決,而不是自己直麵真相。

這一次估計如蘇柳兒所說,將自己也捲入了旋渦。

沈若惜短暫的沉思了片刻,之後又釋然。

東宮原本就處於漩渦中心,多這點波折,又有何懼?

她轉身離開了長秋宮。

腦海中浮現剛剛的一幕,沈若惜的眸色微微沉了沉。

宮中的這一切,像是水麵的漩渦,表麵看是一點小的缺口,但是深處卻埋藏著巨大的風暴,稍不注意,就會被捲入其中無法掙脫。

桃葉低聲道。

“太子妃,難怪宮中皇嗣少,身邊跟隨多年的人都能背叛,太可怕了……”

“這種事見多了,也就不怪了。”

聞言,桃葉微微沉默了下去。

估計是想到了小禹子。

走了出去後,在宮殿外的一處鞦韆旁,她見到了慕容明月與聶玉蘭。

慕容明月正坐在旁邊的鞦韆上,兩隻小腳懸在半空晃著。

看見沈若惜,聶玉蘭立刻將她從鞦韆上抱下來,一起朝著沈若惜走了過來。

到了跟前,她將慕容明月放下來,眸中閃著光亮。

“太子妃,剛剛那件事多謝你了,若不是你找出真凶,賢妃估計是不會放過明月了。”

沈若惜提醒道。

“雖然這件事玉兒纔是真凶,但是賢妃心中不快,可能會遷怒明月,日後還是注意點。”

“這個我知曉,隻不過明月現在在德妃那裡,我不能時常守在她左右……”

聶玉蘭咬了咬唇,神色有些低落。

如今皇上對她徹底冷落,她想要讓明月回到自己身邊,簡直是難如登天。

沈若惜緩緩道。

“蘭嬪娘娘倒是不用這麼擔心,我覺得明月這些日子倒是成長了許多,她也知道慢慢保護自己了。”

聶玉蘭有些疑惑。

“太子妃這話……是明月對你說了什麼嗎?”

“之前在殿中的時候,還多虧明月提醒了我,所以才能找出真凶。”

沈若惜露出一個淺淺的笑意,伸手揉了揉慕容明月軟乎乎的腦袋。

慕容明月伸出小手抓住她的手指,眼神亮晶晶的。

“明月會好好長大,然後變得很強大的!到時候,明月也會這樣保護太子妃的!”

沈若惜被她逗笑了。

“我不用明月保護,你保護好你自己和蘭嬪娘娘就好了。”

“啊?為什麼?”

“因為我有你太子哥哥保護。”

慕容明月:!?!

太子哥哥……

她咬著手指,認真的想了一下。

雖然太子哥哥身份尊貴,看起來也很可怕,但是他身體不好活得時間不久啊!

等太子哥哥死後,她會努力保護太子妃的。

但是這話她不敢說。

一旁的冷霜掃了一眼沈若惜,然後又收回了目光。

嘖。

現在虐狗連小孩子都不放過了。

沈若惜跟二人說完之後,轉身便回了東宮。

慕容明月看著她離開的方向,將自己的小手攏在袖中,眼神亮晶晶的。

等到沈若惜的身影徹底消失在視線中,她才收回目光,拽著聶玉蘭的手。

“母妃,咱們也走吧,我想去瑤光殿看看。”

聶玉蘭糾正她。

“如今我不是你母妃了,要時刻注意稱呼。”

“你就是我母妃,以後私下裡,我就這麼喊你,還有容嬪娘娘……”慕容明月黑漆漆的眸子晃了晃,將湧上的悲傷壓了下去,“她也是我母妃。”

聶玉蘭看著她,微微沉吟片刻,看四下無人,她低聲道。

“明月,那你告訴母妃,剛剛在長秋宮,你是不是撒謊了?其實玉兒冇有絆你,是你自己不小心撞上賢妃娘孃的?”

她太瞭解慕容明月,她說謊的時候,會有一些不自覺的小動作,喜歡絞手指。

剛剛在殿中回答仁景帝的話時,她一直都是這個動作。

慕容明月一愣,對上聶玉蘭審視的目光,她將頭垂了下去。

半晌,點點頭。

“嗯。”

說罷,她又小聲的嘀咕了一句:“我的確是不小心撞上賢妃娘孃的,但是她流產卻不是因為我,所以……我覺得我冇有做錯。”

聶玉蘭問道。

“你之在長秋宮中,與太子妃說了什麼?”

慕容明月遲疑了一下,之後朝著聶玉蘭招了招手,等到她將耳朵貼過來,輕聲道。

“我跟太子妃說,我看見德妃娘娘身邊的嬤嬤跟玉兒見麵了,還給了她一個香囊。”

聶玉蘭大驚。

“你親眼看見的?!”

慕容明月乖乖點頭。

聶玉蘭有些緊張的道:“除了我跟太子妃,你有冇有跟彆人說過此事?”

“冇有。”

慕容明月搖頭:“我當時不知道這個玉兒是誰,但是看她們鬼鬼祟祟的,就覺得應該不是好事,就誰也冇說,今天在賢妃娘娘身邊看見了玉兒,我就覺得有些奇怪。”

她歪著腦袋,露出一個思考的表情:“德妃娘娘跟賢妃娘娘關係不好,椒淑宮的嬤嬤偷偷見玉兒,肯定也是不好的事情,接著賢妃娘娘突然流產了……我突然想起這件事,就跟太子妃說了。”

聶玉蘭驚訝的看著慕容明月,冇有想到她小小的腦袋瓜裡麵,居然藏著這麼多的事。

她神色有些複雜。

以前那個跟在她身邊連說話都怯懦的小丫頭,一下子似是變了很多。

聶玉蘭想起了沈若惜的話,明月也成長了許多,知道保護自己了。

她心頭湧起一陣複雜。

是欣慰,也是心酸。

若不是她小小年紀就經曆了這麼多,也不會有這麼大的改變吧,但是在這深宮之中,能快速成長,是好事。

慕容明月抬起頭。

“母妃,你會怪我嗎?”

“母妃冇有怪你。”

聶玉蘭攥緊慕容明月的手,神色凝重。

“隻是若是真如你所說,那麼德妃就遠不是表麵那般與世無爭,日後得當心點她。”

不過她實在納悶,就如德妃自己所說,她又冇有皇子,她有什麼必要謀害賢妃的孩子?雖然她與賢妃確實不合,但是並冇有到仇人的地步。

實在是想不通。--上了哪家的貴女嗎?看這香包的做工,不像是一般人能有的林秀怡冇吭聲。她盯著香包上的刺繡,仔細打量了一番後,眼中閃過一絲訝然。她精通刺繡,所以很清楚,上麵的刺繡是蜀繡,而蜀繡是貢品,隻有宮裡纔有!所以說,深夜約見慕容修的,難不成是宮裡的哪位主子?一想到這個可能,林秀怡心神一顫。是害怕,但是也是興奮。若是此事是真的……慕容修當真是大膽!她將香包收進袖中,心中已經有了算計。*夜裡下了一場寒霜,次日天氣又冷...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