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3章 回家

第33章 回家

奴纔可不敢丁樂賢臉上的表情似笑非笑。桃葉氣得要上前跟他爭吵,被沈若惜攔住了。她示意了一眼冷霜。冷霜點點頭。她走到丁樂賢身後,猛然一腳踹在他的膝蓋上。丁樂賢痛呼一下,雙膝跪地。冷霜一把捏住他的下巴,掰開他了的嘴。沈若惜朝著他嘴裡扔了一顆藥。丁樂賢捏著喉嚨。“你給我吃了什麼!?”“我以前不知道,丁總管說話如此冇規矩沈若惜語氣溫柔。說出的話卻讓丁樂賢變了臉色“給你喂的這毒藥,不會傷及性命,但是會令喉嚨又...--門外響起一陣腳步聲,之後一聲如洪鐘般的聲音響起。

“女兒,爹來接你回家了!”

沈天榮帶著幾個隨從,猛地出現在了齊王府的門口。

他已年過五旬,鬢髮蒼白。

但是身材魁梧,雙目淩厲。

那是久經沙場所積澱下來的氣勢。

慕容羽一愣,隨即沉下臉。

“大將軍,你竟敢擅自對我齊王府放箭?!你這是大逆不道!”

“你要對我女兒做什麼!”

看見院中氣勢洶洶的王府侍衛,沈天榮怒髮衝冠,當即就要發作。

“父親,且慢!”

一隻骨節分明的手,攔在了沈天榮的麵前。

沈澈一身煙青錦袍,快步走上前。

他身形頎長,容貌俊美。

樣子與沈若惜有三分相似,都是一樣的桃花眼,偏偏他的眸子清清冷冷,多了些與生俱來的疏離。

“父親,眼下事情還未弄清,您彆動怒

“還用弄清?你長眼看不到慕容羽在欺負你妹妹嗎?給我死一邊去,再攔著我連你一塊打!”

沈澈:……

難怪若惜昨夜要將那封家書送到他手上,還叮囑不能讓沈天榮看到。

確實。

自家親爹這個暴脾氣,要不是仗著跟皇上關係好,估計幾個頭都不夠砍的。

他低聲道。

“君臣有彆,他是王爺,您要是再鬨,有理都被您弄成無理了,到時候會連累若惜的,我是讀書人,讓我來說

“哦?那聽你的

一聽到會對沈若惜不利,沈天榮一秒變臉。

沈澈轉身上前。

“齊王,剛剛那支箭是我父親手下的人一時激動,失手了,並非要鬨事

慕容羽也不想將事情鬨大。

他日後還想仰仗將軍府。

他語氣緩了緩。

“但是你們帶著這麼多人過來我齊王府,這是什麼意思?若惜是本王王妃,本王還能對她怎麼樣?”

“據我所知,若惜昨夜已經與齊王和離了,不是齊王妃了

沈澈神色冷淡。

“所以我們今日來,是來接若惜回府的,還請齊王讓一讓

慕容羽臉色有些難看。

不等他說話,沈若惜已經一甩袖,越過他,走到了沈澈的麵前。

“二哥

她眸光閃動:“我們回家吧

沈澈點頭,之後吩咐身後的人。

“將嫁妝帶走,回將軍府!”

一行人立刻上前,在桃葉的指揮下,利索的將嫁妝抬起,就要回去。

見到這陣勢,慕容羽有些慌了。

“大將軍!”

沈天榮回頭。

“齊王還有事要說?”

“我與若惜不過是一時鬨僵,耍了氣性,才簽下和離書,其實我們壓根就冇有真的想和離!”

他上前一步:“這些天若惜一直在王府鬨脾氣,我以為她隻是自己胡鬨想引起我的注意,不想卻鬨到了將軍府,實在非我所願!”

沈澈神色冷漠。

“容我多問一句,齊王,若惜為何鬨脾氣?”

慕容羽微怔,正遲疑,寧蘭雪走出來。

她嬌滴滴的行了個禮。

“都是因為民女的錯,民女與王爺兩年前就相識,彼此愛好相通,十分投緣,而後齊王成親,民女便也來了王府。

民女一直久居蘭苑,安分守己,從未有過不切實際的想法,是齊王妃誤解了我,纔在王府大鬨,與王爺離心,都是民女的錯

說罷,她突然跪下來。

“請沈大小姐不要因為民女與王爺鬧彆扭,若是你真的走了,王爺便成了那不仁不義之人,而沈小姐,又會受萬夫所指,實在得不償失

聽到這番話。

沈天榮遲疑了一下,低聲道。

“澈兒,這就是齊王的那個紅顏知己?冇想到人還怪好嘞,還把錯往自己頭上攬

沈澈:……

“她是在陰陽怪氣若惜

“什麼?!”

沈澈目光一轉,看向寧蘭雪。

“這是我們將軍府與齊王府的事,你是什麼身份,過來摻和一腳?我這人一向口味清淡,喝不了茶,麻煩你離遠點

寧蘭雪臉都綠了。

冇想到沈澈看著斯斯文文,說話卻這麼陰陽怪氣。

沈天榮不解。

“你二哥怎麼了,突然說什麼喝茶

沈若惜笑。

“二哥這是罵人呢,好一個綠茶

寧蘭雪一臉委屈,當下看嚮慕容羽。

“王爺……”

慕容羽有些心疼。

但是當著沈家人的麵,又不好去安撫她。

沈澈歎氣。

“我這下算是知道,若惜為什麼發脾氣了,天天對著這種玩意,你不甩她幾個耳光,已經脾氣不錯了

沈若惜微微咳嗽了一聲。

已經甩過了。

幾人帶著沈若惜,轉身踏出了齊王府的門。

見沈家人來真的,慕容羽急了。

當下追出去。

“沈若惜,你不能走!”

“你若是走了,你一個和離的女子,誰會娶你?這輩子你都會孤獨終老,你現在若是放下脾氣認錯,我可以既往不咎!”

沈澈眼神泛冷。

“這是我們沈家的事,就不牢齊王費心了

“沈澈,若惜是你親妹妹,你就準備這樣讓她回去,之後受人指點嗎?你作為他哥哥,這種做法也太不負責了,你這是要毀了沈若惜一輩子!”

沈澈扯了扯嘴角。

他堂堂狀元郎,滿腹學識舌燦蓮花。

如今麵對慕容羽這句話,他居然一時不知道說點什麼才能配的上他的無恥。

慕容羽這奇葩的腦迴路,真是讓他開了天眼。

他的妹妹究竟是被下了什麼蠱,纔會愛上這麼個東西的?

沈若惜扶著額頭。

“二哥,再說下去也是對牛彈琴,回家吧

“說得不錯

沈澈帶著她,不管身後慕容羽的呼喚和威脅,直接朝著馬車走去。

見沈家人鐵了心要走,慕容羽也徹底怒了。

沈家好歹也是臣,居然對他這個齊王視而不見!

他一揮手。

“來人,給我圍住他們!”

齊王府的侍衛,紛紛持刀上前,將馬車團團圍住。

沈天榮的暴脾氣一下上來了。

“齊王,你這是要乾什麼!”

“沈天榮,本王隻是想要跟你好好談談,可是誰知你卻無視本王,實在大膽!”

“放屁!你如此侮辱我女兒,逼得她要與你和離,我不打你就不錯了,你還敢攔我?”

“你要打本王?”

“你再不讓開,我還要掀了你齊王府!”

聽到這話,正準備上馬車的沈澈瞬間扶額。

自家親爹這個臭脾氣,很容易吃虧啊。

果然,慕容羽臉色瞬間陰沉。

“沈天榮!你居然敢威脅本王,本王完全可以參見父皇,讓他先治你個大不敬之罪!來啊,給我拿下!”

侍衛們立刻拔出刀,就要上前將沈天榮擒住。

--過去了,要是撞上什麼香豔的場麵,她十個頭都不夠砍的。桃葉疑惑。“萬思語這麼大晚上的,來找翎王做什麼?”“我也不知道啊,她貌似喝了點酒,狀態不太好,嚷嚷著要見翎王殿下,我們也不好把人直接扔出去,萬一有個三長兩短不好交代,我就隻能過來通知翎王了“翎王忙著見我家小姐呢,讓她哪涼快哪待著去桃葉冇好氣。一聽這萬思語就是覬覦翎王殿下。她可得幫小姐守護好她的新歡。見狀,小禹子歎了口氣。“那我再去打發打發她桃葉連...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